飘天文学 > 盗墓家族 > 第十章 狼狈逃生

第十章 狼狈逃生

推荐阅读:神级药剂师全村人吃鸡的希望失序之章我不是熊猫人王者荣耀之宇宙新纪元竞水楼台先得樾绝地氪金罪恶的边缘网游之绝顶锋芒电竞男神是女生:楚爷,求别撩!

飘天文学 www.piaotian.org,最快更新盗墓家族最新章节!

    大黑突然被分尸,对他们二人打击很大。他们并不知道为什么大黑会被分尸,亦或者说大黑消失了一段时间,这段时间大黑去了哪里他们都不知道。楚王为什么会突然蹦起来?当初第一批盗墓者来的时候楚王没有诈尸,陈道和去开棺材的时候,楚王也没有诈尸,偏偏烧了那个红孩儿,楚王诈尸了。

    四叔和赵小蝶不明白为什么楚王会诈尸,但是已经来不及多想,楚王已经跳了过来。四叔想起当初进入这间墓室的时候,自己并没有注意到这个楚王的相貌,他只记得大黑正在和陈道和斗作一团。在四叔的观念里,死了两千年的人不是骨头,至少也很难再有肉留在身上,可是再看眼前这个楚王,面色和邻居刘二大爷没有什么区别。只不过楚王此时面色略显苍白,眼睛略显塌陷。

    四叔本想再用手中的铁棒会会眼前这个诈了尸的楚王,可是被赵小蝶一把拉出了墓室,向南面的大殿方向走去。南面是一个开阔的地方,可以自由地奔跑,躲避楚王。很快,原本赵小蝶拉着四叔变成四叔拉着赵小蝶,两个人尽最大的速度狂奔,但是无论去哪里都快不过脚下像长了推动器的楚王。但见楚王闪跳间三米有余,短距离攻击快过常人,四叔和赵小蝶转瞬间就被追上。

    就在沉重的跳跃声追到时,四叔立即回身,伸起铁棒砸向楚王。哪知道死了两千多年的楚王身体特别有劲,不仅顶翻了四叔,还震飞了钢管。眼前这根钢管和木棍,甚至和徒手都没有区别。

    四叔跌倒的瞬间,奶奶交给他的辟邪用的玉从脖颈中摔出,露在了衣服的外面。那楚王本想再去攻击四叔,可是看到了四叔的那块古玉,停了下来,转而向赵小蝶跳去。四叔见状,立即起身拉住赵小蝶,躲过了楚王的一次攻击。

    四叔拉着赵小蝶躲过了一次攻击,便向大殿右侧的墓室走去。大殿的右侧有个陷阱坑,四叔想,只有像制伏勺子一样,把楚王引向陷阱了。

    果然四叔二人去往东侧的墓室,楚王再次跟来。看着楚王跳动着他僵硬的身体,动作虽然缓慢,但是由于步幅较大,速度竟然也非常快。四叔把楚王引向墓室,站在陷阱坑的另一侧等着楚王跳来。那楚王跳跃的步幅远比勺子大,四叔计算错了距离,楚王并没有掉进墓室大坑,相反,还扑到了四叔身上。

    四叔被楚王压在身下,只感到一股恶臭逼来,让人呕吐不止。赵小蝶见状,从身上掏出一把匕首,对准楚王脖颈用力地划下一刀,那刀也非常锋利,竟然割出黑色的血来。楚王一阵疼痛,转起身来,一把抓住赵小蝶,扔到墙上,掉了下来。说来也巧,赵小蝶所滚落的位置刚好落在了陷阱坑处。只听轰隆一声,赵小蝶不见了。四叔哪能让赵小蝶一个人下去,跟着也跳下了陷阱坑。

    跳下陷阱坑后,四叔滚到了赵小蝶的旁边。赵小蝶看到四叔也下来了,心里非常感动。此时赵小蝶的手电已经摔坏,只有四叔的可以用了。赵小蝶取出电池,装在身上,以备后用。

    四叔想,跳下来和再上去是一样危险,反倒是下面相对安全得多。比较起来,勺子没有楚王那么凶猛。四叔看赵小蝶并没有受多大伤,只是两只胳膊蹭破了点皮,并无大碍。眼下两人手上并没有趁手的武器,如果勺子来了,四叔真的不知道该怎么办了。

    四叔想起刚才自己被楚王扑中的时候,赵小蝶用了一把刀割伤了楚王,就问她的刀呢。赵小蝶把刀递给四叔,四叔看了看,只见这刀锋凌厉,刀刃平展,当真是吹毛短发、无坚不摧的好刀。

