飘天文学 > 盗墓家族 > 第四章 深山里飘荡的影子

第四章 深山里飘荡的影子

推荐阅读:神级药剂师全村人吃鸡的希望失序之章我不是熊猫人王者荣耀之宇宙新纪元竞水楼台先得樾绝地氪金罪恶的边缘网游之绝顶锋芒电竞男神是女生:楚爷,求别撩!

飘天文学 www.piaotian.org,最快更新盗墓家族最新章节!

    由于这些天大家的睡眠质量还不错,行动的当天大家起得都很早。出发的前一天晚上,大家心里还都有点紧张。当地五点天亮,众人四点半就出发了,迫不及待地想进入山地。

    黎明时分,众人来到芙蓉山山脚,大家穿过螃蟹溪,离开了景区的悬棺墓葬群处。大家往北走去,步行约半个小时,前方右侧出现了一个岔路口。这个岔路口说是岔路口,实际只是山道旁出现了两座小山的鞍部,那里地势偏低,所以像岔路口。

    唐勇说道:“昨天我们在这个山道遇到很多人,说明这个山道有很多人行走,并不适合大家行动。如果被那个老和尚看到,我们就上不了山了。现在这里出现了一条岔路口,我们就从这里绕进去,那样行动就会掩人耳目了。”众人都跟着点头。

    于是唐勇打前锋,五叔殿后,众人背着背包向山内行进。这条路方向在东,进入山体鞍部,果然没有人走过。这些山路虽然很崎岖,但山体比较多石头,没有太多的青草。山上虽然长有松树,但是鞍部却是光秃秃的,所以行走起来并不困难。

    如此行走了约一个小时,众人丝毫不觉疲倦。此时太阳慢慢升起,群山高低起伏,被朝阳笼罩,绿荫映带山峦,远处带些雾霭,环绕着山尖,甚是美丽。邱涵问胡松杉道:“胡姐,你累不累?要是累,我来帮你背。”

    胡松杉道:“不累,没事,以前常做体能训练。”

    邱涵故作惊讶地说:“是吗?那么厉害!你可比你哥哥强多了,他都不敢来。”

    胡松杉笑道:“你这是骂我还是夸我?”

    邱涵说道:“当然是夸你,你看你哥哥做不到的,你做到了。”

    胡松杉道:“你都骂了我哥哥,我还不跟着被骂?”

    邱涵一时无语,本想搭话的,却想不到蹭了一鼻子灰。大熊看到这个场景,也笑了,说道:“怎么样,碰鼻子了吧?她这姐姐不好叫。”

    我听了也在一旁偷笑,心想邱涵怎么想起勾搭女生。正在这时,五叔叫住了大家,他说道:“这个山道怎么一直往下?咱们应该往北走,不能再往东去了。”众人一看,果然是这样。现在大家已经走出了鞍部,正在向刚才的山的东面的山脚走去。由于松树遮挡前方的视线,根本看不清山下的情形。看来这连起的两座山实际就是一座,只是形成了两个不同的山峰。大家走出鞍部的时候,因为没有通往北边的山路,所以一直在往东走。

    听五叔那么一说,大家立即改变方向,扶着树,沿着山坡向北走去。只是这山看上去也是斜的,山体像是呈东北走向,即便是沿着山腰走去,也要偏离方向,向东北方走去。

    五叔道:“这样子走不行,我们会距离目的地太远,耽误太多行程。”

    唐勇似乎也看出了问题,他说道:“没有办法,只能走一步算一步,咱们到前面再绕回去,大不了多走几里。既然选择绕行,多走几里路是难免的。”于是众人继续沿着山向东北方向走去。如此行走了一个小时,前方这个山终于到了尽头,我看看手表,已经八点了。众人欣喜无比,以为终于不用向东走了。

    众人加快速度,但是当到了山的尽头的时候,抬眼望去,哪有什么出路,下面竟然是一处大峡谷。这个峡谷呈东南——西北走向,和山的走向刚好呈“十”字交叉状,深约百米,根本无从翻越。看到这个,大家都相对欷歔,心想这段路是白走了。大熊道:“这不是白忙活了吗?人家说一夜回到解放前,我这是回到远古社会了。”

    我也没有想到这里会有这么大的一个峡谷。根据山谷的走向来看,刚才众人一直往下走,如果没有改走山腰的话,那么也会一样走到谷底。我问道:“要不要撤回去?大不了明天从正门进。”

    大熊道:“你小子怎么没有冒险精神,这汗也流了,怎么能回头?是吧,唐主任?”

