飘天文学 > 盗墓家族 > 第十八章 僰王升仙图

第十八章 僰王升仙图

推荐阅读:神级药剂师全村人吃鸡的希望失序之章我不是熊猫人王者荣耀之宇宙新纪元竞水楼台先得樾绝地氪金罪恶的边缘网游之绝顶锋芒电竞男神是女生:楚爷,求别撩!

飘天文学 www.piaotian.org,最快更新盗墓家族最新章节!

    有了枪,心里立即踏实不少,我当先拿枪对着迎面而来的一个老怪。由于压抑太久,心里早就想一泄心恨,当下狂扫而去。那老怪受了我的狂扫,也是嗷嗷大叫,不断后退。但是这枪中的子弹并不多,没有几下就打光了。那老怪见我没有了子弹,立即将我提起,扔向人群,我顿觉背上一阵酸痛。

    斗爷见我被扔过来,喊道:“怎么,没有子弹了?子弹全部在包里呢!我给你掩护,你接着打,打死他。”由于我枪法不好,害怕打到自己人,当下说:“斗爷,还是我掩护你吧,我枪法不好。”

    斗爷似也是很提气,说了一声好,便左手接枪,右手传火棍。我拿过他的火棍后,不停地向外挥舞,挡住了老怪凶猛的攻势,而斗爷则在我的身后匆忙寻找子弹。虽然老怪不害怕这火棍,可是一旦烧到他们,还是会造成一定的损害的。正当斗爷子弹装到一半时,右侧又出来一个老怪挡住了我们,一时间,我们出现了两难的局面。

    关键时刻,但见蒋乾坤一枪刺出,刺中了老怪的脚掌,将其挑到墙脚,跟着又是一枪,将另一老怪逼退两步。有了这个空隙,斗爷便有机会装枪了,且看斗爷手法利落,动作娴熟,只听得啪啪啪声不绝于耳。我挥动火棍,给斗爷做掩护,没有十秒,就听砰砰砰的声音从后传来,跟着我就看到眼前的老怪额头出现了几个大洞。老怪中枪后,自然前进不得,斗爷继续打去,那老怪的脑袋很快就被打了个稀烂。

    看到这个景象,我也觉得这个老怪的表情有些恐怖。可是斗爷的三十发子弹又打完了,老怪口中传来不断的嘶吼,他的眼睛已经瞎了。不过这些鬼怪也不是完全凭借眼睛,有时候鼻子或耳朵都可以识别哪里有人。这老怪伤了后,失了方向,随即向蒋乾坤走去。蒋乾坤看到后,一枪从其胸膛刺穿,扔向了墙角。这一扔,也是力大无穷,直把老怪摔得半天站不起来,显然这个老怪的力量是大为削弱。

    斗爷很快又装好了一梭子子弹。这次吸取经验和教训,斗爷只打对方的头部,尽量瞄向他们的眼睛和鼻子。如此以来,他们的工作就像是跑流水线,斗爷负责打,蒋乾坤负责挑,他们一打一挑,很快就清除了三个老怪。眼前只剩下一个老怪了,这个老怪还在和陈道和如痴如醉地打着,斗爷见这形势,一时间也无法开枪。

    正当众人以为要大获全胜的时候,僰人王夫人带着一声嘶鸣飞了过来。只见僰人王夫人面色苍老,头发花白,嘴角带血,落在了蒋乾坤的身后。蒋乾坤尚未来得及提枪,手中的长枪便被僰人王夫人的舌头卷去,跟着甩到了洞顶。由于洞顶石头的强大磁力,这铁棍竟然没有掉下来。

    僰人王夫人拖着蒋乾坤便向外飞去,直至消失在了洞外的夜色中。众人吓了一跳,心想,不会是扔到了洞外的山崖了吧?看到这儿,陈道和更加卖力了,火把步步逼近,不让这老怪得手。哪知道僰人王夫人出去尚没有一分钟,又回来了,手中也没有了蒋乾坤。众人大骇,心道,怕是真的把蒋乾坤扔下去了。

