飘天文学 > 盗墓家族 > 第九章 从棺材中醒来

第九章 从棺材中醒来

推荐阅读:神级药剂师全村人吃鸡的希望失序之章我不是熊猫人王者荣耀之宇宙新纪元竞水楼台先得樾绝地氪金罪恶的边缘网游之绝顶锋芒电竞男神是女生:楚爷,求别撩!

飘天文学 www.piaotian.org,最快更新盗墓家族最新章节!

    胡松杉边跑边说道:“怎么样,僰人王的老婆漂亮吗,美若天仙吧?”

    见胡松杉挖苦我,我心知她肯定是心中有气。当下我说道:“僰人王的老婆再漂亮也没有胡大美人漂亮,胡大美人美若明月,无人可比,乃是宝岛一枝花,谁见了谁夸。见一次,可治疗感冒发烧,见两次可治疗伤风和头痛。”

    胡松杉不气反笑了,说道:“讨厌,我怎么成了狗皮膏药了?”

    我也笑着说:“狗皮膏药哪有您好使,您笑一下,整个世界都开了花。”

    胡松杉被我说得哭笑不得,她说道:“你就贫吧,还以为你是好青年,哪知道和大熊一样。要不是我学的那声猫叫,只怕你就从了。”

    我恍然大悟,说道:“原来那猫叫是你学的。”

    胡松杉转身看了看身后,说:“是啊。我跟你说,我们的账以后再算,记住,你欠我一条命。”

    我听后,死皮赖脸地说:“什么我欠你一条命?你也不想想,要不是你,我可就真的走了桃花运了,僰人王夫人可是四川美女。呀!我还忘了问你了,你不是方便吗?我咋一转身,你就不见了?”

    胡松杉说道:“怕你这个色鬼偷看呗。”

    “其实吧,我蹲在你身后的时候,就听到了那个流氓声音。开始我也以为是大熊,但是当我看到那个大熊没有脚时,我就知道我们惹上麻烦了。当时,我悄悄绕到那个老怪物后面,等待时机,可是一直到你被他带走我都没有找到合适的机会。直到了奈何桥,我怕再不出手就麻烦了,才打出那几枪。”

    我又问道:“那你这次怎么逃出来的?”

    胡松杉想起刚才的情形,也提了一口凉气,说道:“刚才那些鬼怪把我关进了一个屋子,我看着那屋子像是厨房,估摸着是要把我炖了。后来我打开后窗,从窗户里钻出来,看到你那里灯火通明,就上去了。哎呀,这么一上去吧,就看到你正享受艳福呢,真不忍心打扰你。可是我看着那个女鬼指甲在你背上快要穿进肉里了,我才掷出那一刀。”此时我才明白为什么关键时候胡松杉都会跳出,原来中间还有这么多曲折。

    当下我们继续往山下走去,正当我们两个以为今晚可以渡过难关的时候,我听到山上又传来了狂笑声,这笑声阴森恐怖,让人不寒而栗。听到这笑声,我们二人拿出各自的匕首,退到山腰上一块大石头处。跟着我们在石头后看到在山上有个人影飞来,这人影高大,衣袍宽阔,面上栩栩如生,和刚才的那些老怪们完全不同。只见这人落在一块石头上,像是在寻找什么。我与胡松杉屏住呼吸,一言不发,生怕被那个人发现了。我心道,莫不是僰人王知道他老婆找小白脸,他找来了?

    这时,我看到那人用鼻子前后左右嗅了嗅,然后对着我们方向飞来,昏暗中,远远地就感到一阵阴风吹来,让人毛孔发颤。胡松杉拉着我的手喊道:“傻小子,还不快跑。”我这才意识到这个东西已经发现了我们。但是我们哪有这个老鬼快,我们刚走出几步,他便挡在了我们前面。

    由于这次距离这人比较近,相貌看得还算清楚。只见这人生得一副圆脸和圆鼻子,又有一对小眼睛和一脸大胡子,从相貌上看,的确不怎么样。再看他头上戴有一顶帽子,身上穿着黑色宽松长袍,帽子绘有金丝玉凤,长袍绘有龙虎,倒也是威风凛凛。

    这人死死地盯着我们,脸上却没有一丝杀气。我们不知道这人究竟意欲何为,但是我们知道,今天是难逃一劫了。可怜我们身上已经没有了任何可用的枪支武器,所带的匕首也显得如此短小无力。