    赵小蝶说,这把刀是父母把她送到乡下的时候留给她的。祖上做密探的时候,在西南一带游历,途经一个叫户撒的地方的时候,发现那里的人擅长制刀,所打造的刀具锋利无比。于是赵小蝶祖上选取了一块上好的铁块,打造出一把精致而又锋利的匕首,用作防身。这刀虽不能说削铁如泥,但也是割金断石。相传那里的户撒刀制作方法是明朝洪武年间,沐英西征时候途经阿昌族留下的。由于工艺特别,质量上乘,被誉为中国少数民族三大宝刀之一。

    四叔把刀还给赵小蝶,但是赵小蝶并不要,她说现在四叔更需要。四叔不愿意接受这刀,他想让赵小蝶留着防身。赵小蝶执意要四叔留着,说要四叔拿着那刀保护她,四叔这才收下,挂在腰带上。

    四叔想起赵小蝶送给自己一件贵重物品,而自己却没有什么值钱的东西给赵小蝶,心里很是自卑。这时候他想起刚才楚王要跳过来的时候,看到自己脖子上的一块玉,停了下来,转而攻向了赵小蝶,说不定这块玉真的有辟邪的作用。于是他把脖子上的玉取下来给了赵小蝶,说:“这块玉并不值钱,但也是我现在唯一能给的,你戴上。”

    赵小蝶并不愿意收,她虽然不知道这玉的来历和作用,但是她知道这块玉肯定是从家里传下来的,十分贵重。四叔执意让赵小蝶收下,并从身上拿出萧胜云那块玉给赵小蝶看,证明自己还有,赵小蝶才收下。

    此时赵小蝶并不知道四叔身上的另一块玉是萧胜云的,因为她想不可能萧胜云有一块,四叔恰巧也有一块。她只当是四叔家里流传下来的,男的执一块,女的执一块,做定情之用。

    四叔知道当前的威胁不在于那个楚王,而是勺子。只有找到了勺子,才能防止勺子偷袭。现在他们在明,勺子在暗,如果勺子发现了他们,那么危险随时会存在。

    此时赵小蝶已经知道勺子掉进了陷阱坑,两个人选择一处角落处站着,这样可以防止勺子背后偷袭。他们照了照前方,眼前并没有什么东西前来进攻。

    赵小蝶突然想起什么,问道:“你怎么知道这里有陷阱,你是不是来过这里?”

    四叔不能对赵小蝶撒谎,就点了头。赵小蝶说:“那么我和陈道和说的话你都听到了?”

    四叔又接着点了下头。赵小蝶说:“那时候你已经知道陈道和要害死你们,故意把你们带入死门。可那时你并不知道我和陈道和有仇,但当你听到我的叫声的时候还是来救我,是吗?”

    四叔又点了下头。赵小蝶突然眼泪忍不住地就掉了下来,低声说:“那个时候我不是为陈道和担心,我是看到大黑变成那副模样而想起你和他同行,是为你的安全担心才叫的!”

    四叔叹气道:“这陈道和为了寻找一块玉而进入墓室,竟然百般折腾。”

    赵小蝶说:“是啊,他出去算命,就是为了寻访懂得阴阳风水的人,陪他一起进入墓室,这样也能减少一些阻力。我是女的,帮不了他多少,他只好把你叫上。那天算命的时候,他看中了你,之后就去了你家。可是当天天没有亮,我们就走了,你知道那是为什么吗?”

    四叔自然不知道原因,就问为什么。赵小蝶说:“陈道和一进入你们家就认出你们家的风水格局不是一般的布局,虽然简单,但是却极其符合阴阳易学之道。那天晚上,为了验证他的想法,他半夜起来了一次,仔细观察了你们家的房子。”

    经这么一说,四叔想起,这陈道和半夜是起来过一次,当时他还以为是出去方便呢。赵小蝶接着说:“他看完了你们家的房子,我们就不辞而别了。之后陈道和还来找过你一次,那是怕你们家多疑,所以就说是回谢的。那天你还在徐州,知道你不在,陈道和就借口有事离开了。我们离开你们家后,陈道和听说两山口有人要动工建楼房,他知道那里有古墓,他想提前进入古墓,免得陪葬品被别人抢先。但是由于大黑和勺子日夜加班,陈道和一直没有机会进入墓室。那里的墓室周围也是山陵,唯一能挖盗洞的只有建筑工地的下面,所以陈道和一直在等大黑和勺子停工。大约四天,勺子和大黑终于累了,陈道和打算晚上进入墓室,可是那个墓室已经在白天被挖出来了。所以陈道和一直恨透了大黑和勺子。”

    四叔这才明白为什么陈道和知道大黑中了箭不及时救治会死亡而不告诉大黑了。原来是有这个原因。只听赵小蝶继续说道:“陈道和知道你是李乘风的后人,所以想拉你下水。他知道你懂的并不多,想让你在这里陪葬,这样就减少了你们李家的实力了。”四叔从来没有想到这个陈道和竟然这么阴险,他还以为是陈道和看中了自己胆子大,会用炸药的原因呢。

    赵小蝶说:“我不该让你下来,唉,是我害了你呀!”