    斗爷见到僰人王夫人,当即开枪。那僰人王夫人也不怕枪支的火力,伸手便来夺,斗爷知道这长臂的厉害,哪能任由她夺,当即躲到了火盆后面。僰人王夫人见夺不到斗爷的枪,便把最活跃的陈道和抓了去,陈道和在咿咿呀呀声中被僰人王夫人抓向了洞外。

    和陈道和打斗的那个老怪此时没有了目标,看见斗爷,却是兴奋无比。只见他飞奔而来,两只白毛手直取斗爷脖颈。斗爷也不是吃素的主,只见他不慌不忙地把冲锋对准了老怪,一梭子下去后,老怪的头颅也是血肉模糊,眼睛看不到东西,只得在原地打转。我心道,手里没有了家伙,等会儿僰人王夫人还得来怎么办?于是我想起还有另外一把冲锋枪,当下赶紧找去。

    斗爷打了那个老怪后,也知道那个僰人王夫人还会再来,于是他也趁着时间把弹匣装满了。

    我四下寻找,把几个棺材下都找遍了还没有找到。这时候,胡松杉问我找什么,我说找枪。她摸了摸自己的屁股,说道:“在这里,我说什么那么难受,才发现是枪。”胡松杉说完,僰人王夫人再次飞进了进来。经过我的总结,这僰人王夫人是见谁动静大就抓谁。我见僰人王夫人进来,我本能地抱住了胡松杉,而这时候的斗爷不停地往自己口袋里装子弹,僰人王夫人见了,哪能容他,立即就把他提了出去。

    也不知道僰人王夫人会把这些人提到哪里,但是很明显,如果不是被送到山下的崖谷,肯定就是一处危险的地方,当下我也把弹匣拆下装起子弹。等我把子弹装满,才发现包裹里的子弹已经不多了。我把剩余的十几颗子弹也装在身上,心想一定要省着点用,不然这些子弹肯定不够用。为了防止枪掉在地上,我特意把枪挂在了肩上,这样即便被僰人王夫人抓了,也不会丢了家伙。我现在还记得斗爷说过,枪在人在,枪丢人亡。看到包里还有些其他东西,趁这时间也都装在身上,只恨自己的口袋太小。

    当下我抱住胡松杉,心想无论去哪里都必须带上她。胡松杉说道:“你最初就知道他们中了邪,所以你才跟进来是吗?”

    我点头,说道:“大家同生共死,哪能由着他们送死。”

    胡松杉点头,说道:“还算讲点情义。”

    胡松杉还没有说完,僰人王夫人已经从外面飘了进来。看到我们两个人,她似是犹豫了一下,当下就见她笑了一下,向我们飞了过来。我本来还想用枪打几枪,哪知道浑身突然动不起来了。我心说坏了,却也被僰人王夫人提了出去。

    这向外飞去后,最怕的就是她突然松手,可是看着她飞去的方向,竟然是山上。我心里一美,心想,难道是送向山崖顶上,让我们这些失败的倒斗者回家再练练手艺?不过,这都是不成熟的想法。

    正当向上飞去的时候,我看到前方有个比较窄小的洞口。洞口的上方有块凸起的岩石,岩石两侧到处是矮树的树枝,由于矮树丛生,看不到矮树下的情况。那僰人王夫人就把我们带进了洞里,由于洞内比较黑暗,也看不到洞内的情况。进了洞内约有一分钟的样子,就听有一石门轰隆隆地开了,接着僰人王夫人便把我们扔进了石洞,自行离开了。

    被扔进了石洞,我从裤子口袋里拿出了一把手电,只见这洞高约六米,长约五米,宽约四米,墙壁上带许多画像。洞内有一个高约一米的几案,上面放有香和几个盘子,盘子里装有干瘪得像石块一样的水果和甜点,也不见有蒋乾坤等人。

    胡松杉奇怪道:“咦,你哪里来的手电?”

    我笑道:“你忘了那是斗爷的包裹,那里面可是一应俱全的。”

    “那你刚才怎么不拿出来?”