    唐勇不置可否,说道:“既然从元代开始,这里就只封一个路口,说明进山的路只有一条。现在我们另寻路口,就必然要翻越无数个山丘,做好长征的心理准备。你们看山崖对面的那座山有条山道,咱们可以从那条山道向北去。”当下众人沿着山谷上悬崖向西南走去,意图从山脚寻找谷口。由于山体和斜谷是“十”字交叉式,那么西南方向距离此处越远的地方,峡谷就越浅。

    大熊一边走,一边抱怨当初走错了路,说道:“我说唐主任,你这领导路线方针不好,制定的政策和大政方针也没有经过民意测评,应该先召开群众听证会嘛。就算你不召开群众听证会,这出了问题,五叔作为二把手,发挥着监督职能,你也应该接受人家的监督,虚心接受人家的意见嘛。可是您老独揽大权,你看您吃亏了吧,要跑那么一段冤枉路。我们多跑一段不要紧,我是怕您一大把年纪扛不住。唉,唐主任你走慢点,我都腿麻了。”

    众人一阵哄笑,想不到这个大熊还挺逗。不过我笑不出来,毕竟四叔生死不明,我要找到四叔回去给四婶一个交代。想到这儿,我脸上一片愁云。

    胡松杉看大家都笑,唯独我阴云密布,似是七月里的阴雨天。胡松杉问道:“你看起来心里有什么事,是不是惦念谁了?”

    我点头,胡松杉笑道:“这都到了哪儿,你还想着别人!等我们行动结束,你不就可以回去见她了吗?”

    原来她以为我是想柳歌了,我摇了摇头。

    胡松杉继续说道:“想不到你还挺痴情的。”

    我也忍不住笑了,说道:“我是想我四叔的安全呢,你想什么呢。”

    胡松杉看上去很尴尬,说:“哦,四叔,四叔哦,呵呵,那就想吧。”

    众人沿着山崖向西南走了一个多小时,此时是距离目的地越来越远了,但是山崖却是越来越低,此时看上去谷深也只有十多米深了。

    山谷的形成是由一座山在地质的作用下形成的褶皱山形,或者两座相近的山受到挤压作用形成了的两道地表距离比较近的深沟。不过这个山谷看上去并不是这样,而是由两座近距离的独立的山形成了地理结构,所以这个山谷到了这里,变得和鞍部已经没有什么区别,只是比较开阔而已。

    大家寻找了一个能下脚的位置,依次向山下谷底走去。之后又登向另一座山,这样就可以沿着东南——西北走向往回走了。大熊继续说道:“人吧贵在坚持,你看咱们,遇到刚才那点困难哪能说退就退,你看我们不是过了吗?你们看远处的松树,郁郁葱葱,长在这山上多不容易。山上没有水,也没有营养,可是人家很顽强。唉,不对,那里怎么有人?嘘,大家趴下。”

    众人听得大熊如此那么说,都立即趴到地上。只听大熊笑道:“哈哈,上当了吧,哈哈唐主任,你反应的速度挺快的嘛。”

    唐勇知道被骗后,大怒,说道:“大熊,亏你也是茅山派的传人,怎么没有一点正形?”

    大熊一副委屈的模样,说道:“跟大伙开个玩笑,缓和一下气氛,怕太紧张了。唉,不对,你们看,真的有人。”

    唐勇横了大熊一眼,说道:“我怎么以前没有看出你小子喜欢骗人,咱们这是行动,不是过家家,你安静点行不?”