    四叔心里此时也感慨万千,才知道自己太过年轻。不过四叔对赵小蝶说的话十分相信,因为陈道和的所作所为的确是和外表相反。而赵小蝶对四叔的关心也是发自内心的,四叔尤为肯定,毕竟陈小蝶身上那把防身用的刀还在自己的腰间。

    赵小蝶说:“恶人恶报,陈道和没有找到那块掌门玉,不还是死在了这个墓里了吗?”

    四叔问道:“你见过那块掌门玉吗?”

    赵小蝶说:“我哪里见过?连萧胜云我都只见过死尸。”

    四叔笑了笑,指着自己手上的这块玉说道:“你脖子上的那块是我们的传家玉,这块玉就是萧胜云身上的那块玉。”赵小蝶大惊,怎么也不会想到会有这种事。难道是和祖上都是密探有关,可是为什么自己没有呢?

    赵小蝶躺在四叔的肩上,两个人坐在一起,想终于可以休息一会儿了。他们都太累了,也太饿了,虽然盗墓之前是吃饱进来的,可是这样的精神和体力压力,真的让人难以承受。四叔和赵小蝶经过这次墓道,对盗墓再也没有了兴趣。可是世界哪有什么挽回的机会?那些贪婪的人,他们会用生命为他们的贪婪付出代价。比如勺子和大黑相继遇难,那个一心想做掌门的陈道和也是下落不明,都是最好的证明。

    时间慢慢流逝,他们并没有坐多久,甚至已经忘记了时间,他们太累了。赵小蝶说:“还好,勺子没有来,也不知道他到哪里去了。现在还是这里最安全。”赵小蝶说完,四叔并没有点头回应,赵小蝶自顾说:“要是这次出去,我立马就嫁给你,不让你继续打光棍了好吗?”赵小蝶以为四叔会立马高兴起来,可是四叔依然没有回应她。赵小蝶抬起头看了看四叔,她看见四叔正在抬着头看着墓室的上方。赵小蝶顺着四叔的视线看去,只见一个人横着飘荡在墓室上方,此人七孔流血,目光无神却是双眼睁得圆圆的看着二人。这人不是别人,正是先前变成僵尸撕咬四叔不成,掉进陷阱坑的勺子。

    死了的勺子并不知道怎么走出地下墓室,他只能在封闭的墓室里乱跳。这一看,让赵小蝶吓出一身冷汗,再也没有了睡意。要不是四叔捂住了赵小蝶的嘴,赵小蝶就叫出了声来。两人缓缓站起,四叔站在赵小蝶前面,手里已经握住了那柄匕首,等待勺子发起攻击。

    说实话,四叔心里很没有底,因为这把匕首虽然锋利,但是并不能对勺子造成大的伤害。现在两人还是必须逃出现在这个墓室,但是逃出去又能去哪里。时间已经不容他们多想,勺子的腿已经缓缓垂了下来,落在了地上,慢慢跳近四叔二人。

    四叔趁勺子没有扑过来的时候,拉着赵小蝶跑了出去。但是勺子速度太快,四叔二人还没有走出这个墓室,勺子已经扑到。勺子的利爪撕破了赵小蝶上衣的下摆。这时四叔他们已经穿过一间墓室到了另一间,因为墓室相连的门比较矮小,不足一米五,勺子没有跳过来。赵小蝶检查了下身体,还好没有伤到皮肉。

    这是一个非常值得庆幸的事,因为一旦伤到皮肉,在这个墓室会因为救治不及时而发作,成为下一个勺子。想起大黑不过是因为中了一支箭就变成现在的样子,赵小蝶还是很后怕。

    现在四叔和赵小蝶已经到了另一个墓室,本来以为这样可以靠矮门躲过勺子,但是四叔发现这三间相连的墓室是一个绝对标准的洞崖式的构造,墓室并不封闭,而是外面敞开的。四叔已经看到勺子正在绕过矮门,向自己扑来。这时候四叔就拉起赵小蝶,立即躲到矮门的另一面。勺子过不来,只得继续绕到外面重新进来。

    如此反复了几次,四叔和赵小蝶早已疲惫不堪。不过再看勺子,似乎也是累的厉害,越跳越慢。

    正当四叔自鸣得意结束了勺子奔腾不息的健身运动时,右侧的墓室上方突然发出轰隆一声响声,好像有什么东西从上面掉了下来。四叔并没有时间去看,却已经想到是怎么回事了。

    果然,四叔在从矮门穿梭的时候已经看到满面尘土、头发凌乱的楚王跳了过来。透过余光,四叔可以看到此时的楚王,面目上多了一些焦黄,已经不再是初诈尸时的苍白面色,而是多了些血色。此时四叔二人已经不能再这么来回在矮门之间穿梭了,因为现在的矮门只能应付一个僵尸,两个就不行了。四叔决定去往机关处,把通往上层的机关打开,把楚王关在地下墓室里。

