飘天文学 > 盗墓家族 > 第六章 楚王迎宾

第六章 楚王迎宾

推荐阅读:神级药剂师全村人吃鸡的希望失序之章我不是熊猫人王者荣耀之宇宙新纪元竞水楼台先得樾绝地氪金罪恶的边缘网游之绝顶锋芒电竞男神是女生:楚爷,求别撩!

飘天文学 www.piaotian.org,最快更新盗墓家族最新章节!

    大铁门还是纹丝未动,依旧是找不到进去的方法。

    大黑看了看大铁门,对着众人说:“我看这里也没有什么别的方法了,就让俺再打个眼,让老四给这个什么王再来一炮。”

    陈道和看了看大黑,说道:“放炮只是不得已的方法,咱们盗墓最忌讳的就是把人家的墓破坏得一干二净,那样太损阴德,会折寿的。我看我们还是尽量找找机关的好。”

    说到盗墓的缺德处,每个人都是心知肚明。可是每个盗墓的人都能给自己找个理由糊弄自己,比如告诉自己这个墓自己不盗,早晚有一天也会被别人盗,一年两年没有人盗,过个一万年两万年难保不会有人盗。

    众人继续寻找可能开启墓室大门的机关。终于,在重复搜索的时候,勺子在墓室大铁门的右侧,找到了一块凸起的黑色石头。大家都很欣喜,全部都围了过来。在陈道和的支持下,勺子扭动了那块石头,墓室响起了隆隆声。

    但是这轰隆隆的声音好耳熟,因为轰隆隆的声音后面,跟着就传来嗖嗖的声音。四叔和陈小蝶反应比较快,很快就看出这并不是什么“芝麻开门”,而是万弩齐发。这些箭矢从三十六个铁钉处发来,力道刚劲。由于四叔反应快,拉住陈小蝶就往墓道的墙边跑,躲过了流矢。陈道和反应不及,中了好几箭,但是那箭似乎并没有伤到他筋骨,他很快也躲到了墙边。大黑看到有箭射出来,第一反应就是像上次一样趴着,但是这铁门离他们比较远,箭头并不能都从背上飞过,所以大黑屁股中了两箭;而勺子站在墓道边上反倒没事。

    流矢停止之后,大黑拔掉屁股上的箭,骂道:“古人的技术也太差劲了,这才七八米远都射不过去,疼死我了。”由于这箭矢因为年代久远,并没有多大威力,从大黑的面部表情看,所受的伤并不严重。

    而陈道和因为里面穿了一件特制的内衣,质地柔软坚硬,所以没有受伤。四叔很惊讶陈道和还有这样的一件宝物穿在身上。四叔听爷爷说过,皇宫里面有一件可以防刀枪棍棒的蛇皮宝衣。这件宝衣是在长白山上的一种白蛇皮做的,这种白蛇比较少见,而一条可以用来做衣服的大蛇则是更为罕见。由于常年在冰洞里面生存,蛇皮非常坚硬耐寒。当年关外的一个猎户敬献给皇帝这件蛇皮宝衣的时候,是驱寒保暖用的,皇帝没有想到这蛇皮如此坚硬,竟然刀枪不入,所以皇帝一直拿它当做一件宝物。

    经过那么一个小小的波折,几人又是惊魂甫定。大家都觉得盗墓太不容易了,两个小时连挖带炸地进入墓道,还没有进到墓室就差点死了。

    那个机关是再也没有人敢碰了,不过让勺子庆幸的是箭弩并没有对着启动机关的方向发射,否则自己小命也就没有了。

    这次大黑坚持要炸门,用他的话说就是,爷刚刚给他面子,他不给爷面子。但是这次又被陈道和拦了下来,陈道和说:“你那么炸下去,可能我们都会被埋在下面的。”

    众人一想,也是那么个道理。如果门被炸坏了,上面失去支撑,墓道就会塌陷,大家都会被活埋。

    正当所有人都叹气的时候,四叔发现那个墙上的画像变了。究竟哪里变了,他也说不上来。陈小蝶见四叔盯着墙上的画像看,也看了一眼,说道:“咦,这人怎么作揖的方向改了?刚才向左,现在怎么向右了?”

