飘天文学 www.piaotian.org,最快更新宗亲家的小娘子最新章节!

    看到本行字说明订阅比例不足被防盗了,请在24小时后阅读~  容萱心里的气更不打一处来——果然有鬼!

    正院什么意思?变着法的给她下马威是吧?

    前脚让膳房扣菜, 后脚又自己送菜过来施恩。想让她看什么呀?让她明白这位正夫人在府里翻手为云覆手为雨吗?

    真气人!

    可是, 她还不能跟正院翻脸, 硬碰硬去闹事的女主早就不流行了。如今能混得下去的女主,都会明哲保身、会忍气吞声, 让读者觉得有智商, 让男主觉得温柔明理。

    容萱强行沉下一口气:“前头书房里铺纸研墨的,你搭上没有?”

    “啊!”花佩眼睛一亮, “搭上了, 近来常请他来喝茶, 已慢慢熟络了。”

    “那就好。”容萱衔着笑点点头, “继续走动着,记得别提我, 等你们够熟了,咱再说正事。”

    花佩应了下来, 此事就此打住。容萱又缓了两息,执箸用膳, 但正院送来的那两道菜她一筷子都没动。

    什么玩意儿!一个土著女, 还是个小门小户出来的, 也敢给她脸色看!

    要知道,所有穿越女那都是自带主角光环,无往不利的。她这也就是剧情还没跑起来, 等她剧情跑起来了, 还有那叶蝉什么事儿!

    生气!

    容萱冷着脸吃完一顿饭, 又冷着脸读了一晚上的书。这一夜,她就连睡着了心情都不好,做的都是和叶蝉撕逼的梦。

    一会儿梦到《步步惊心》,她是若曦的视角,叶蝉顶着张八福晋的脸;一会儿又梦到《金枝欲孽》,自己是谁的视角不清楚,反正叶蝉是皇后。

    嗤,嫡妻了不起啊?

    .

    府里至此平静了一阵儿,众人各过各的日子,似乎少不了交集,但又谁都不影响谁。

    不过,细微的变化还是有些。

    比如正院那边,叶蝉从每天要叫三四道点心,变成了只吃一道点心,偶尔才会叫两道。免去的几道是为给家里省钱,照吃的这一两道是未免谢迟心里难受。

    除此之外,她还叫青釉从外头买了不少果脯蜜饯回来。一来外头的东西便宜,二来这东西吃得慢,买个几斤花不了多少钱,却能吃上好几个月,她就不会觉得嘴里没味儿了。

    但叶蝉这么干,谢迟自然还是会知道。刘双领便发觉爵爷似乎总觉得心里有愧,变着法儿地想弥补夫人,哄夫人开心。

    譬如从宫里回来的时候,他时常会从巷口那家夫人喜欢的店买脆皮炸鲜奶给她;

    譬如从宫里拿了头一个月的例银,他就拿了一半去正院,跟夫人说让她买些点心高兴一下;

    再譬如,八月十五中秋节,尚食局照例做了许多月饼,陛下随口说御前侍卫一人赏几块,爵爷回家后便把半数孝敬了二老,余下三两块拿去给了夫人。

    那天刘双领清楚地看到爵爷拿着块月饼送到夫人嘴边,笑吟吟说:“尝尝,宫里赏的。”

    夫人对他这种举动显然不适应,低着头盯了地面半晌,才双颊红扑扑的凑过去咬了一口。

    然后日子一晃眼就又过了两个月,入了冬,天气一下子就冷了。

    在叶蝉忙着安排府中上下做冬衣的时候,天子冬狩的人员安排也定了下来。

    诸如这般的事宜都不是姜海他们这些管操练的百户能敲定的,他只能往上递自己觉得合适的名单,最终由御令卫的指挥使亲自定人。

    不过他也不算诓了谢迟。因为这几个月谢迟练得用功,他确实把他写进了名册,还着意多写了写他是何出身、多么用功上进。

    这名册递上去后,谢迟就一直悬着颗心等着。好在几日后指挥使把定下的名册发回来,并没有把他给划了。

    他于是可以随驾去冬狩了。

    启程的前夜,谢迟几乎彻夜未睡。脑子里似乎并没有在想事情,但就是有一股热血在体内翻涌着,令他精神抖擞,好像浑身都有使不完的劲儿。

    寅时初刻,他便起了床。刘双领赶忙进来伺候,谢迟简单地盥洗后,也没让费事备正经的早膳,直接让人去端了一碗豆浆两个面饼,凑合着尽快吃饱了。

    然后他边往府外走边交待刘双领道:“这一趟少说要去半个月,若陛下起了兴致还会更长,府里的事你多照应。”

    “哎,您放心。”刘双领赶紧应下,谢迟却还是放心不下来,又想了想,驻足道:“这些日子你去正院守着吧。如果有夫人忙不过来的事,你帮着些。”

    刘双领一愣,旋即又赶忙应诺。

    谢迟便出了门,坐上马车匆匆地往皇宫去。马车驶起来,车轮碾过地面的声音碌碌地响了一阵,离得远了便逐渐听不到了。

    .

    正院里,叶蝉这日醒得也格外早。或者说,她一夜都断断续续地没睡好。时梦时醒、半梦半醒,歇不下来的脑子转得太阳穴直跳,让她累得不行又死活睡不沉。

    她忍不住地为谢迟担心,忍不住地胡思乱想,想他这一趟是随御驾出行,常言道伴君如伴虎,那此行搞不好很危险吧?

    他对宫里也说不上多熟,会不会无意中犯什么错?会不会触怒圣颜?会不会一去不返?

    他可千万别一去不返。若不然,她就要守寡了。

    她才十三,守寡怎么都得守上些年。万一她再一不小心寿数挺长,那就太可怕了。

    现下又天寒地冻的……他会不会被冻病?

    叶蝉满脑子都是这些,想着想着就躺不住了。寅时三刻,她烦躁地坐了起来,自己点上灯,去翻没做完的绣活儿出来做。

    青釉在堂屋值夜,一看卧房里灯亮了,赶紧从地铺里爬起来,理理衣衫推门进来:“夫人?”

    叶蝉刚从针线筐里把没绣完的帕子拿出来,这一拿,倒叫她看见了前几天做完就随手放在了筐子里的荷包。

    那个荷包是她随便做来玩的,因为府里的绣娘给她裁完冬衣,剩了好些边角料。她爱做这些小东西,就让青釉去要了过来。其中有块石榴红的料子看起来质地很讲究,颜色也喜庆,她就拿来做了荷包,打算过年时配衣服用。

    她随手把它做成了象征吉祥的葫芦形,上面的纹样原也是随便挑的——想过年用嘛,就应景地绣了个倒挂的蝙蝠。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