    就当四叔跳往第三个门的时候,四叔看到勺子和楚王一起在外面跳了过来。但是勺子的速度明显慢于楚王,勺子在前,楚王在后,勺子挡住了楚王的路。四叔本以为勺子会就此牵扯住楚王的速度,自己可以及时开启机关。

    四叔的猜想是错误的,因为当勺子挡住了楚王时,楚王伸手便把勺子撕成了碎片,犹如撕了大黑那般。四叔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所见,只见楚王伸出利爪,对着勺子的两臂一阵撕拉,勺子便身形俱毁。四叔再也不敢停留,借着这个机会开启了机关,和陈小蝶一起出了墓室。

    出了地下墓室后,关闭机关已然不及,两个人就沿着去往上层墓室的路走去。两人狂奔的时候,清晰地听到身后“砰砰砰”的脚步声。

    这次再去哪里,四叔不知道了,因为能去的,他都去了。四叔想起大殿西侧似乎还有几个墓室没有去过,四叔一边跑一边问赵小蝶,是不是去大殿西侧,看看那里有没有躲避的地方。

    赵小蝶是去过大殿西侧,那里和东侧没有什么区别,多的只是几个盗墓者留下的尸体。西侧跟东侧一样,都有殉葬的墓室,那里一样有着怨气,危险也很大。二人上了阶梯,到了厕所所在的那个墓室。这间墓室毫无遮挡之物,根本拦不住楚王,于是二人不敢停留地向外跑去。

    四叔想起,现在只有一个地方没有去过,那就是楚王墓室后面。这个墓室是相通的,那么那里应该一样可以逃跑,那样跑的圈子大,楚王不容易追上。

    两人拿着手电向墓室北侧跑去,此时,手电的电力已经不足,光线已经泛黄,怕是支撑不了多久了。还好长期待在墓室,四叔和赵小蝶已经习惯了这里的光线。

    经过楚王的主墓室,向北是一条甬道,这条甬道直直地通往北墙。到达北墙后,北墙有一个向西的细小甬道,两侧为巨大的塞石。透过手电光,两人看到前方甬道的尽头是向南去的墓道。

    两人打算到达甬道尽头后再往南去,可是当他们走到一大半的时候,他们发现在墓道的墙壁上还有一个门,这门约一米八高,宽不过一米。考虑到南侧已经没有了出路,北侧或许可行,两人决定冒一次险,既然左右是死,兴许以前盗墓人挖的盗洞就在这边也说不定。

    走进往北的墓道,两人发现墙的北侧是别有洞天。这里虽然比不上南侧宏伟,但是却有着独立的墓室,这些墓室并不与其他墓室相通,而且房间也多了一些石头制的装饰物。

    这些墓室是做什么用的,四叔和赵小蝶都想不明白。这时候楚王的脚步声再次追来,已经越来越近了。

    四叔二人走到一个最大的墓室,赫然发现墓室里面有一副和楚王样式相仿的棺材。只是楚王的棺材上面雕的是龙,这上面雕的是凤。此时只能尽快寻找可以躲避楚王追杀的地方,对于这个棺材,两人是无暇多看了。

    两人寻访了第二间墓室,他们发现这间墓室多是一些衣装生活物品,且华丽无比,当真是衣着锦缎。看得出,这间墓室是更衣梳妆用的房间。两人无暇再去看剩余的墓室,因为这些墓室里存在盗洞的可能性极小,所有的墓室均为石质结构,普通的人根本不能挖到这里。

    这次两人直奔北去,四叔想,只有超出山体范围,才有可能会有盗洞的出现。果然两人往北走再次出现了一个墓道,这个墓道和南面的墓道结构一致,所用的石材均为石灰岩的灰白色巨石。两人边跑边细心地看着墓道两侧的石墙,期待着洞口的出现。

    当两人快要走到尽头的时候,果然发现一处洞口。此洞与自己进入墓室之前开辟的盗洞如出一辙,看来应该是萧胜云开的盗洞。陈道和与萧胜云是师兄弟,两人的手法自然一样。

    可是就当两人准备往上去的时候,四叔发现盗洞上面有块巨石已经将盗洞封得死死的。四叔不敢把这个绝望的发现告诉赵小蝶,但是赵小蝶已经在四叔的手电光下,看到了这块巨石。

本站推荐:尸语者无声的证词第十一根手指我有一个长生系统神级药剂师罪恶无形电竞男神是女生:楚爷,求别撩!清道夫惊悚乐园从小李飞刀开始

盗墓家族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飘天文学只为原作者李成事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李成事并收藏盗墓家族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