飘天文学 > 盗墓家族 > 第七章 陵墓下的秘密

第七章 陵墓下的秘密

推荐阅读:神级药剂师全村人吃鸡的希望失序之章我不是熊猫人王者荣耀之宇宙新纪元竞水楼台先得樾绝地氪金罪恶的边缘网游之绝顶锋芒电竞男神是女生:楚爷,求别撩!

飘天文学 www.piaotian.org,最快更新盗墓家族最新章节!

    四叔知道车上的人肯定不是勺子。上回在两山口,那个纸人鬼就是变成大黑的样子,还差点把四叔骗到山崖下面。他想,即便是拆穿了也难以躲避这个赶车人的正面攻击,不如到靠近这个鬼的时候再突然咬破舌头,对着这个东西吐上一口鲜血。

    四叔听说童子的尿和血对制伏猛鬼特别起作用。等会儿自己靠近车上勺子的时候,只要对着他猛吐一口血,定然会起到降妖除魔的作用。四叔心中如此盘算,却发现未婚青年已经成了他的金字招牌,不禁暗喜。

    四叔一边往前走,一边听到身后传来有着车夫面容的勺子叫喊:“不要过去,那里不能去。”四叔想:“这次不能去,我也得去,打倒这个车上的家伙应该就可以找到大黑了,否则回去怎么跟大黑家里人交代?”

    可是就当四叔一个箭步要冲上去的时候,地面震动了一下,接着他觉得自己重心不稳,摔倒在地,掉进一个大坑里。四叔觉得浑身一阵疼痛,他提了提神,看了看周围,发现四周一片漆黑。

    手电筒已经摔坏了,还好四叔身上装了点雷管用的打火机。他赶紧打着火机,却发现打火机的光线十分微弱,根本看不到远处。

    这里光线极为微暗,目视范围不足两米,根本看不清墓室里面的场景。四叔屁股生疼,感觉自己像是坐在坚硬的地方,他用打火机照了一照,发现自己前面是三匹石马。他看着这三匹石马很是眼熟,再看身后,恍然大悟,这就是刚才掉下来之前看到的那个马车。

    四叔一阵惶恐,稍微平静下之后,才发现眼前马车上已经没有了刚才的那个车夫,也看不到勺子。眼下要做的是赶紧把这个墓室快点照亮起来,一个打火机并不能支撑多久,而且这里面究竟是什么环境,还需要自己去了解。更重要的是四叔必须想办法出去,离开这间墓室。

    四叔起身离开这马车,向周围看去,只见这地下墓室并不大,但是却有很多的房间,而且每个房间也是贯通的。

    只是此时地下只有四叔一个人。四叔就感觉来到了阎罗殿一样。想起刚才的马车和随时可能出现的危险,四叔每走一步都很谨慎。

    吸取以前的教训,四叔不再只看前面,不看脚下。他先照了照四周,再照脚下,然后才迈步子。就这样,过了几分钟,四叔又有了一个可怕的发现,这个墓室里面到处是死人的骨头。“怪不得这个墓室的上层会出现脏东西,敢情根源都在这里。”四叔想。

    四叔拿起一块长大腿骨,用打火机点了一下,想不到竟然点着了。四叔小时候,乱坟岗还没有完全消失,村子西南角的乱坟岗半夜里经常会出现鬼火。其实所谓的鬼火不过是死人骨头在特殊环境下发生的自燃。不过,四叔也没有想到这么轻易就点着了骨头,他点了一根之后,又把其余的骨头也搭在了一起,这样地上就生成了一处火堆。

