飘天文学 > 盗墓家族 > 第四章 山中遇鬼

第四章 山中遇鬼

推荐阅读:神级药剂师全村人吃鸡的希望失序之章我不是熊猫人王者荣耀之宇宙新纪元竞水楼台先得樾绝地氪金罪恶的边缘网游之绝顶锋芒电竞男神是女生:楚爷,求别撩!

飘天文学 www.piaotian.org,最快更新盗墓家族最新章节!

    动土那天早晨,四叔拉肚子,他就跑到工地外去找个地方方便。农村的人都知道,在户外大便是最爽的,我四叔对这个习惯推崇备至。每次大便,他非得憋足半个小时,然后跑到漫湖或者河堰去,拉个过瘾。看到山,四叔来了灵感,他想,居高临下时的一泻千里感觉肯定特别爽。于是四叔带上手纸,一路小跑奔着山上去了,不知道的还以为他晨练呢。

    那座山并不高,约五十米左右,四叔很快就上去了。他找了一个隐蔽的位置,跟着就开始了对大山的施肥工作。可是刚蹲下,他就发现了一些古怪,这个古怪究竟是什么,他一下子说不上来。下面的地形两侧偏高,但是看起来却像低谷,两坐山头被一条大道相切割为两半,巧合的是,国道到了这里,刚好转弯,形状像是月牙。从地形上看,这里很像风水书上描述的二泉映月。

    四叔想,这个国道是后来开的,虽然风水上说这里是很好的风水穴位,但是古时候却是未必。但是想到自己既然梦到地下有古墓,说不定真的有。看着动工的位置和这个风水位置至少相差一百米,四叔一时间也想不明白。

    自从那次去了山上大便,四叔就觉得那里是很好的如厕观光的最佳场所。四叔第二次去山上大便是第二天晚上和大黑一起。大黑和四叔都有在户外方便的习惯,两人小时候经常一起在河里摸鱼,顺便在玉米地方便,他们觉得那是小时候最开心的事。四叔每次说去山上拉屎,大黑不管有没有便意,都带上纸跟去。用大黑的话说就是,路上酝酿酝酿就有了。

    两人一前一后上山了,山上没有灯,两人只能用手电。他们到了山上,找了两个相距五六米的位置蹲了下来,大黑不无感慨地说:“好大的厕所啊!”

    四叔说:“大是大,就是没有坑,搞不好下回我们会自己踩上自己拉的那泡神便。”

    跟着两人退了裤子,关上手电,尽情地沉浸在大便的快感中。

    这灯光一关,整个世界都突然静了下来,本来嘻嘻哈哈的两个人也不说话了。山上吹过的凉风让两个人打了一个冷战,顿时觉得凉飕飕的。

    四叔解决问题后,悄悄擦了屁股,提起了裤子。他想去吓唬吓唬大黑。哪知道走了三四米后,四叔竟然没有看到大黑的影子。按说无论天多黑,都该看到大黑人影的,可是四叔没有看到。再走两米,四叔还是没有发现大黑。四叔想,是不是大黑这小子自己擦了屁股跑了,于是他打开手电,叫大黑的名字,可是叫了好几声也没有人响应。

    四叔想,大黑会不会自己偷偷下山了,为了防止大黑戏弄自己,决定先回工地。

    哪知道走着走着,山上竟然升起雾来,平时短短的小山丘,这回走起来竟然这么漫长。四叔觉得不对劲,怕是遇上不平常的东西了。他小跑起来,想早点回去,如果真的遇到,可就倒霉了。可是跑了半个小时,四叔发现自己脚上踩了什么东西,粘糊糊的,他用手电筒一照,发现竟然是自己拉的那泡屎。

    四叔恼火之极,想不到自己走了那么久,竟然回到原点了。他赶紧找树叶把鞋子清理清理,知道这回怕是遇上鬼打墙了。

    正在恼火的时候,四叔发现前面蹲着一个人,四叔想,还好有个人,还以为整个世界都荒芜了。他用手电筒照了照那人,那人竟然是大黑。四叔突然放松下来,对大黑骂道:“我还以为你死了呢,快点提裤子走。”

    大黑站了起来,四叔发现,原来他早就穿好了裤子。大黑对着四叔傻傻地一笑,也不说话。四叔走在前面,大黑跟在后面,四叔觉得后背凉飕飕的,就像地下井水给他冲了冷水澡一样。四叔隐隐觉得大黑走在后面不妥,就转脸看大黑,哪知道转过身后,大黑不见了。四叔骂道:“大黑,你跑哪里去了?再不出来,当心我回去抽死你。”这时候背后响起一个低沉的声音:“我不是在这儿吗?”四叔倒抽一口凉气,浑身像是掉进冰窟里,久久不敢转身。