    经陈小蝶那么一说,四叔恍然大悟,大家也都看了起来。果然,画上的这个人作揖的方向改了。这时每个人心里都有点毛骨悚然的感觉,个个不由得心里犯嘀咕,难道这上面的不是画,而是能动的人?如果不是什么人,是鬼吗?

    这时候陈小蝶又惊叹了一声:“咦,这下面怎么有五个小人?”四叔把手电照向陈小蝶指的方向,果然有几个小人。这几个小人对着画像中的人若有所指,看上去飘渺诡异。令人感到恐怖的是,画上的几个小人四男一女,宛如四叔等五人。

    四叔说:“刚才没有这几个小人吧?”

    陈道和说:“没有,这恐怕是刚刚有的。这预示着什么,难道是自然现象?不可能,没有听说过。”

    大黑吊儿郎当地说:“你没有见过的多的去了,不能说你没有见过,这个世界就没有。对了,叔叔,你读过中学没有,学过物理吗?我学过,我觉得吧,就是什么东西把我们的影子投上去的。”

    陈道和不屑地看了一眼大黑,说道:“既然是投影上去的,为什么我们几个人不动?”

    大黑眼睛一睁,说道:“你怎么知道不动,我们刚才一个转身,这个家伙不就转身到那边去了吗?”

    勺子看了看那个墙上的壁画,说道:“这个画像虽然是很怪异,但是这幅画像是迎宾的样子,不会与我们为难吧。”

    四叔打趣说:“我看倒是墓里的大王知道我们了,对我们作揖欢迎我们呢!你看人家多好客。”四叔还没有说完,明显的感觉胳膊像被马蜂蛰了一下,再回头,陈小蝶正瞪着他。

    大黑说道:“我们可是来盗墓的,难道他还会主动把自己家里的钱拿出来给你?你当他是济公,散财济贫啊!”说完大黑拿起钢管开始钻炮眼,梆梆声不绝于耳。想到现在只有一个办法能打开大门,众人也只能把希望寄托在炸药上了。

    四叔靠近了那个画像,他感觉到那个画像中的人一直盯着自己。四叔虽然对画像中的人很抵触,可还是不由自主走上前去。他用手摸了下画像上的人双手作揖的位置,竟然觉得有股力量将自己拉向石头。四叔意识到不好,赶紧往外挣脱,可是画像的吸力很大,他觉得整个人都要被拉进去似的。四叔想起了在两山口时候遇到纸人鬼的情形,他想立刻咬破舌尖,可是嘴唇根本动不了。

    突然四叔大叫了一声,他用尽所有的力气,终于挣脱了那股吸力。哪知道四叔挣脱那股强大的吸力之后,赫然发现自己正站在陈小蝶的旁边,自己并没有被画像拉着。四叔的叫声使所有的人都注意到了自己,陈小蝶也投来异样的眼光看着自己。四叔把刚才的情况说了一下,大家都不相信,因为这个墓里面虽然机关多是多了一点,但是鬼什么的还是没有见到的。

    众人看了看铁门,再看了看这幅画像,发现画像上的人又改变方向了,而且上面只有四个小人了,三个男的,一个女的。大家心里又发毛起来,为什么上面只有四个人,另一个去哪里了?大家开始相信四叔说的了,因为这也可能是说,石墙会把这里所有的人都往石头里拉一次。

    大黑说:“哎呀,老四,这是不是没有了你呀!哈哈,咳咳,疼死我了,画上要是没有了你,是不是大王要你去给他当驸马了。”大黑说完,继续捂着屁股。

    这回四叔没有工夫和大黑斗嘴,因为他心里也觉得挺害怕的。倒是陈小蝶骂了大黑几句。陈小蝶骂了大黑后,四叔觉得挺美,心想,就是再被石头里的画像拉上十次也值了。四叔又看了一看那个画像的手指,突然发现勺子和陈道和两人目光呆滞地往画像那里走去,画像上的人依旧是面带微笑,但是眼睛已经是不再盯着四叔,而是盯着陈道和和勺子。四叔觉得形势不好,拿起背包就往画像的眼睛扔去。那背包砸到画像的面部,轰的一声落到了地上。再看勺子和陈道和,他们二人全都坐倒在地。陈道和气喘吁吁,说道:“太危险了,哎呀,命差点丢了。”