    邱涵也说道:“对,安静嘛。”

    唐勇也横了邱涵一眼,说道:“你的话也不少。”

    只见大熊一脸紧张地说:“真的有,还拿着枪呢。”

    唐勇一边骂大熊,一边转身,只见唐勇突然卧倒在地,命令大家趴下,可是当我趴下的时候,前方已经没有了任何人。

    过了一会儿,众人见前方没有任何动静,方才站起来。唐勇道:“各位迅速把枪上膛。”众人心里既紧张又兴奋,毕竟第一次用枪打仗,多少有点好奇。唐勇做前进手势,众人利用松树做掩体,小心低头往前走去。大约走了七十米,唐勇四处寻找,始终没有见到人影。唐勇道:“看来这些人是路过这里。”

    五叔问道:“看到他们长什么样子了吗?”

    唐勇道:“他们穿着平常的衣服,每个人背着一个包,手里拿着枪,具体什么枪看不清,但是肯定是冲锋枪。刚才他们距离我们八十米处,估计是急于赶路没有发现我们。大家没有山地战和丛林战的经验,以后要听我号令。”

    邱涵道:“不会是幽灵吧?”

    唐勇瞪了邱涵一眼:“大白天,哪有幽灵?恐怖片看多了吧!”当下众人沿着平缓的山坡向东北行去。此时,众人都是默不做声,生怕遇到什么危险。

    前方的树越来越茂密,变得不像是一般的山地,倒像是丛林。由于那里的山已经沙化,表面带有红土,山上不仅植有松树,还有很多的灌木和高树。当地的人叫这种山为“坡”,意思是可以种植的山。

    由于深草高达两米,众人一时看不清前方。眼下众人只好登上山顶,因为只有这样才能够看清地形,不至于迷路。正往上走去的时候,我看到背面的另一个山头有几人正在行走,这些人果然像唐勇描述的那样,背着包,带着枪。我叫大家往北看,众人立即转身向我所指方向看去,只见那几人在另一个山头一晃,又消失在了山里。

    山地过大,草木茂盛,容易藏身。很明显,这些人对这一带的地形很熟。唐勇说道:“这些人看来常来这个地方,我们才走一段路,人家就翻了一个山头,大家追上他们,我们就能走出这片山了。”

    于是众人收起枪,加快脚步。登上山顶,众人看到东北方向有一条山路,青草比较低浅,在下了山之后,可以直接登上对面的山。看来刚才的那伙人就是走的这条路了,别的地方不是草木太深就是山崖过陡。

    当下,众人按照计划往山北行去。如此一路行走了两个小时。此次行进,还算顺利,虽然还有些沟沟壑壑,但是总不至于需要绕道几公里。我看了看时间,已经过了一点。唐勇让大家吃点东西,稍作休息,下午继续赶路。

    众人吃完面包,喝了点水,躺在山的石头上。由于昨晚睡得不是很好,加上一个上午的登山,此时人困马乏。我看了看大家,人人气喘吁吁。现在本就是夏天,还要负重二十公斤,真的很像是在打野战一般。这里丛林深密,非常阴凉,比起家乡,这里的空气实在太好。由于平日大家都做过锻炼,这方面还能承受得住,不过令我比较惊奇的是,我们几个男的能承受得住也就罢了,那个胡松杉竟然也没事。说实话,胡松泽说自己没有倒斗经验,不能参与这次行动,现在我有点不信了。他总不能真的如邱涵说的,不如他妹妹吧。

    正当大家想小睡一下的时候,我感到脑后被一个硬物顶住。只听一人说道:“别动。”我睁开眼睛,只见十几个人拿着枪指着我们。这些人头发凌乱,胡须较长,浑身汗臭,个个凶神恶煞。其中有一个人,他左眼用布遮住,似是独眼龙。只听那个独眼龙说道:“你们是干什么的,为什么总是跟着我们?”

    众人心中惊慌,不知如何是好。不过唐勇经过大风大浪,只见他缓缓站起,说道:“几位大哥,我们是地质队的,来山里勘探地质。”

    只听那个独眼龙骂道:“什么地质队?刚才老子用望远镜,看见你们手里拿着85式来着。想骗老子,找死是不是?”