    “你傻呀,拿出来就被女尸没收了。”

    胡松杉恍然大悟,说道:“那你怎么不带些吃的?”

    我也装作恍然大悟的样子,说道:“哎呀,看我多笨。”

    胡松杉说道:“真是笨死了。”

    这时我像是忘记了什么事似的,拍了一下自己的后脑,说道:“哎呀,坏了。”

    胡松杉问道:“怎么了?”

    “我骗了你。”我回答说。

    胡松杉立即换作生气的表情,说道:“嗯?什么骗我了,快说。”

    这时我从另一个口袋拿出了两块面包,说道:“我带了吃的。”

    胡松杉又换作一副笑容,说道:“真没有正形,这都不知道是哪儿呢还开玩笑。”

    我一本正经地说道:“死亦何惧?”

    胡松杉继续笑道:“还以为自己是民族英雄呢!快点看咱们在哪里,想办法出去才对。”

    听胡松杉如此一说,我才想起这是一个封闭的墓室,看这墙上的壁画,也不知道究竟是什么。

    我把面包给了胡松杉一块,吃了起来。我的手电光从几案左面的墙开始照起,只见这墙上画的似是一幅地图。这图与我们一直常见的地图不同,平常的图都是上北下南,左西右东,而这幅图却是上南下北,左东右西,看上去,好不别扭。不过僰人生活在山中,对方向不是那么敏感,所以绘图也就不像中原那么规矩。

    图上所描绘的是北斗七星图,向上看去是芙蓉山,根据地图指明的方向,这是在南。由山而向北而去的就是勺子口了。在勺子口处有一处标记,向里走转弯处,又有一处标记。如此一直到勺子柄处,刚好七处标记。沿着勺子继续向里走,直趋向内又有两处标记。在标记的西端有着一个宫殿模样的标记,这应该就是我们所在的山了。

    这图上没有标有比例,却写着“僰王升仙图”字样。看到这儿,我想这一定是进入山的路径了。胡松杉看了这图,却说道:“也不知道陈道和他们是怎么进来的,竟然两个小时就到了山下。”

    听胡松杉一说,我便仔细看这图。却见图上左侧绘有几个山谷,应该就是我们进山时候所见到的山谷了。再看这图的中间处,也有几处连接不上的山谷。不过要从芙蓉山西侧翻过两个山头才能进来。如果从那里走,两个小时走上这三十里路有些夸张,但是三个小时肯定没有问题。

    我扶着胡松杉向南边的墙壁走去,只见南边的墙壁多绘有山和花鸟,远处是一座山悬浮在云雾里,像是描绘一个仙境。这幅图如果放在今天肯定是一幅不错的作品,但是我看着却有说不出地害怕。假如这个时候,里面有人伸手把我们拉了进去,那不知道会是什么样子。

    当下我们又向右侧的墙壁走去。右边的墙壁画的是九层塔图,这九层塔勾勒的是这座山的一层到九层的不同景象。图上用汉字标记着从一到九各层的名称,依次为:奴、商、猎、工、农、兵、帅、夫、王,和最初猜想的大致相同。这图中描绘的人多为凶悍的模样,人还带着尾巴,在山上行走。

    胡松杉好奇地说道:“这人干吗还带着尾巴?把自己描述成妖怪一样。”

    我说道:“这是民族的图腾和崇拜。他们崇拜什么,就把自己画成什么。你看中国古代的人也不都是把仙人说成什么长着尾巴或者长着四只手臂、四只眼睛吗?其实他们并不是想把他们描述成妖怪,只是想告诉后人,他们的本领很大。”

    胡松杉摇摇头,表示不理解。看完这些,我们又向正中间看去,只见这画上画着一人,只见这人面色红润,身着黑色的袍子,向上去威武无比。胡松杉看到这幅画,表情非常地吃惊,说道:“呀,这不是那个把我们捉进棺材的人吗,难道他就是僰王?”

