飘天文学 www.piaotian.org,最快更新权爷宠婚:娇妻撩人最新章节!

    权丰听着连玥的话,表情毫无波动,知道连玥和秦重的身份那一刻开始,他心里就没能够安定下来,清尚林当年也是跟着清建国一起参过军的人,清老爷子的教导严苛无比,自然教育出来的人要是爱国敬业,自强不息的,可是不过短短二十年的时间。

    为什么他会变成雇佣兵,并且将清玥也拉入了那条路,所以他其实心怀侥幸,也许清玥只是和秦重走的近,在IE里头并没有什么关系,她只是一个单纯无比的女孩子。

    但是看到那张照片的时候,他心里也清楚明白了,这孩子身上的戾气和干练不是凭空出来了,也是带着这么多年的兵出来的戾气。

    其实说实话,他心里,的确是没办法接受的。

    “权叔叔,我知道你没办法接受我的身份,说什么我在您心里头也不会是从前那样的印象了,我只想求您,让我留在他身边,这是我唯一一次求人。”连玥语气从未有过的低下。

    她在T国那么多年,驰骋沙场,张扬肆意,从来没想过自己也会有低头的那一天,很多事情其实不是你不想,就不用去做的。

    权丰盯着对面的女孩子,的确,她很优秀,这点毋庸置疑,按照在古代的说法,就是极具帅才,能上阵打仗保家卫国的那种,可是这孩子身上的才能,却从来未曾用来为自己的国家流过一滴血,因为她的心中,没有信仰,自然也就没有奋不顾身的勇气。

    “清玥,我很欣赏你,但是你也清楚我们是什么样的家庭,璟霆是什么样的身份,你的身份以暴露会给他带来多大的影响你想过没有?如果有心之人用这个来做文章,毁掉的,会是他的整个人生。”权丰语重心长。

    “另外,你们身上的痞性未除干净,我问你,袭击清家的是不是你?”

    “是。”连玥说的坦然,这没有必要隐瞒,“清家人先害我在前,我没道理不报复。”

    如果清家不是几次三番的想要置他于死地的话,她根本就不想在帝京境内动手,虽然不是还不害怕的问题,但是帝京这样的地方,要是追究起来的话估计会很麻烦。

    “这就是你们的不一样,这里有这里的规矩,有这里的法制无论什么样的事情都有一个东西在调整约束,那就是法律,无论他们做错了什么,会有法律惩治他们,而不是你自己就动手了,你将雇佣兵的那些习性毫无忌惮的带到了帝京,这不是什么好事。”权丰手指点着桌面。

    他们这样的人总归是相信法律能够解决一切的问题,所以就算对方是将他们的脑袋给割下来了,他们也丝毫不会还手,反而是等着法律来制裁那些人。

    连玥长于一口气,她不想反驳权丰的观点,这是长辈,毕竟他们的生长环境不同,在说什么,权丰也并不会理她,反而引来的会是她在狡辩的看法。

    “你们不一样,雇佣兵忠于利益,你心中没有信仰,璟霆有,他忠于国家,忠于人民,他每打出去的一颗子弹击中的都是想要入侵我疆土的敌人,可是你不一样,你们的所作所为,无非就是一个利字,同钱分不开。”权丰叹息。

    连玥听清楚了权丰的意思,她和权璟霆,是一个天上一个地下,云泥之别,绝对没办法在一起。

    “那您的意思是让我离开帝京,离开他吗?”连玥长而微卷的睫毛动了动,说的坦然,丝毫没有任何的颤抖。

    权丰没有说话,他自己的意思也是并不清晰的,无论清玥的身份是什么,她都是清建国的女儿,当年清家蒙难,现在清玥的家人一个都没活下来,他们这会儿将人赶走的话,不是君子所为。