    唐勇没有想到这些人早就发现了自己的行踪,只听那独眼龙说道:“老子很早就发现了你们,要不是兄弟们拦着,早就要了你们的小命。可是你们这帮兔崽子,不知道好歹,竟然穷追不舍,都跟了两个小时了。”

    唐勇言道:“几位大哥都是做无本买卖的吧?”

    那独眼龙听到后,立即给了唐勇一个嘴巴,说道:“你才做无本买卖,老子有枪有炮,至于那么下贱吗?听着,不怕你们知道,老子是走私的,反正你们也活不长了。”

    众人心虚,难道这些人要把大家给杀了?这时胡松杉说道:“你们要走私,我们干的也不是什么地道活,大家都是同道,何必自相残杀?”

    那个独眼龙说道:“嘿,哪里来的小丫头,有你说话的份吗?我跟你说,我们这些兄弟可都几个月没有碰女人了,你要是活腻歪了,就接着说。”

    哪知道胡松杉笑道:“大家都是头顶着子弹过日子,不知道哪天就死了,也就是早死一天和晚死一天的事。实话告诉你,我们这都是去盗墓的,跟你们一样,都是掉脑袋的行当。栽在几位大哥手里,说心里话,我们憋屈。几位都是好汉,应该明白我说的道理。”

    胡松杉说完,那些人都点点头,其中一人说道:“大哥,这个小丫头说得对,咱们都是提着脑袋过日子。杀了这些人,会坏了我们名头。”

    独眼龙点头,道:“不错,不过你怎么证明你们是盗墓的?”

    胡松杉说道:“这个很简单,你们对这片地形那么熟悉,应该知道这里的情况吧,往西你们说那是什么地方?”

    独眼龙道:“那里非常危险,我们几次给人家送货,想穿过那里,都折了几个兄弟。”

    胡松杉道:“这就对了。那里有一个古墓,墓地被设置了无数的机关,那里埋有一个僰人王,藏有金银无数,自然也就危险。”

    这时候那帮人里面有一人道:“没错,我家就在附近。这里的确传说有个古墓,但是进去的人都没有出来过。”

    听这人一说,独眼龙似是相信了。他命众人把枪收起来,说道:“对不住,兄弟们,咱们都是吃江湖饭的,要是换做别人,老子早就一梭子下去了。我们几个刚刚从别处运来了一批‘货’,但是被查了,我们与人打了一个遭遇战,损失了几个弟兄,不得已才躲进山里。现在我们大伙已经没有了货,跟货主也没法交代,心里有气。刚才有对不住大家的地方,还希望大家多多体谅。”

    胡松杉言道:“没事,换做是我们,我们也会一样。你们谨慎,是干大事的主,将来一定可以发达的。”

    独眼龙说道:“让兄弟见笑了。我们大伙现在也无去路,出了山,怕是也要遭买主追杀。不如我们跟你们搭个伙,也去盗墓,到时候多少分我们一点就好。”

    我们你看看我,我看看你,如今不答应也不行,我们的家伙刚才全部被他们收缴了。

    胡松杉点头,说道:“那真是求之不得。众位都是丛林战的高手,有你们的帮助,那真是如虎添翼。不知道您怎么称呼?”

    独眼龙说道:“我叫飞彪,姓郭,大家都叫我彪哥。”

    然后飞彪指了指身旁的一个大胡子,说道:“这是我的兄弟,这里的二当家,外号猛虎。猛虎的本领高,死在他手下的人不计其数。我们损失的弟兄都是靠他杀死别人折抵回来的。”

    胡松杉对猛虎问了一声好,指了指唐勇,说道:“这是我们队长,叫唐勇。”

    独眼龙看了看唐勇,点了下头,显得很轻蔑。他说:“唐兄弟,刚才对不住了,哥们儿下手有点重,不过我怎么看你都像武警。”众人这才明白,为什么独眼龙只打唐勇,原来是因为这个原因。

    胡松杉笑道:“这不怪你,他以前也当过兵。”