    正燃烧的时候,四叔想起,地下墓室没有上层空气那么流通,这里的空气很有可能是两千年以前的空气。但是如果说是两千年以前的空气,燃烧完了氧气,自己就没有办法呼吸了。

    于是四叔停止往里面加骨头,开始思考出去的办法。“现在唯一的办法也只有用炸药了。”四叔想。他放下背后的炸药和钢管包,准备往钢管里面填充炸药。

    四叔一边装炸药,一边注意周围的动静。

    此时他以为只能听到自己的心跳声。

    但是在他的心跳之外,他听到了别的声音,当然也不是燃烧骨头的声音。

    在车的那个地方,四叔听到了呼吸声。

    这个呼吸声太明显了,而且很粗重。

    四叔知道,这个墓室下面现在只有自己一个活人,怎么还会有别的呼吸声。

    他把奶奶给他的古玉挂在脖子外面,然后提起一根钢管往车子处走去。

    突然,四叔感到背后有股风吹了过来。

    这一切让人感觉到似乎会有不妙的事要发生,因为在古墓里,除了安静就是危险。

    四叔慢慢走近那个车子,绕过马匹,他看到有一个人躺在车子的侧面靠墙的位置。这个人面部早就已经干枯,头发从干瘪的头皮里横七竖八地长出来,让人看着觉得很是可怖。四叔后来说,如果这个东西不是在古墓里出现,他发誓不想再见到他。

    但是这个人并没有发出喘息声,因为这是个死人,而且是不会动的死人。

    四叔还是不明白这里为什么会有人喘息,他把用骨头燃起的火把照向了死人,那死人瞬间动了一下。四叔哪里见过这种阵势,赶紧往后退了一步。

    他静静看着眼前的动静,只见那个死人的身子左摇右晃之后,竟然慢慢站了起来。令四叔更为惊讶的是,这个死人下面还有一个人,这个人不是别人,正是失踪的大黑。

    此时的大黑,毫无精神,满脸的黑气,嘴角带着血迹,头发也凌乱不堪。四叔不敢断定这到底是不是大黑,他实在不敢相信大黑会变成这个样子。只见大黑慢慢站了起来,手舞足蹈,嘴里喊着:“鬼,呀,鬼!”四叔并不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事,大黑怎么会也来到这儿,竟然变成这样。

    四叔躲在墙的一角,四叔又看了看刚才那个满脸干瘪的人。这不看不知道,一看吓一跳,这人就是刚才变成勺子的那个人。虽然脸部轮廓看得不清,但是衣服却是没有变。四叔在上面一层的时候,就隐隐觉得这个马车哪里不对,现在想起来了,是这衣服。这衣服并非汉朝的衣服,而是六七十年代穿的中山式青布衫。那么也就是说这个墓在这之前就有人来过,而且还死在了这里。

    四叔猜想,肯定是大黑在拉屎的时候,这个青衣鬼上来把大黑骗过去,想趁机弄死大黑。他把大黑撂倒之后,又接着来骗四叔,把四叔骗到地下层,将四叔置于死地。

    想到这儿,四叔满腔怒火,对着干瘪的死尸就是一脚,那干尸瞬间被踢飞,撞到墙上,掉了下来。不过那尸体掉下后,还有一件物什从这人身上掉了下来,四叔捡起一看,竟然是一块玉。更让四叔感到惊奇的是,这块玉与自己身上佩戴的玉形状大小一模一样,它们的区别就是上面的纹理不同。

    四叔想,这玉肯定干系重大,一旦炸开这墓,离开这地方,就把玉交给奶奶。

    四叔走到大黑面前,说道:“大黑,你怎么样了?等我炸了这个狗屁墓室,咱们回家,再也不盗这什么破墓了。好吗?”