    要是平时,四叔非得给大黑一拳,但是此时大黑真的像是中邪了一样。四叔听老人说过,乱坟岗那边经常有人中了鬼的迷魂大法。中了迷魂大法的人会被带进一个到处是大楼的地方,那里的人会给他安排一个漂亮的住所,让他在那里睡觉。等到第二天,中了迷魂大法的人会发现自己睡在死人堆里。老人们说那还只是遇到心善的鬼,要是遇到恶鬼,往往有去无回。

    四叔想,现在这人是不是大黑都难说,自己一定要小心。

    他让大黑走在前面,自己走在后面。也不知道过了多久,前面隐隐约约出现一个人,待四叔走近后,发现前面竟然是一个白胡子老头。

    老头叫住了两个人。四叔心想只要能见到人就好,这就不怕大黑了。老头把四叔叫到一旁,对四叔说,你时运不好,你旁边这个黑脸的朋友中邪了,赶快带他去看看,不然连四叔都跟着危险。

    四叔听白胡子老头说的在理,就问该怎么办。

    白胡子老头指着前面的山丘说,那个山顶有个庙,到那边的山顶用三炷香拜一拜就行。

    四叔想,必须去烧香,否则大黑就完蛋了。于是四叔辞别了白胡子老头,带着大黑往山上走去。不过四叔在这里待了几天,还没有听说这山上什么时候建了寺庙。

    他们到了山顶后,四叔发现前面的山头上,果然有一处寺庙,寺庙里灯火通明,照亮了好大一片地方。四叔走到庙前,看到里面有好多和尚在诵经礼佛,寺庙周围,卷起一股浅浅的雾霭,像是梦中一样。

    正犹豫是否真的要进去,大黑在后面催了:“你还进不进,你小子不进,我先进去了。”

    听到大黑粗壮而又暴躁的声音,四叔觉得大黑应该是邪气破了,恢复正常了,便温和地说道:“我看别进了吧,我记得以前这里没有庙。”

    哪知道大黑却发火了,厉声说道:“你究竟进不进?”

    平时都是大黑听四叔的,看到大黑发火,四叔也来了脾气,大声说道:“我不进,你爱咋咋地。”

    这时候大黑语气突然又软了下来,指着四叔身后,笑着对四叔说:“你看那是什么?”

    四叔转头看去,发现什么都没有,便知道上当了。四叔再回头去看大黑,就见眼前一个留着长发、浑身穿着纸衣服的女人,正在伸着两米多长的手用力去推自己。幸好四叔的身子被树挡住,才没有跌倒下去。

    这时候纸衣服女鬼伸出舌头,去舔四叔的脖子,那舌头竟然有三米多长,吓得四叔魂飞魄散。四叔不知道该怎么办,突然,他急中生智,咬破舌尖,喷出一口血,吐向纸衣服女鬼。

    这也是老人们教的招,说看到不该看的,只要咬破舌尖,就能破邪。果然,四叔咬破舌尖以后,纸衣服女鬼消失了,连山雾也不见了,整个山瞬间看上去小了很多。依照后来奶奶给的解释,这山为鬼山,山体早已经分为两个部分,一为阴,一为阳。活人看到的是阳山,死人看到的是阴山。四叔因为看到了阴阳两座山,所以看上去大了很多。

    四叔长出了一口气,觉得女鬼也不过如此。正高兴自己击溃女鬼的时候,突然觉得背后袭来一股冷风。他回过头,却禁不住坐倒在地上,后面哪有什么寺庙,而是一处悬崖,悬崖下便是那国道。刚才的纸衣服女鬼分明是要推他进悬崖。

    回到工地后,四叔惊奇地发现大黑正在激情地打扑克牌。想起刚才的情形,四叔心里仍然觉得怪怪的,但是看到大黑大大咧咧的笑容,他觉得这个大黑才是真的大黑。四叔问他怎么自己回来了。大黑说:“我看见你自言自语下山了,我只能自己回来了。”

    “你怎么不拉住我?”四叔道。

    “你比兔子跑的还快,一眨眼的工夫,不见了,我怎么拉住你?”大黑道。

    出了这事以后,四叔天天发高烧,夜夜做噩梦。后来四叔觉得扛不住了,就请假回家了。

    回到家的四叔,病怏怏的,奶奶一眼就看出问题了。爷爷以前也经历过这事,知道四叔一定是遇到什么脏东西了。但是这次四叔的好像更厉害。奶奶问怎么回事,四叔就把情况给奶奶讲了。

    奶奶先是从箱子里取出一个古玉,奶奶说那个玉可以辟邪,让四叔带着。四叔对玉的作用向来是将信将疑,但现在的他有恐惧症,任何与辟邪有关的,他都想戴着。依照四叔的想法,有的玉可以辟邪,有的玉不可以辟邪,但究竟哪块玉可以辟邪,他自己也不知道。为了能保证有一块玉可以辟邪,他到集镇上买了十来块玉挂在脖子上。

