飘天文学 www.piaotian.org,最快更新绝品邪少最新章节!

    出奇的是,叶潇在愤怒的时候,一旁的洛倾城竟然也被白狐拉到一边,洛倾城不知道为什么,虽然她也担心叶潇如果把戴家二公子伤着了,没法交代,可现在白狐都不说什么,那自己也无需做过多的担心!

    “自负你妈了隔壁!!”戴春银一阵气愤,说着就准备冲过去扇这小子一个巴掌,他妈的,这小子还真把自己当做一个人物了?说不定这小子仅仅只是洛倾城的同班同学,而现在出现在这里也不过是巧合罢了,戴春银相信,洛倾城虽然挽着眼前这个青年男子,但绝对和他没有任何关系,而他也肯定是被临时拉过来做挡箭牌的!不过做挡箭牌的也要有做挡箭牌的觉悟不是?

    叶潇双眼一眯,虽然从小就没见过自己的母亲,但这也不代表着别人就可以侮辱自己的母亲,所以原本是抱着教训教训他的心态,在这一刻直接变得愤怒起来,二话没说,直接氧气右手一巴掌扇了上去,“啪~~”的一声,那戴春银直接被叶潇一巴掌扇的找不到方向,在原地转圈!

    在戴春银还没叫出声来的时候,叶潇就已经再次冲了上去,又是一拳直接打在他的嘴上,顿时血花四溅,戴春银的整张嘴已经被猩红的鲜血所弥漫,而且这一拳下去,更是将那戴春银的那两颗门牙混着鲜血掉落在地上…

    “唔~~~唔~~”戴春银双手捂着嘴,满脸惊恐的看着叶潇,他没想到眼前这个小子竟然真的敢打自己,虽然心里惊恐,可是他那本性却改不了,看着叶潇强忍着嘴里传来的疼痛说道:“混蛋,你知不知道我是谁?我可是戴家二公子,你现在最好跪在我面前最短双手,那我可以饶你一命,要不然,我一定会让我父亲杀你全家!一定会的……”

    “啪~~”戴春银话刚说完,整个人便直接像一条断了线的风筝飞了出去,直接在地上擦了七八米的距离,在撞到一辆面包车的轮胎下,才停了下来!

    可叶潇却并没停下,这小子竟然还敢威胁自己?要杀自己全家?妈蛋的,老子管你什么袋子家还是布袋家呢,威胁老子的人,还没有一个能好好地活着!说着直接冲过去,一只手直接抓住那条腿,不等戴春银反应过来,便直接朝外一拉,而后手腕猛地一转,顿时听到咔嚓一声,随即戴春银那整条腿直接被扭成了麻花状,那森森白骨更是刺穿皮肉,血淋淋的冒了出来……

    戴春银更是忍不住那凄惨的剧痛,顿时仰天大叫起来,那声音几乎将周围的一些人都吸引了过来,而这群人当中,就有被爆了菊花的苏辰,当苏辰看到叶潇竟然非常暴力的将戴家二公子的腿强行的扭断之后,整个人都惊呆了,现在的他才缓缓发现,之前的叶潇对自己竟然是多么的温柔,多么的善良……这傻逼小子到底是怎么把叶潇惹了?

    叶潇冷冷的看了一眼那嗷嗷大叫的戴春银后,直接转身,朝着洛倾城走过去,而那原本被白狐拉到一边的洛倾城,已经有点傻眼了,这小子似乎也有点太暴力了吧?竟然直接把人家的一条腿给废了?其实洛倾城并不知道的是,如果换做以前的叶潇的话,或许就不是废掉一条腿这么简单了……

    当叶潇洛倾城等人进入明月楼后,没多长时间,一辆救护车疾驰而来,将那已经奄奄一息的戴春银用担架往救护车上抬,而其中一个男护眼神似乎有点迷离,而后在将戴春银带上救护车的一瞬间那名男护直接将一根银针插进那原本已经断裂的骨骼当中,而后又迅速的抽回,也正是这个时候,那原本已经被止住的血液,竟然开始缓缓流淌开来,而且流血速度也是越来越快…

    “不好了,快用止血带,还有止血药物……”一旁另外一个男护首先发现这个问题的,要知道他们可是接到电话,这次受伤的是静海市一巨头的亲生儿子,要是他的儿子因为自己救治不力死亡的话,那他们的日子恐怕也就到头了!所以在看到戴春银的血液继续顺着那断骨处往外冒时,整个人都吓傻了…

    大约两分钟后,救护车没开进医院,另外一名男护便沮丧的说道:“人已经没气了……”

    但这个时候,他们这群人中,竟然没有人发现似乎已经少了一名男护,或者说,之前那名男护其实并不是跟他们一块儿做救护车来的,而是提前就隐藏在哪儿,等他们来了后,才冲上去帮忙,而后扎针,最后迅速的撤离现场…只是这一切的一切,似乎并没有人察觉!在戴春银断气后没多长时间,静海市某地,也正是那个宏光股份有限公司的幕后老板,一脸喜色,突然一个男子从门外走了进来恭敬的站在那中年男子身边说道:“老板,事情都办妥了,我敢保证,绝对没有人会察觉的!而且戴家一定会将这个仇算在叶潇身上!”

    “哈哈~~”那中年男子哈哈大笑:“好好好,办的不错!虽然还不知道他回来的真正目的,但毫无疑问,现在已经基本确定这小子绝对和当年那人有着千丝万缕的关系,或许他就是那人的儿子,所以此人不能留!”开始还朗朗大笑的中年男子,声音突然便的阴沉起来,其实他自己也很清楚,叶潇如果真是那人的儿子,那自己就算要除掉他,恐怕会很难很难,至少上面在没给自己明确的指令之前,他是不敢正面和叶潇发生冲突,因为谁也不清楚,在他的背后,现在到底有多强!

    在去方雅阁的路上,叶潇笑嘻嘻的站在洛倾城身边,虽然还想伸手拉拉那精致的小手,可看着那张好像自己欠她几百万似的脸后,叶潇便放弃了某种想法,不过见众人都不说话,他便找了个话题开口道:“倾城,那小子该不会真是你未婚夫吧?如果是这样的话,那有点麻烦了,我把他的腿打了一下,似乎打重了一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