    我和胡松杉站在大石旁,和这人对峙了近一分钟,见他一动不动,我对胡松杉说道:“你说这人真逗呵,大老远地飞过来,一句话都不说,这都不像是送客的。”

    胡松杉也笑道:“就是,咱们下次来的时候,也不能空手来不是。”

    我佯作镇定,对着那人说道:“大王,就不用远送了,我们走了,拜拜。”

    胡松杉见那人仍是一副山高云淡的表情,也附和道:“我们走了,您多保重。”

    说完,胡松杉和我一起慢慢往后退去,哪知道没走几步,我们就踩到了一块石头上,跟着重心丢失,人向后倒去。按说摔了这一跤,并不会有事,可是偏偏我们这一跤摔得晕了过去。我只记得身体突然向后仰了过去,而那人则一直盯着我们,一句话也不说。

    昏睡后的我并没有失去意识,但是我的意识已经不是在这西川的大山之上,而是处于一片浓雾中。有时候,我感觉自己是在家中,有时候是在和四叔一起盗墓,有时候也能梦见柳歌,但是最后却是牵着胡松杉的手。这一切都如梦幻一般,但是这一切就像是断链的胶片,连不到一处,甚至我都没有想过为什么会牵着胡松杉的手。

    和胡松杉倒地后,我本以为这一切都到此结束了,和那些进山的村民一样,生命进入了完结。但是意外的是,我醒来了。我很庆幸自己还能感受到这份意外,毕竟我很难解释昨夜发生的一切。醒来的时候,我感到自己躺在了一个窄小的地方,我伸手摸了摸四周,竟然是木头。由于我所在的地方一片黑暗,空间狭窄,呼吸很局促。我这才明白,原来自己躺在棺材里。

    过小的棺材让人难以呼吸,但是由于棺材大多存在缝隙,倒不至于闷死人。不过我要庆幸这里是悬棺,否则无论这个棺材闪出多大的缝隙,我都不能活命。

    小时候曾经听说一个故事。说某个村子里有个人生病了,突然暴毙了。但是由于天气炎热,家人怕尸体腐臭,就提前安排丧事,不到一周就埋掉了。那时候是夏天,好多人就去地里干活。这天,有个人去地里,途经那个坟地的时候听到坟地里不断有人喊救命,虽然声音不大,但是却非常清楚。这人以为是诈尸了,就吓跑回了村子。

    村里的老人听说这事,让人赶快把这坟地刨开,说一定是人没有死。可是等到大家赶到坟地,把坟挖开的时候,这棺材里的人已经身体发硬了。只见那人眼睛睁得浑圆,四周的棺木被指甲挖出了无数道挖痕,纵横交错。老人让死者的家人快把这尸体火化了,但是他们家人要为死者保留全尸,坚持不愿火化。结果这事过了七天,那坟地莫名其妙地被挖了,棺材盖斜插在坟坑旁,棺材里已经没有了人。之后那个村里就传出了死者家人全部暴死的消息。

    这时,我感到身旁有只手抓了过来,抱住了我,嘴里还发出均匀的呼吸声。我心说,坏了,这儿还有个诈尸的。我闻着这旁边的尸体竟然还有点香,心想,该不是被抓回去放在了僰人王老婆的棺材里了吧?我把那只手轻轻拿开,可是那手又伸了过来,把我抱得死死的。我一只手向上摸了摸上层的棺盖,好在棺盖盖得不是特别死。当下我抬起脚,用力地将棺盖踹飞,自己向棺材外跳了出去。

    跳出了棺材,视野瞬间开阔起来,连空气都格外地清新。“太好了,天亮了,看来这下不会再有那些鬼鬼神神的了。”我心里想着。

    我这才看到现在自己身处一悬崖绝壁之上,而我们所躺的棺材就是一处洞崖式的悬棺。由于洞口比较大,洞内比较敞亮。这时,我听到棺材里发出了一阵哈欠声,我吓了一跳,才想起棺材里还有个东西。当下我找了一个棍子,仗着胆子走了过去。走到棺材处,我用棍子捅了捅外面的棺材板,生怕跳出一个什么鬼来。哪知道就在这时,棺材里面的那个人坐了起来,我一看之下,顿觉魂飞魄散。这棺材里的人并不是什么僰人王夫人,竟然是胡松杉。

    胡松杉睡眼惺忪地揉着自己的眼睛,看我拿着一个棍子,十分疑惑地说道:“你这是干什么,是想捅死我?不对,肯定还是做梦!我继续睡觉,你自己去玩吧,这个地方太吓人了,我还是做个美梦比较好。”

    我大吃一惊,想不到胡松杉还以为自己在梦中。不过这样也好,这样她就不知道昨晚我们两个人睡过一个棺材。我丢掉棍子,长出一口气。哪知道这个时候,胡松杉再次坐直了身子,她望着我,说道:“我怎么觉得现在不像是梦里似的,咱们俩没有好吧?”