    他自然有义务替好兄弟照顾他的女儿,可是心疼归心疼,照顾归照顾,璟霆的前途,才是最重要的,清玥能够留在权家,但是恐怕,也不会是以权璟霆妻子的身份了。

    看出来了权丰的意思,连玥倒是没什么过激的反应,她理解权丰,理解他这么多年培养儿子的心思,恐怕这件事情就算是放在权璟琛身上,他的意思也是一样的。

    权家这样的家霆,不能够接受一个杀手头子做儿媳妇,这点她从一开始就清楚了,所以在苏醒过来之后才并没有打算回到帝京,她和权璟霆面前,隔得是鸿沟无法跨越。

    如果不是秦尚林给了她希望,给了她从新回到帝京的身份,连玥也不会站在这里。

    权丰看着她,如同每次下达命令那样的毫无感情,“我知道你这些年吃了不少的苦,也明白你的意思是什么,但是孩子,你更加能够理解我的是吗,你们的婚礼我看......”

    “叔叔,如果您觉得暂时没办法接受我的身份,那么婚礼我们可以延后推迟办,不会在初八,但是您如果要让我离开权璟霆的话,请恕我做不到。”

    权丰蹙眉。

    “因为我答应过他,永远不会离开他,所以只要他权璟霆不开口,我都会留在他身边守着他。”连玥说的坚定。

    她下了多大的勇气才回到帝京的,从回来的那一刻她就料到了会有今天,她的身份不为权家接受,这个是不用怀疑的。

    “他那边我会说,但是......”

    “既然是我的事情怎么不等到我来了再讨论,您这是要背着我给我媳妇儿下命令是吗?”权璟霆的声音从门那边传过来。

    连玥转身,看到了不知道什么时候被打开的书房门,权璟霆两手放在裤兜里头,安静的站在门前,他背后走廊上的灯光无比明亮。

    权丰眯眼,盯着慢悠悠走进来的儿子,这小子怎么上来了。

    “既然你来了也好,那么我听听你的意思。”权丰给自己空了的茶杯添水。

    权璟霆走进来,到连玥身边坐下,单手搂着女人的腰抬眸看向了对面的父亲,“有什么好说的,婚贴也发了,婚礼也准备好了,一切照旧。”

    “砰......”权丰手上的茶壶不轻不重的磕在桌面上。

    “你早就知道她的身份了,你既然知道她的身份,那么就应该清楚,会给你带来多大的影响?”权丰语气沉重无比。

    这小子看上了那么就谁说什么都没用,他清楚权璟霆的能力,两人在莫托尔的时候就遇上了,这小子恐怕一开始就知道清玥的身份,他这是被爱情冲昏了头脑,失了理智了。

    “那些都不在我的考虑范围之内,我什么时候也要看别人的脸色了,怎么,什么时候我娶谁也需要您在国院开会决定了吗?”权璟霆对父亲还是十分敬重,他清楚权丰的意思是什么。

    但是那些跟他怀里的女人比起来,什么都不重要。

    “她是什么身份,一旦你将来带出国门,你觉得她不会成为旁人嘲笑你的污点吗?”权丰说这话的时候没有丝毫针对清玥的意思。

    但是事实如此而已。

    “这是您的意思,我从来没说我要和你走一样的路。”

    “你说什么?”权丰这下算是被气了。

    权璟霆伸手拍了拍连玥的腰,“听话,出去等我。”

    连玥看了眼对面权丰的脸色和权璟霆这态度,人家父子之间的对话,她总不好听着。

    书房门打开又合上,权璟霆拿起了刚才连玥用过的杯子给自己续了水,“爸您何必呢,你的道路为什么要让我再复制一遍。”

    权丰这么多年也练就了泰山崩于前而面不改色的本事,但是自己这儿子,总是有本事让他破功。

    “无论如何你们的婚事暂时往后推一推,她的身份同你不合适。”

    权璟霆抿了口茶,嘴角带着嘲讽,“这条路也从来不是她自己能够选择的,父亲,如果可以选择的话,谁愿意在刀尖上讨生活,况且,她是个女孩子,这条路走来可想而知多艰难,旁人不能理解她,怎么您也没办法理解吗。”

    这些权丰心里都懂,T国那样的地方是什么样的国家,常年战乱不休,在那样地方长大,能够活下去就不容易了,她能够带着IE活成这样也已经是自己的本事了,但是这世界上很多事情不是说心疼就能够当做没发生的。