    哪知道独眼龙飞彪笑道:“哈哈,怪不得,对不住了。多多原谅,纯属误会。”之后胡松杉一一向众人介绍。

    独眼龙飞彪言道:“妹子,你人不错,你就认我做哥得了,我还没有这么漂亮的妹子。我看这里的几个,除了唐兄弟和志新老弟,都是未婚小青年吧?他们谁要是欺负你,我揍他,哈哈。”

    胡松杉答应不是,不答应也不是。但是自古枪杆子里出政权,现在人家手上有枪,自然要委曲求全。只听胡松杉笑道:“那以后还要大哥多多关照了。”独眼龙飞彪又是一阵大笑。

    经过刚才的事后,大家身上都冒了一身冷汗。现在加上飞彪的十二个人,这支队伍有了十八个人,可以说是一只规模比较大的队伍了。

    飞彪道:“要想进入山腹内,我们还要再绕二十里路,虽然大家走了很远,但是这段路几乎是白走。我的建议是,咱们再行走一段路,到天黑之前,我们到达五里沟,第二天向西直走三公里,再翻过一座大山,就能进去了。”众人点头,纷纷表示赞成。

    飞彪将我们的行李还给我们之后,便由飞彪的一部分弟兄带队做前军,我们居中,后面还有他们几个人殿后。我知道,他们怕我们使诈,所以才有意安排的这个队形。

    到了下午五六点的时候,众人来到了五里沟。五里沟是一个地名,是飞彪给起的。他们第一次来到这里的时候,就看中了这里,这里有一块平地,周围没有树,刚好可以搭建帐篷,作为休息的场所。而五里沟的得名则取自一段五里长的河沟,这段河沟里的水异常清澈,又非常甘甜,所以飞彪他们如果需要经过这里,就必在此露营。

    我们到达五里沟的时候,也被这里的景色所迷倒,它不仅便于搭建帐篷,而且依山傍水。飞彪说,这一带的山,都非常古怪,晚上还闹鬼,尤其是山的西边,凶得很,在五里沟露营,晚上安全。

    众人听后都觉得有道理,也就不再反驳。支好帐篷后,飞彪对猛虎说道:“二弟,你带几个人打些山味回来,咱们都饿了。”猛虎点头,说完飞彪又安排几人去寻找柴火。看来这些人都是经常分工,安排起来,井井有条。

    我打了篝火,看了看五叔,五叔一脸平静。我问五叔:“你怎么也不说话?”

    五叔道:“大家安排都很好,我不需要说什么。这里最重要的是团结,希望我们这次能找到四哥。也不知道他究竟怎么样了,这里那么危险,也没有吃的,不知道他能不能活下来?四嫂还在家里等着我们呢。”

    我和五叔正聊着,猛虎他们已经回来了,只见几人抬着一只一百多斤的野猪向这边走来。飞彪道:“几位兄弟辛苦了,让这些新朋友看看我们的本领。兄弟们,把猪收拾了,晚上咱们吃烤猪肉。”

    人多力量大,一点都不假,这个野猪转瞬间便在湖岸边被收拾干净。然后众人又把野猪切剁成块,在泉水处清洗干净。一帮人在收拾猪肉,一帮人就在平地处架起四五处篝火,晚餐眼看就有了着落。

    夜幕降临,林子里飘出淡淡的烟幕。大家各自在自己的篝火处烤猪肉,我看到邱涵在一旁手忙脚乱,而自己也不知道如何下手。胡松杉似是看出了我俩的窘迫,主动帮我们摆放猪肉,告诉我们如何旋转,如何加作料。哪知道,烤到一半的时候,众人听到远处有嘶鸣般的号叫,声音越来越大,众人听后,不禁毛骨悚然,浑身起鸡皮疙瘩。

    大熊说道:“我说彪哥,你不是说半夜山那头才会闹起来吗?这怎么天刚黑,就要上正戏了?”

本站推荐:尸语者无声的证词第十一根手指我有一个长生系统神级药剂师罪恶无形电竞男神是女生:楚爷,求别撩!清道夫惊悚乐园从小李飞刀开始

盗墓家族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飘天文学只为原作者李成事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李成事并收藏盗墓家族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