    大黑这次也不敢打秋风了,他也觉得这个画像有问题。

    众人觉得今晚可能是注定不会有什么收获了,还是回去休息一天再回来吧。但是想想又那么可惜。陈道和看了看勺子刚才拧过的机关,好像想到了什么,他叫开正在打炮眼的大黑,让大家躲在箭弩射不到的位置。众人躲到一旁后,都紧张地看着陈道和,陈道和重新旋转了下勺子旋转过的机关,哪知道,这次石门里没有发出机关,而是被提起来了。

    那铁门被提起后,所有的人都来了精神,恢复了战斗力,连屁股中了两箭的大黑都瞬间斗志昂扬,激情勃发,宛如刚吃了神药一般。众人看了一眼墙上的画像,心想终于可以摆脱这个怪模怪样的家伙了。

    一行人慢慢进入墓室。对于四叔来说,找到一些金银财宝带出去才是真的。但是对于陈道和来说,他的真正目标是楚王的五块玉。那么这五块玉究竟在什么位置呢?其实连陈道和都不清楚那五块玉究竟在什么地方。所有的人都打开了手电,往墓室里面走去。

    墓的前部分是空的,两侧墓室,各个墓室也不是很高,但是墙壁光华,当真是鬼斧神工。不过大家都没有心情观光,他们还有更重要的事要做。四叔后来告诉我,因为陈小蝶已经有了未婚夫,所以他不能再盯着她,他必须带出去点值钱的东西,那样才能有钱找个漂亮的老婆。不过,四叔那质朴的想法,我觉得是最真实的。

    墓的主人通常喜欢将贵重物品放在棺材里面,比如夜明珠等。对于一些特别重视钱财的墓主来说,他们很有可能把翡翠玛瑙和金银首饰放在棺材内,即便棺材内放不下的也要放在停放棺材的墓室里。而其他生前墓主所喜欢的次要的物品往往单独设一个墓室摆放。

    陈道和和四叔等人商定,立即寻找主人的墓室,找到五块玉后立即离开古墓。

    众人开始往墓室里走,走了十几米,借着灯光,眼前豁然开朗。几只手电灯对着前面的景物照了一照,不由得惊呆,他们的面前竟然是一座巨大的宫殿,其场景俨然如电视中拍摄的一般。大殿有两百多平方,殿中有八个巨大的柱子,柱石平滑,做工精细,不是亲眼所见,当真难以相信在这山麓腹中还能建筑如此宏大的宫殿。再看大殿的远处,古旧的石桌还有几份竹简,高约两丈的屏风明显比其他处开阔。殿前阶梯处,两只丹顶鹤栩栩如生,预展翅翼。

    众人啧啧称叹,大黑说:“乖乖的,不得了哇,这个什么王可是好阔气呀。”

    陈道和说:“这是汉代第六位楚王,他割据徐州,只手遮天。”

    大黑又看了看,说道:“厉害是厉害,可是这里没有金子银子呀?”

    陈道和笑了笑,说:“这里是大殿,又不是墓室,怎么会有金子?再说,这里的哪一样你要是带出去不比金子值钱啊?”

    大黑说:“这些东西是值钱,可是带出去,估计没有几天我就会被抓起来。要是金子就不会,我找人打成金戒指,那样就不会有人知道我盗墓盗来的了。”说完,大黑又挠了挠屁股。挠屁股快成了大黑的招牌动作。

    陈小蝶看了看众人,说道:“你们能看到屏风旁边的那个是什么吗?我怎么看着觉得像是小孩呀。”

    经陈小蝶那么一说,所有人都看向屏风两侧的位置。手电光聚向了陈小蝶所指的位置,只见那里站立着两个人,这两人并不高,身材矮小,眼睛塌陷,面目干枯,头发稀疏,隐隐约约能分辨出是两个小孩子。

    这两个小孩子虽然身体已经枯萎,但是依然是站立着。左边的小孩手里拿着扇子,似是要给人扇风驱热。右边的孩子端着砚台,似是要给坐在桌子前的人研墨。大家看到这两个孩子,都知道这是陪葬的童子,心里不免对这楚王生出几分厌恶感。