    我一头雾水,说道:“没有。”

    “噢,那就对了,现在不是做梦。”胡松杉迷迷糊糊地说道,“哎呀,我怎么睡在棺材里?”

    我说:“这个问题问得好,我和你怀有共同疑问,对此,我希望和你共同探讨。”

    胡松杉斜了我一眼,从棺材中出来。这时她似乎是想起什么,看了看周围,又向远处走了几步。我问道:“你找什么呢?”

    胡松杉看着我,过了几秒才说道:“你刚才睡的是哪里?”

    这时候我也不得不去找找棺材了,因为我不能说和她睡在一个棺材里,否则她能撕了我。我边找边说:“我……就睡在……这个……这个,不对,这个……”我找了半天竟然没有找到其余的棺材。

    只见胡松杉生气地看着我,说道:“只怕是这个吧?”说完,她指了指刚才我们刚才待过的棺材。

    我挠挠头,说道:“呵,原来你知道,呵。”

    胡松杉脸上顿时阴云密布,她说道:“李一水,你流氓,你人鬼通杀呀。”

    我面上一脸无辜,说道:“我醒来就这样子了,你还搂着我呢!我把你胳膊撸到一边去,你又搭了过来,我有什么办法?”

    只听胡松杉冷哼道:“只怕是你以为我是那老太婆才把我撸到一边的吧?”

    我说道:“咦,你怎么知道?”

    胡松杉生气地说:“你那点小九九,还用我说吗?”

    我心想,既然是躺在了一个棺材里,自己是男的,怎么也是人家吃亏,她想骂就骂吧,出口气就得了。否则让她憋着,早晚还得找我晦气。

    胡松杉说道:“李一水,你这人怎么这样,占了便宜都不敢吱一声,你说这事怎么办吧?”

    我点头哈腰,说道:“胡姐说咋办就咋办,我认栽了,呵,认栽。”

    哪知道,胡松杉更生气了,她瞪着我,说道:“什么,你认栽,你认什么栽?你的意思是你还倒霉了?”

    我心说,完蛋了,又说错话了。我立即又是道歉:“不是我认栽,是你倒霉,遇上了我这个大色狼。”说完,我双手抱着后脑,主动蹲在了墙壁下,像是犯了错的囚犯。

    听我那么说,胡松杉这才消了点气。这是我头一回见胡松杉发飙,原来淑女发起飙来也是不得了的。不过我也理解,毕竟这事轮着谁都不高兴。我说:“现在咱们怎么办?”

    胡松杉没好气地说:“你看着办吧!”

    我见她现在确实郁闷,当下说道:“咱们先下山吧,找个出口。”

    胡松杉说道:“随便。”

    既然胡松杉的大小姐脾气冒了上来,我只好自己去找出口。我先到洞崖口看了看地形,只见此处山高几百米,崖下深不见底,下面的情形全部被山上生出的枝头遮住了。不过由于这里地形较高,周围的山大多都比较低,倒是有一览众山小的感觉。

    我看了看远处,发现有一处极高的山崖,这山崖之前有一处深谷,因此看上去很是开阔,再看这山崖之后,有一排叠翠的山峦,真是好地势。我对胡松杉说道:“你来看前面那座山,那里位置绝佳,我估计那山是坐南朝北,只是现在是阴天,看不出来。但是那里山前有谷,山后有山,左右连绵,真是一处好地方。僰人不是讲究天人合一吗?位置越高,地位也就越高,你说那山会不会是僰人王灵柩所在?”

    听我那么说,胡松杉果然走了过来。女人就是这样,生气的时候,你和她讨论一个无关紧要的话题,她根本不理你,但是一旦提起正事,她们就会立马来了精神。不管这份精神是真还是假,但是此时胡松杉是走过来了。

    胡松杉看了看远处,问道:“哪里?”

    我指了指远处,这时就见胡松杉推了我一下,似是要将我推下山崖。若不是脚下一直踩着一块向崖内凸起的石头,一定会掉下去。我大怒,说道:“你干什么?想杀死我呀!”