    无论对不对得起建国,这婚事都得再缓缓,不能这么操之过急。

    “爸,我今天也不想同你辩解她的身份是怎样,我只告诉你,那是我媳妇,我们的婚礼会定期举行,你要我走的路我不会去,既然最终如果我同你一样坐上了那个位子,到时候流言蜚语会对我媳妇造成伤害,那么我坐上那个位置也没有任何意义,不能保护她的东西,要来也没用。”权璟霆一字一句的说。

    这么多年了,他从来不觉得父亲那个位置是个荣耀的地位,那是枷锁,是个负担,他从来不希望自己有一天也会和权丰一样,他姑且能够坐上去,但是却不会做的比权丰要好。

    在他的世界里,什么东西都不会有连玥重要,只要她一蹙眉头,他就连命都没了。

    “你这是在闹什么?为了她你连前途都不要了?”

    权丰这辈子,最骄傲的是这两个儿子的成就和能力都在他当年之上,尤其是权璟霆,可是却没想到,有朝一日,他也会被一个女人束缚住手脚,动弹不得。

    “那个位置,我不需要,爸,当年您为了仕途而舍弃了最好的朋友,到现在为止,我清楚你的悔意你后悔了这么多年了,每每想起来就心痛无比,怎么,你还想让我和你一样一辈子在午夜梦回的时候后会无比吗,我失去她,回事痛不欲生。”

    权丰的心上被重重的打了一拳,当年清建国的案子他避而不见,最终没能够救清建国出来,这是他一辈子的同,很多时候权丰都在想,如果当年清建国没死的话,现在会是什么样子。

    从来他的能力就在自己之上,这个位置也许就轮不到他了。

    可是这个世界上是没有如果的,当年的事情是他们很多人心里的痛苦,也是权丰没能够为好友发声的痛苦,这个愧疚会一辈子伴随着他,一辈子如影随形。

    “我还要告诉您一件事情,丁寒带着人到冥渊进行考察研究,接受了他们委托的就是IE,连玥也是因为冥渊被突然袭击,才失去记忆被带到了帝京。”

    这一切冥冥中似有天意,当年给清建国定罪,多多少少是带着那枚芯片的成分在里头的。

    “当年那个项目的审批人,是清叔叔,多年之后他的女儿因为那个项目再次被带回了帝京,这一切早就注定了。”权璟霆看着权丰。

    清建国转头,书架上放着一张照片,他和清建国不过二十五六的样子,正直最好的年华,两人脸上都带着浅浅的笑意。

    “我明白了。”权丰最终还是妥协,这一切,都抵不过一个天意。

    这一切只怕都是建国在天上看着吧,他的女儿,总归还是要相信的。

    “不过我还有一个条件,她既然回来了,那么那些习性自然是要丢掉,清家的事情我可以不追究,但是以后,这样类似的事情不能再发生,听懂了没有。”

    “这个得看情况。”权璟霆起身,没再搭理权丰。

    清玥从来不是那种打掉牙会往肚子里头咽下去的人,她的世界里头弱肉强食胜者为王,这么多年了,依旧是这样。

    他也从来没有刻意的去想要改变她,这样的她才是最好的,才是吸引人的目光的。

    苏落英从门外进来,看到了权丰坐在沙发上不说话的样子,伸手将门关上,璟霆才不过回来问了句清玥在哪儿,知道了清玥在权丰书房人就不说话上来了。

    这些孩子总是有自己的想法和事情,恐怕也不是那么好能够灌输思想的。

    “别这个样子,都到了这个年纪了,你也应该了解璟霆的性子,他不想做的事情你再怎么逼她也没用。”苏落英到他身边站定,伸手给他揉了揉太阳穴。

    “你都知道了?”权丰闭着眼睛。

    “我不知道,但是也能够猜的差不多,清玥在外头这么多年,能够好好的活着回来就行了,这孩子受的苦不少,无论她是做什么工作的,在外人眼中是什么样的身份,我只认她是柳叶的女儿。”

    苏落英其实多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