    按照陈道和的想法,大家兵分两路。陈道和和陈小蝶一路,从大殿的左侧寻找,而四叔他们三个从大殿的右侧寻找。四叔觉得自己三个人对古墓一无所知,这里这么大,迷路了多不好。而勺子和大黑觉得和陈道和一起很不自在,想着还是和他们分开的好,他们想找什么玉就找什么玉,自己找到金砖银砖才是最重要的。

    四叔看了一看陈小蝶,从表情上看,陈小蝶对四叔似乎有点不舍。陈道和说:“这墓很大,一起寻找反而麻烦。按照我的意思,大家最好还是分头行动。我们中的任何一方找到主墓室,就呼叫对方,在一分钟内,我们足够可以赶到。现在是一点钟,我们一点半在这里集合。”说完,不经四叔三人同意,陈道和径自往墓室左边去了,陈小蝶看了眼四叔,也跟着去了。

    四叔看着陈小蝶离去的身影,怅然若失,久久伫立。说起陈小蝶,四叔心情很是复杂,当初来龟山汉墓,很大成分上说,四叔是奔着陈小蝶来的。等陈小蝶告诉自己快要结婚的时候,四叔像是摔到了谷底,可是看着陈小蝶对自己恋恋不舍的样子,四叔又觉得她不像是有未婚夫。

    这时候大黑捂着屁股对四叔说:“别看了,人家都走了。再说半个小时后不是还回来嘛。哎哟,这屁股还疼呢。”大黑用手电照了照另一只摸了屁股的手,发现这血有点不对劲,似乎有点黑。大黑让四叔看了一看,四叔也觉得有点黑。勺子跟着说:“当然黑了,这么暗的灯,你看什么不黑。”

    四叔一想的确有道理,也跟着安慰大黑:“别多想了,咱们回去贴个膏药,你在床上趴两天就会好了。”大黑摸了摸屁股,心想,也只好出去再说了。

    墓室里难分得清东南西北,不过四叔是个方向感比较强的人,即便是没有坐标,他也会出于本能,对现场就行动方向定位。三个人提着大堆的包裹和火药向大殿的右面走去,来到一处甬道。甬道的两侧是成排的墓室,它们分列在一条甬道两侧,宛如一个古代私家住宅。

    三人进入第一间墓室以后,发现里面空空如也,不禁开始叫骂。他们三人又看了看墓室,发现第一间墓里和里面的墓室相连着,三人便开始往里面那间墓室走去。

    第二间墓室摆放着的都是一些陶瓷,这些陶器在今天看来工艺并不如何高明,而且多成暗褐色,但是想着毕竟是两千多年前的东西,三人还是忍不住摸了一把。不过他们三人去摸陶瓷罐并不是要去感受历史文化的古董,而是试图在这里面找到一些金子珠宝之类的,但是他们把这些罐子倒来倒去,并没有发现什么宝贝。

    由于整排的墓室相互贯通,所以三人很快走到了墓室的尽头。在墓室的尽头处是两个空房间,他们看到没有什么特别处后,又从另一排墓室返回了。此时,他们才发现这些墓室全部是掏空山穴而建成,这一个又一个墓室又靠的是矮小的石门相连接。

    四叔觉得这个楚王墓除了陵墓空间比较大以外,其余一点看头都没有。仔细想来,还不如跟着陈道和一起的好,那样至少可以看到陈小蝶。想到这里,他又想起了分别时,他看到陈小蝶的那个眼神。

    眼看毫无所获,众人决定回到大殿,静待陈道和和陈小蝶的消息。不过,临行前,大黑还是不忘自己此行的目的,他跑到甬道另一侧的墓室,把一个小的陶瓷装进一个大的陶瓷罐,然后又将大的陶罐抱在怀里。勺子也是一样,为了不虚此行,他将自己的手电都放到了陶罐里,然后一手一个陶罐,抱在怀里。

    四叔悔恨自己背着这,背着那,什么都拿不了。可是话说回来,这陶瓷带回去当夜壶都担心随时会坏,拿回去又有什么价值呢?