    哪知道胡松杉坐倒在地,哭道:“你杀了我得了。”

    此时我再也忍不住,说道:“你到底要怎么样?盗墓本来就是男人干的活,你要来就要做好心理准备。”

    胡松杉接口道:“我是来倒斗的,又不是让你抱的。”

    我说道:“是你抱我,不是我抱你。大家都是晚上晕了,醒来才在这个棺材里的,你何必小题大做。要不是你半夜要去什么小便,哪有这么多事?”说完,我头也不回地走了。

    我看了看时间,上面显示是九点。但是因为表昨晚失灵了,也不知道准不准。

    眼下我只有自己去找洞口了,可是这个崖洞是封闭的,又是人工凿就的,根本没有出口。我找了约半个小时,都没有发现可以出去的地方。我想,这是个悬棺放置处,肯定不会像土葬那样在每个墓设置一个机关。其实这个悬崖就已经是最好的机关了,想进来难,想出去也一样很难。

    其实还有一个很好的出去的办法,那就是等到晚上,幽灵们重新出现,整座山的布置开始发生改变,那么就可以出去了。但是这也出现了很多问题,首先我们饿了很久了,昨晚吃的早就在夜里过河的时候吐出来了。其次,我们昨晚很有可能被放置到了床上,锁在了房间里,假如到了晚上,一样也出不去。还有就是,这些鬼怪们十分难对付。

    想到这儿,我到了崖壁边缘,确定胡松杉距离我比较远,我才伸头向外看去。这一看,让我惊喜无比,只见崖壁上有一根两根手指粗的木藤。我脱下衣服,将木藤揽了过来。说实话,我对木藤还是有抵触心理的,当初遇上吸血藤的时候,我身上的血被吸了一小半。每次看到绳子和蛇一样的东西,我都会很害怕。

    揽住了木藤后,下面是确定往上去还是往下走的问题了。往下去,应该是无尽的洞崖,但是却不能找到出口,而往上去,却能找到下山的地方。当下我穿上衣服,准备往上爬去。

    看到我要爬藤,胡松杉嘟着嘴走了过来,说道:“抱了人就想走啊,把我也得带走。”

    我心说,你终于说话了。但是我怕她先上去后,会脑子转不过来,割断木藤,到时候我就只能到僰人王那里签到了。

    我说我先上去,上去后再拉着她。哪知道这次她也不争了,她点头,说道:“说好了,你去哪里都得带着我。”

    我一怔,一时间没有明白什么意思,但是也点了点头,说道:“快点吧,我上去后,拉着你。”当下我把木藤的位置稍作调整,然后便攀岩上去了。

    由于以前跟着舅老爷做过比较多的体力训练,这攀墙的本领还是有的。洞崖与崖顶的距离约有十米,用不了多久我便爬到了崖顶。到了崖顶,随即向下看去,只见胡松杉已经爬了一半。我大惊,想不到胡松杉的攀爬本领这么好,只见她三五下便到了我的面前。看到我吃惊的表情,她说道:“喔,我以前练过一段时间徒手攀岩。”

    真是山外有山,人外有人呀!本来觉得自己有两下子了,可是现在连个女同志都比不上,真是感觉自卑,刚才那会儿建立的那股豪气,瞬间破裂得体无完肤。

    胡松杉说道:“一水,我们走吧,前面虽然陡点,但是慢点还是可以下去的。咱们去你说的那个山头。”我看了看胡松杉,只见她面上的愤怒之色竟然消失了,此刻看起来竟然像母亲般慈祥。当下我们二人小心翼翼下山,希望在天黑之前撤出这个鬼地方。

    由于这座山峰比较高,下山并不是易事。我们两个相互拉着手,扶着树,相互借着力量才下去。

    我说道:“也不知道唐勇、五叔、飞彪他们怎么样了。”

    胡松杉说道:“应该没事吧,咱们把那些东西的注意力都吸引了过来,他们应该就出不了事了。”

    我笑道:“这和我们出事没有什么关系吧。”

    如此,我们二人一路侃大山,一路下山,走了约一个多小时,终于到了山下。但是此刻我已经饥渴难耐,眼下最主要的任务还是找到一些吃的。于是我们一边走,一边注意路边有没有什么可以吃的东西。这山上蘑菇倒是挺多,但是多为红色或者黑色,让人一搭眼就知道这是毒蘑菇,上面就差写着“我有毒”三个字了。

    我实在走不动了,想停下来休息一下。我坐在石头上,向下来时候的山峰望去,却看到山上大小的崖洞里竟然摆满了棺材,几乎是每个洞一个。因为山体较大,山上的洞崖也多,胡松杉仔细数了一下,竟然有八十一处。

