飘天文学 www.piaotian.org,最快更新薄宠最新章节!

    宋清欢身子骤然僵住,为她刚刚所听到的事情而感到迷惘和疑惑。

    她曾一遍遍的问过霍闫琛,难道他这些年就没有一点点愧疚和不安吗?

    他没有,他总是冷着一张脸,一副无所谓的模样。

    宋清欢不知道是失望更多还是嫉恨更多,她以为她恨不得将霍闫琛碎尸万段。

    可现在只不过是一句简单的话,对不起三个字,彻底击溃了她好不容易才建立起的心理防线。

    这就好像在你跌落悬崖时,忽然有人伸出手拽住了你。

    万念俱灰之下,忽然出现的那一道微光成为了她最想追逐却最难以触碰的。

    垂在身侧的手,手指微微蜷起,紧了又松,循环几次后,她还是没有勇气伸手回抱,她也没有推开。

    就一秒,就这么一秒也好,她什么都不是,霍闫琛也什么都不是,他们只是简简单单的两个人相互依偎在一起取暖。

    她需要,真的需要他给予的这一点点温暖。

    宋清欢想也许是她的前半生太过平安顺遂,以前家里只是做点小生意,可他们家庭和睦幸福,后来发达了,爸爸也没有染上坏习惯,更没有跟其他人一样在外边养女人玩女人,自始至终都是深爱她母亲的。

    后来父母因为意外离世,她难过却不会孤独,这个世界上还有疼爱她的人在。

    或许是她拥有的太多,她的好运气在遇见霍闫琛之前就已经用光。

    她太贪心,所以现在把她所拥有的一切都一一收回。

    ……

    霍闫琛的力道很紧,仿佛只要将她抱紧,他就不会因为她压抑孱弱的哭泣而感到空落难过。

    这是第一次,他感觉到了失控,宋清欢离他这么近,近到他能听见她的心跳声,可他怎么都走不近,他好像根本抓不住她。

    霍闫琛表情极为复杂,冷邃的棱角变得柔和,眸中是毫不遮掩的怜爱。

    他轻唤着宋清欢的名字,是从未有过的温柔,“你真的很恨我吗?”

    问的哑然,以前问出这种明知道答案的问题时,他总有种无名的恼火,可现在,他莫名恐惧起从她嘴里说出的答案。

    “是。”宋清欢哽咽着。

    是他预想中的答案,听到后,他力道一松,没有放开对她的桎梏。

    少顷,他又重新施力将她紧紧拥住,“那就恨吧”

    耳畔是她如受伤幼兽般细弱的呜咽声,那一瞬间倾泻而出的情感,浓烈到他无力招架。

    委屈、无力、绝望,百般纷杂的情感交织,那是属于她的感情,是他从来不曾体会过的。

    他忽然间发现宋清欢瘦的可怜,不知是因为太害怕还是因为悲恸难忍,缩在他怀里不住的瑟瑟发抖。

    是心疼居多还是不忍居多,亦或者是两者皆有,他分辨不清。

    至少霍闫琛清楚,现在他不希望看到宋清欢难过,前胸传来的温热湿润,熨烫了心脏,闷闷的疼。

  &nb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