    只是大黑并不理会四叔,鲜血依然还在嘴角挂着,不停地念叨有鬼。四叔无奈,也不知道怎么办才好,只好继续做他的雷管。

    这次雷管要求很高。由于钢管硬度大,必须保证火力压强够大,才能炸破铁管。同时,由于火药自身能炸破铁管,再去炸一个别的东西,破坏力也必然很大。所以这要把握一个度,不能太少,太少炸不开;不能太多,太多会把整个墓室毁了,自己也会被埋进去了。

    四叔一边计算着火药的多少,一边看着大黑。大黑的叫声慢慢变小,带着冷笑,发出嘿嘿的声音。四叔看着大黑,心里毛了起来,因为大黑看上去已经不像人了。大黑的脸由黑变白,嘴角的血也是越来越鲜红,牙齿也不再是从前泛黄的烟卷色,竟然十分地洁白。大黑眼睛直勾勾地看着四叔,四叔觉得要想出去,只怕是难了。

    四叔猜想,大黑之所以成了现在这个样子,肯定是这个穿着中山式青衣鬼害的,于是四叔忍不住又去踢了那个死尸一脚。

    这时候地上的火渐渐熄灭了,骨头燃烧得快要尽了。四叔收起剩余的火药和钢管,放到另一间墓室,准备炸墓室。

    哪知道四叔拿出打火机,正要点火的时候,大黑冲了过来。他一把拔出引线,扔到远处的另一间墓室。四叔很是恼火,但是看到大黑现在这个样子,也没有了脾气。四叔第一次感觉到了求生的绝望,入地无门,上天无路。眼看着可以离开这里,还被大黑把这个机会给毁了。

    其实,雷管四叔可以再做,但如果大黑总是拔引焾,这个雷管也永远炸不了。由于强大的负疚心理,四叔放弃了求生。他突然觉得好饿,忙活了五个小时,滴水未进了。四叔想起,来的时候,几个人活蹦乱跳,那个时候多好,怎么会突然想起来盗墓,还把大黑拉上。

    四叔躺在地上,有气无力地看着大黑。大黑依然是直勾勾的眼神,嘴角带着血。按说要是平时四叔肯定特别害怕,但是此时四叔反倒不怕了。大黑看了看四叔脖子上的玉,看了一小会儿就转身离去了。四叔看到大黑身手非常矫健地爬到了墙上,躲在了墓室上方的拐角。

    四叔看着奇怪的大黑,对大黑的举动很是吃惊。但是想到自己也是快要死的人了,心里也就释然了。四叔起身爬到车上,打算在那里睡一觉,心想,就算是死,也要死得舒服一点。

    地上的火已经彻底熄灭了。四叔手上只有打火机了。不过四叔也不担心死后的事,因为这里面肯定有不少孤魂。可是四叔这么一躺下,心里还是放不下陈小蝶,他想起还没有对陈小蝶表白过心意,不知道陈小蝶是不是真的喜欢他。

    四叔想起和陈道和分手前的对话,陈道和的眼神好像怪怪的。按说来到墓室,大家应该在一起才对,这样才有安全感。可是为什么陈道和非要坚持要他们三个分开走,难道是他担心我们找到那五块玉吗?不可能,那些玉,他们三人一点都不感兴趣。那就是担心四叔三人和他抢陪葬品。可是四叔想了一想,也不可能,这里的陪葬品那么多,谁也拿不完。再说这里也没有什么值钱的宝贝。自从进入这墓室,自己一点也没有出过力,陈道和一个人完全可以进来,为什么还说要自己当帮手?

    想着,四叔觉得累了,他慢慢迷糊地睡起来。

    其实四叔一直在想着陈小蝶,迷迷糊糊地听到了陈小蝶在说话:“爹,你就别找了,都过去那么多年了,不可能找到的。我们都找了那么久了,就算在这个墓里,他也是一把骨头了。”

    这时还听到一个中年男人说道:“小蝶,你怎么那么不听话?我怎么说,你怎么做就行。我让你和那个姓李的小子走远一点,你怎么不听?”

    又听是陈小蝶的声音说:“四哥人的确很好,他又没有做对不起你的事。”

    又听那个男的说:“李老四是没有,可是他祖上是李乘风。我们祖上向来和他祖上不和,那次我去了他们家,我一看那个屋子的格局和风水,我就知道这肯定是李乘风的后人,别人谁也摆不出这种格局。”

    又听那个陈小蝶的声音说:“事情都过去那么多年了,您就别往心上想了。你看他们三个什么都不懂,多危险呀!”