    想不到我们晕倒后竟然从第三处和第四处悬棺墓葬群之间跳到了第九处墓葬群。如果真的是按照个数的平方来摆设墓葬悬棺,那么此时我们应该距离僰人王墓很近。看来我们要比五叔他们先到了。

    快到山底的时候,我看到有一片果树,这树上生长着果子,只见果子浑身通红,就像红富士苹果一般。但是这树不高,仅有一米来高。看到这果子,我怎么都觉得它的味道应该很甜。

    我忍不住想去摘一个,但是却被胡松杉拦住了。她说道:“你忘了阿超了?”

    我顿时清醒很多,才想起他就是因为这个果子才中毒的。当下我只好继续忍着,说道:“咱们快点找点吃的,否则我就得把你吃了。”这话说完我就后悔了,因为我想起了一些惊悚的故事。

    哪知道这时候,胡松杉指着前方说道:“看,那里有人,会不会是唐勇他们?”

    我看了看,只见山下有三人,他们一个穿着黄色的衣服,两个穿着灰色的衣服。我说道:“不像,他们不是穿的这种衣服。不过大白天,谁会到这里来?”

    当下我们两个也不管下面是谁,便跑下山去。我们打定主意,是人就要吃的,是鬼就要喝的。当我们走近一点的时候,胡松杉道:“咦,一水,你看那个人是不是咱们前天进山时候见到的那个老和尚呀?”

    我停下来,仔细看了看前面的那三人,果然如胡松杉所说,可不就是那三个和尚嘛!我还记得那个老和尚不让我们进山,说山里有什么僰人墓葬,十分危险。他倒好,不让我们进来,他们自己进来了。

    如果是平时,我们两个肯定会跟着他们一段时间,看他们的真正意图是什么,但是现在却没有了时间。我和胡松杉很快便冲下山去,那三个和尚见到我们,显然也很吃惊,尤其是那两个小和尚,吓得后退了一步。我说道:“老师父,你不是说这里不能来吗,你怎么私自闯进来了?”

    那老和尚说道:“施主,这山中妖魔甚多,我师徒三人就是为降妖除魔而来。”

    我听老和尚说得有鼻子有眼,说道:“这几天山里的妖魔颇多,我们两个也是降妖除魔而来。可是妖魔被我们赶走了,我们肚子却饿着呢!法师可带有什么吃的?我们两个很久没有吃饭了。”老和尚点头,立即让小和尚递了几个馒头给我们,还给了一壶水。小和尚递水给我们时,脸上显得很恐惧。

    我问道:“老师父,我也觉得这山里妖气很重,你们这是去何处降妖?”

    只听老和尚说道:“前面有座山,叫做摘星峰,那里据说山高路险,是这一带最高的山。山下有一谷,深千丈,是极阴之地,最难通过。咱们现在要绕过山谷,进入山上,待我作法,保境安民。”

    我见这老和尚一副仙风道骨,也不知道他说的是真的还是假的。但是想着这大山每逢夜里便鬼神作怪,心中就觉得这人有些本事。既然能到这里,这三人说不准还真是来降妖除魔的。

    由于我和胡松杉还吃着东西,走得很慢,他们三个和尚走在前面,我们走在后面。我看我和胡松杉与三个和尚的距离越来越远,便想加快脚步,但是却被胡松杉拦下了。我低声问:“怎么了?”

    只听胡松杉指着前面的两个小和尚,小声说道:“你还记得咱们在钟乳石洞看到的那个灰影吗?”这时我才想起,山洞里出现了几次灰影子可不就是这样的衣服嘛,怪不得那个小和尚见到我们这么害怕呢!

    现在的问题是,这三个和尚究竟是人还是鬼?为什么白天出现在这里,昨天又为什么把我们引向山洞深处,害得我们差点被乌鸦咬死?我问胡松杉:“那咱们还要不要跟?”

    胡松杉说道:“当然要跟,不跟怎么知道他们是干吗的?放心,这些人不是鬼,咱们把人家的馒头吃了,到现在都没事,肯定不是鬼啦。”她说完,便跟了上去。

本站推荐:尸语者无声的证词第十一根手指我有一个长生系统神级药剂师罪恶无形电竞男神是女生:楚爷,求别撩!清道夫惊悚乐园从小李飞刀开始

盗墓家族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飘天文学只为原作者李成事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李成事并收藏盗墓家族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