    四叔在家里休息了几天后,觉得这个工地绝对不能再待下去了,否则非得把命给搭上。果然一周后,建筑工地传来了消息,说一个工人晚上没有回来,工地的工友在第二天的山崖下发现了他的尸体。公安局现场勘查的时候发现他的一只鞋子还在山上,最后定的是失足坠崖致死。这个消息差点让四叔精神崩溃,因为掉下悬崖的人本该是自己。

    不过工地闹鬼的事并没有吓倒大黑和勺子,他们两个每晚都结伴去山上,但是始终没有遇上什么女鬼。大黑和勺子都认为凡是遇到鬼的都是命不够硬的人,而且他们相信这个地方下面一定埋着古墓。

    在发财梦的驱使下,两个人白天是开着挖掘机拼命地挖土,晚上是争着加班。而且他们的干活方式也比较特别,只挖土,不平土,只掘进,不后退。到了第四天的时候,两个人实在是累得不行了,就全部睡了起来。哪知道那天中午,正当两个人睡得跟死猪一样的时候,外面叫了起来。等两个人睡醒了,工地也早就没有人了。大黑问工地上的值班老头,人都哪儿去了,老头说,工地下面挖出了一个大古墓,大家都进去抢洋钱去了。等抢完了,所有人都跑回家了。

    大黑问,回家干吗?老头回答说,这墓地里的宝贝哪是随便拿的,逮到了是要坐牢的。两人这才明白,自己给他们修桥铺路,他们发财了,自己却当了穷鬼。老头说,工人看到陵墓的东西就拼命地抢,结果进入墓道后,很多人被墓道里面的暗箭射伤,有几个人还因此丧命。他自己年龄大,抢不过年轻人,就没有进去。

    三人正说着话,公安局的警车开了过来,警察把那个古墓围得水泄不通。他们还请来了专家清理现场,可是现场被破坏得太厉害,墓室里的尸体也被拖出棺材变得骨架支离破碎,所有值钱的东西被抢夺一空,墓室的价值已经大大缩水。不过公安局也不是吃素的,他们把全市的警力都调集了过来,按照工地花名册挨个搜查他们的住所和居住地。

    大黑和勺子因为没有参加抢夺受到了表扬,说他们识大体,懂法律,知道国家的利益高于一切,是好公民。但是只有他们自己才明白,他们恼火了好几天,恨自己睡得不是时候。

    不过那些拼了命抢来的陪葬品,并没有归为己有,而是被当地文化局强制收公了。也因为这事,这个工地的工作被叫停了,大黑和勺子都回了家。

    话说回到家里的四叔,当了无业游民,生活也是惬意无比。四叔说现在的生活节奏太快了,还是那个时候的日子清闲自在,永远不用担心会饿死,也永远不用考虑明天怎么过日子。但是四叔也不是那种受得了清闲的人。工地的事过后,四叔着实老实了一段时间,可是不到半年,四叔的两条腿像是长了毛一样,又闲不住了,他跟爷爷说,他打算到徐州做点生意。

    我们村到徐州的城区相距不到四十公里,比到我们的县城还要近,所以村里的人办置东西、做生意大多去徐州,而不去县城。同样也是因为路程近、徐州经济相对比较发达的原因,老家的人大多选择在徐州谋生。

    不过去徐州做什么生意,怎么做生意,四叔心里并没有底。他只是跟爷爷说说他的想法。爷爷当然是支持他的想法的,他的另外一个朋友在徐州是卖鞭炮的,专门营销鞭炮、雷管什么的,爷爷让四叔跟着他多跑跑,学习学习经验。

    有时候四叔真的觉得爷爷很有本事,虽然家里的经济条件不怎么样,但是爷爷有本事的朋友真是不少。四叔有时候还在想,怎么就没有人因为有自己这么个朋友而自豪骄傲呢,不过要是真的有了,四叔就不是四叔了。

    说起鞭炮,四叔就来了兴致。四叔从小到大一直喜欢鞭炮,自己也没事总是琢磨这个,现在让自己卖鞭炮,真是潜龙入水,猛虎归山。

    徐州的鞭炮都是销往各小卖部的,这些小卖部大多自己来进货,可是时间久了,四叔觉得又没有意思了。过了年,鞭炮的销售高峰期就算过了。之后没有婚嫁娶生,很少会有人买鞭炮,这对于鞭炮行业来说,就算是淡季了。四叔曾经说,鞭炮一年有一个旺季,十一个淡季,这一个旺季卖好了,另外十一个淡季就不会饿死。