    四叔这才听得真真切切了,的确是陈小蝶和陈道和的声音。四叔一瞬间又来了精神,但是对陈道和和陈小蝶两个人的对话还是不太明白,但是隐隐地感觉不太对劲了。本来四叔打算去叫他们,此时也开不了口了。

    只听陈道和说:“我只想让李乘风绝后,李乘风易学派绝对不能超越我们生门派。至于另外两个傻子,农民一个,管他做什么。那个黑脸的家伙中了墓室的箭必死无疑。”

    陈小蝶说:“为什么,那个箭不是没有什么力气吗?”

    陈道和冷笑说:“箭是没有力气,可是这两千年的尸气有力气。要不是五年前我师弟萧胜云来过这里,这里的空气更新过,他的箭伤在我们和他们分开前就发作了。”

    四叔这才听明白了,原来大黑真的是由于箭伤造成的。真是可恶,自己不知道也就罢了,可是这个陈道和明明知道大黑受了伤,却不说,当真是可恶。

    只听陈道和继续说道:“大黑中了箭是不得了的事情。墓室里面的箭都是两千多年前打造的,虽然已经不足以伤害人,但是一旦伤害人的身体肌肤就很难治愈。倒不是箭上有毒,而是因为这两千年的墓室有着很大的尸臭,尸体腐烂形成的腐臭有极大的坏死作用。正是这个坏死作用杀了大黑。”

    四叔想起,他在徐州听说过有一种陈年的普洱茶非常好卖,因为年代久远,陈放的时间久,故而口感特别。社会上曾经一度疯狂追求陈年普洱茶,但是这样的百年普洱茶根本没有,很是难得,寸金难求。可是有一个商铺却总是能卖出陈年普洱茶来,这种陈年普洱茶价钱低,口感好,一直被陈年普洱茶的爱好者所追捧。但是有一天,这家普洱茶店被举报了。警察进入这家陈年普洱茶的地下室,发现里面摆放着几十个棺材,里面堆放着大量的尸体。在密室的墙边,则是新放的普洱茶。普洱茶经过尸体的尸化,很快就老化了,从而有着陈年普洱茶的口感。

    尸体的坏死作用是无法估量的,而且具有很强的传播性,所以自大黑中箭的那一刻,四叔就隐隐地感觉到不好。但是当四叔问大黑要不要紧的时候,大黑总是大大咧咧说没事。想到这儿,四叔觉得很对不起大黑。带他来了古墓,还让他受了伤。

    四叔再去看墙上角的那团黑影,心里觉得大黑就是把自己掐死了,也是应该的。

    陈小蝶说:“那么他们三个在这边会遇到危险吗?”

    只听陈道和说道:“或许不会吧,这边的墓室虽然看起来平常无奇,但是这边有个门叫做鬼门,是专门负责守卫墓室安全的。这几个到了这里难保不会遇难。能不能活着出去,就看老天是不是保佑他们了。”

    陈小蝶说:“你怎么这么狠心?人家可是来帮你的。”

    陈道和说:“帮我?可笑,他们是来盗墓的。我随口说楚襄王的五块玉可以治病,那个李老四竟然相信了。但是你看他脖子上那块玉和我们祖师爷的那块玉是一样的,我今天就是来取回祖师爷留下的和李乘风一样的那块玉。”

    四叔想:“这玉是奶奶给的,是他们家的家传玉,难道我们家自己还有一块?”四叔虽然那么想,可是想世界上哪有这么巧合的事?如果真的是家里有两块这样的玉,自己现在又得了一块,那么家里就有三块玉了。

    这时陈道和和陈小蝶已经走向这边来,两束手电光向这边射来。四叔这才想起,这两个人是怎么进来的,难道是另有通道自己不知道?