    三人从摆放陶罐的墓室出来,大黑对四叔说:“老四,我想拉屎。”

    四叔看了看大黑,说道:“你拉屎就拉呗,还跟我汇报什么?”

    大黑说:“你看这哪里有厕所,咱们都进来几个小时了。”

    四叔说:“你就找一个没有人的屋子,往那儿一蹲不就完了吗?你要是觉得拉着不舒服,那里不是有很多的夜壶吗?”说完,四叔指了指房间里的陶瓷罐。

    大黑听了四叔的话,觉得十分有道理,便抱着一个大陶罐跑到隔壁的墓室独自去战斗了。四叔和勺子边走边看,身后不时传来大黑的大便声。

    四叔和勺子进入隔壁的一间墓室,他们发现这里是一处马厩,里面有着几匹石马。四叔想,这里的东西置办得可真是很齐全。陶瓷管用来装水,装粮食,这马厩用来喂马,刚才里面还有锅台,像是厨房。这个楚襄王看起来可真是很享受生活。

    四叔听爷爷说过,古代的帝王大多想通过炼制丹药,希望自己长生不老,永远统治自己的王朝。所以帝王经常会纠集一些道士来炼制丹药。但是看这里存放的全部是生活用具,根本不像其他帝王那样,专门干一些后世看起来特别愚蠢的事。

    四叔回过神来,却发现大黑不唱歌了,就叫大黑,大黑没有回应。四叔看了看正在擦陶瓷罐的勺子,似乎勺子也看出来不正常了。勺子放下陶瓷罐,往大黑蹲坑那个房间走去,但是那个屋子漆黑一片。

    勺子拿手电照向大黑蹲坑的地方,地上除了一个大陶罐以外,连大黑的影子也没有。四叔也走了过来,但是似乎也看不出什么端倪。两个人觉得心里有点慌了,尤其是四叔,他在两山口遇到过大黑失踪,可是当大黑再次出现的时候,整个局面就被动了。

    不过现在很平静,又有勺子在自己旁边,四叔心里踏实不少。他拉开装着钢管的包,取出钢管,心想,不管怎样,遇到危险时候,总是要拼一下的。

    两个人挨个房间地寻找大黑,但是连没有去过的房间都找遍了,还是没有找到。不得已,两人只好再回去找一遍。这个墓室虽然大,但也只是相对来说,真的要是在里面走上一圈,并不要多久。两个人很快又走到了墓室的另一头。

    这次两人寻找的时候特别地小心仔细。但走到最后一个房间的时候,两个人发现了怪异。四叔记得这里应该是一个空房间,现在突然有了东西,他们觉得很是奇怪。

    当初三个人进到这个墓室的时候,这里面连个陶罐都没有,所以三个人很快就去了下一个房间。而当他们第一次来寻找大黑的时候,因为里面也是什么都没有,所以他们只是用手电往里面照了一照就走了,哪知道这次他们竟然在这个墓室里看到了马车,他们怎能不惊奇?

    古怪叠加古怪就变得不古怪。四叔觉得别的地方太平就肯定不会找到大黑,这里古怪无比,反倒有可能找到一些线索。

    墓室多出的东西是一辆马车,这匹马车前面三匹马,均为石头制成,车驾为木制品,上面的漆虽然有些脱落,但是看上去仍然鲜丽无比。

    四叔看了看这匹马,又看了看车,发现这车仍然是十分古怪。究竟古怪在哪里,四叔说不清楚。这时,勺子也走了过来,说道:“这个车子突然出现在这儿,肯定有问题,你别靠近的好。”四叔点了点头,转头再看看勺子,却发现眼前的勺子哪是勺子,而是车子上赶车的车夫。

    这一下,四叔吓得不得了,赶紧往后退。再看车子上的人,正是抱着陶瓷罐的勺子。那车上的勺子正在对着四叔亲切笑着,嘴上还在说着“你过来”。

    四叔想肯定又是遇到和两山口同样的场景了。

本站推荐:尸语者无声的证词第十一根手指我有一个长生系统神级药剂师罪恶无形电竞男神是女生:楚爷,求别撩!清道夫惊悚乐园从小李飞刀开始

盗墓家族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飘天文学只为原作者李成事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李成事并收藏盗墓家族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