    也许是这十一个淡季太过无聊,四叔突然对做雷管萌生了兴趣。常做火药的四叔认为,鞭炮是低级工业,制作雷管才算得上技术活。他经常接触一些开山的师傅,有时候也向开山人请教一些雷管的制作方法。不过四叔在制作火药上极具天赋,加上他天天卖火药,对配药和炒药都很有研究,所以制出的雷管颇有威力,杀伤力不下于手榴弹。

    由于四叔的雷管威力强,很快在枣庄、徐州、宿州一带闻名起来,许多开山的小老板都找他去买火药和雷管。雷管的销路好了以后,着实让四叔开心了好长一段时间。可是雷管就是雷管,时间久了,四叔又开始觉得无聊起来。在四叔的血液里,最好是天天世界大战,整个地球都是响铃模式,那才是多姿多彩的。

    不过四叔最想的做还是炸个古墓什么的,因为那个能发大财。虽然祖上远离了这一行,但是四叔还是有种重操旧业的想法。四叔说他最大的愿望就是把祖上的风水学发扬光大,爷爷说他发扬是假,盗墓是真的。也许是因为四叔一直想盗墓,所以四叔并没有从爷爷奶奶那里学到什么,只能从集市上买了一些阴阳学说,乐此不疲地读着。

    看上去,对于四叔来说,盗墓生活永远只能停留于想象。但是枯燥的生活还在继续,四叔还是只能生活在爆炸声中。好在小龟山一带最近在开山,开山的老板听说四叔会做雷管,专门找到了四叔。四叔听到这个消息后,很开心,他把鞭炮的事交给了伙计,自己就跑去炸山去了。

    如果有人夸四叔长得俊,小伙子好看,四叔心里一定不为所动,因为四叔年轻的时候确实是一表人才。但是如果有人夸四叔雷管制得好,他一定洋洋自得,神采奕奕。对于四叔来说,能制成手工鞭炮就是了不得了,要制成雷管,那更是大成就了。小老板听说四叔制作雷管很有一手,就跑到四叔的小茅庐来请四叔出山。四叔也是激动,想不到还有人亲自请自己,就答应了。

    小龟山位于徐州的西北角,属于徐州的近郊,一般很少有人在那里开山。但是经济的发展需要很多建筑材料,有人就在那里偷偷地开山。请四叔去放雷管的是个私营小老板,他给当地管事的塞了点钱,就开始动工了。

    到了小龟山,四叔反复地琢磨了山体的构造和火药的压力和冲程,妥善安置爆炸点,竟然将整面山体都炸了下来。小老板大吃一惊,随之嘴巴咧成了小喇叭。

    四叔回到自己的批发部,心里也是美美的,他第一次有了成就感。

    晚上回到了住处,四叔看见屋外站着两个人,这两个人不是别人,正是四叔朝思暮想的陈小蝶和陈道和。四叔赶紧待客,请两人进屋。一阵寒暄之后,陈道和问四叔是不是去炸小龟山了,四叔说是。陈道和说那个山不能炸,里面有墓,四叔觉得不可思议,这座小山丘竟然能埋着一个古墓。

    陈道和说:“徐州自古就是兵家必争之地,徐州城的历史有两千五百年,有这些古墓一点都不奇怪。这个墓可能是汉代的大墓,也有可能是更早的,具体是谁的,我也不清楚,但是我看小龟山有龙虎之气,虎卧龙盘,气势非凡。”

    四叔道:“这小龟山远处看上去就宛如一只小龟,它山体独立,下面又是岩石,怎么能建墓地?”

    陈道和道:“古人的智慧不是我们能估量的。小龟山虽然是山体,但是古代的王公能呼风唤雨,他们集合数万人的力量,花上数十年的时间,完全能够开出一座山陵。”

    四叔又道:“唉,可叹我学了那么多年的风水,我就没有看到那里会有墓穴。”

    陈道和哈哈大笑,说道:“那是因为你没有学到家。年轻人,上次我在集市故意说些风水学说,想不到你竟然能听懂,真是不容易。可是你没有学到精髓呀,你只是在地摊上买了一些没有价值的书,那些都是骗钱的。”

    四叔听后顿时满脸通红,悔恨自己没有把自己家里的东西学到。不过四叔还是兴奋了一番,心想这次终于遇到机会,可以一展才华了,等陈道和走后,把大黑、勺子叫上,直接用雷管把墓给开了。四叔正想着自己的盗墓大计,陈道和说:“年轻人,我有事请你帮忙。”

    四叔问:“什么事?”

    陈道和说:“陪我进一趟古墓。”

本站推荐:尸语者无声的证词第十一根手指我有一个长生系统神级药剂师罪恶无形电竞男神是女生:楚爷,求别撩!清道夫惊悚乐园从小李飞刀开始

盗墓家族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飘天文学只为原作者李成事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李成事并收藏盗墓家族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