    在马车里,四叔看到陈道和拿着手电在观察墓室。四叔借着手电光看到墓室里现在除了自己这辆马车以外,地上还有那具中山式青布衫的死尸和墙角的陪葬的人的尸骨。而刚才燃烧的骨头也只剩一堆残渣,大黑也早已不在墓室。

    陈道和看了看这堆烧过的骨头和墙角堆放着凌乱的尸骨,用脚踢了一下,说:“怎么可能?这里竟然刚刚有人来过。”陈道和用手电又照了一照墓室,向那个青布衫尸首走去。

    青布衫尸首被四叔踢了几脚之后,面贴着墙,背朝外。陈道和脚步越走越快,最后一步竟然是跳着到那个尸首面前的。他先是看了一看尸首的脸,又伸手去解尸首的衣服,似乎是要寻找什么。

    陈小蝶看了陈道和古怪的行为,忍不住问道:“阿爹,你要找什么?”

    陈道和说:“找玉。”

    陈小蝶好奇地问:“玉?什么玉,不是没有玉吗?”

    陈道和说:“不是陪葬的玉,而是祖师爷传下的玉。”

    陈小蝶和四叔同时吃了一惊,陈小蝶问:“祖师爷的什么玉?”

    陈道和说:“这个不说也罢,总之是祖师爷传下来的,等我出去再跟你说。”

    陈小蝶又问:“那这个人是谁?”

    陈道和不徐不缓地说:“这个人就是萧胜云。”

    陈道和说完,陈小蝶和四叔又是一惊。想不到这个人就是萧胜云,那么陈道和说来墓室找楚襄王的五块碎玉纯属子虚乌有。四叔想,也不能说真的子虚乌有,这陈道和的确是为了寻找玉而来,只见陈道和已经扒光了萧胜云尸首的衣服,可是仍然不见那块玉的踪影。

    陈道和说:“我此行最主要的还是为了找这块玉,这块玉是咱们生门派的信物,也是掌门的标志。师父临终前,只有萧胜云在场,故而把此玉传给了萧胜云。我如果在,哪有他的份儿。”说完,陈道和愤愤不平。

    陈道和没有在萧胜云身上找到玉,感觉很是失望。他对陈小蝶说:“咱们去了大殿的西侧,那里也是空空如也,不过是几匹石马和石俑而已。咱们只有一间屋子没有去,那间屋子我估计也是一个殉葬室,专门埋葬殉葬的人的。五年前我师兄萧胜云和潇湘派的几个人来到徐州,说是寻找楚襄王的古墓,那时候他们通过挖墓来销往海外,从而赚取钱财。只是想不到这些人后来都没有了踪影,原来是没有走出去。我猜想,萧胜云就是在这里落了难。”

    陈小蝶道:“那怎么不见其他人的尸首?”

    陈道和说:“古墓这么大,有没有其他人的尸首是看不到的。现在我们已经看不出萧胜云是怎么死的,但是能死在墓里,肯定不舒服。”

    陈小蝶一想也对,就问现在去哪里。陈道和看了一看萧胜云的尸首,说道:“我们去大殿后面的那个大墓室吧,只有那里还剩下一间主墓室我们没有进去。”

    四叔准备起身去跟踪二人,找到出口,但是四叔看到从墓室的通道闪出一个黑影。这个黑影如鬼魅一样飘出,爬在了陈道和身上。四叔看得真切,这黑影就是大黑。

    四叔拿起他的东西,待两人走得远一点的时候,赶快起身离开马车。

    按说这里是殉葬所,应该有很多冤魂才对,萧胜云就是死在了这里,那么为什么四叔进了这里,却没有遇到什么危险呢?爷爷跟我说,这是因为四叔把这些尸骨全部点着了,让这些尸骨的主人可以投胎,没有了怨气。

本站推荐:尸语者无声的证词第十一根手指我有一个长生系统神级药剂师罪恶无形电竞男神是女生:楚爷,求别撩!清道夫惊悚乐园从小李飞刀开始

盗墓家族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飘天文学只为原作者李成事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李成事并收藏盗墓家族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