    我说:“很有可能,他总不可能把别人的画像挂在这儿吧,又不是他老爹死了。”

    胡松杉斜了我一眼,说道:“没个正形。你看这个僰王就像是腾云驾雾一样,好有生气,怪不得自诩要升仙得道,看这情形,倒像是真的升了仙一般。”

    胡松杉说僰王升仙是做大梦也不无道理,可是古代的哪个皇帝不想永享富贵。古人相信生死轮回,这些这辈子当了皇帝的人,害怕死后进了地狱,亦或者下辈子轮回当了乞丐,所以他们希望自己死后能够升仙或者长生不老。从秦王嬴政开始有好多人都相信炼丹采药可以延年益寿。少数民族的僰王意图求仙访道是可以理解的,如果这个僰王所在的时间真的是北宋,那么那个时候,国家动乱,西南一带朝廷难以顾及,僰人国完全可以建立一个强大的奴隶制国家。而在他们国力强盛的时候,修建一个这样规模的悬棺宫殿是有可能的。

    看到这里,我们两人的面包也吃完了,由于长时间没有吃东西,我嘴里还打了一个嗝。

    胡松杉看我打嗝,笑道:“吃了一块面包就打嗝呀!”

    我说道:“这是对水的极度渴求。”

    胡松杉叹了一口气,说道:“还是想办法离开这里吧,不然不被饿死也会渴死。”

    我想也是,据说人可以饿七天才会死,但是要是没有水了,三天就会死。人的体内七成是水分,所以一旦缺水,身体就会没有力气。小时候钓鱼的时候,总是忘记带水,所以钓到一半就会特别口渴。可是回到家后,一旦喝了水,整个人就像是充满了电一样。

    既然有开启的门,那么也必然会有出去的路。可是僰人王夫人既然能放心地把我们扔在这里,难道还会让我们在里面自由地找机关?

    想到这儿,我不由得没有了精神。胡松杉看我一脸的不开心,问怎么了,我把自己的想法说了出来。

    哪知道胡松杉说道:“不试试怎么行,困兽犹斗,何况人乎?”

    我心想有道理,当下便开始寻找出去的机关。刚才的门是在几案的左侧提起的,待女尸把我们放进来,门又落下了,说明左侧有一个门。

    我向左门靠近,拿着星宿刀向石墙上敲去。奇怪的是,这石头没有磁性,匕首没有被石墙黏附,这里倒像是后来建的墓室。我想了一想,说道:“你看我用这刀挖出一个洞怎么样?”

    胡松杉大吃一惊,说道:“怎么可能,你那刀再锋利,也不至于能挖穿这墙吧?”

    我笑道:“有什么不可能?与其困死,还不如发扬愚公移山的精神。”当下我把手电交给胡松杉,然后开始挖了起来。不过别说,这刀还真的很锋利,挖墙真是一把好手。虽然不说削铁如泥,但是挖上两个小时,还是可以搞出一个洞的。

    正当我干得热火朝天的时候,胡松杉的手电光突然照向了一旁。我回过头,说道:“你干吗呢?”

    胡松杉却照向了那个装着香灰的坛子,说道:“一水,来,你看这个坛子。”

    我心道,这个破坛子有什么好看的,说道:“你是不是想把坛子带回老家拍卖?行,走的时候,我帮你带着。”说完继续开挖起来。

    哪知道胡松杉却说:“你看这个僰王的手指!”

    胡松杉如此说,莫非有什么新发现?当下我走到几案旁,果见僰王的手指指着香灰坛。我说道:“不是吧,这个几案上的香灰坛会是机关?它跟后面的墙压根就不连接呀!”

    胡松杉气道:“你就懒吧,让你动你就动,快点呀。”

    我看到胡松杉生气,心想老佛爷得罪不起。我刚要伸手去碰坛子,却被胡松杉拦住了。她捡起地上的装面包的纸,说道:“用纸包着吧,安全一点。”

    我接过胡松杉的面报纸,包在这坛子的耳朵上,向左拧去。这拧动之后,跟着果然传来了咔嚓声。可是细听之下才发现这声音竟然是来自几案下面。胡松杉欢喜道:“我没有说错吧?我说有机关。”

    看到胡松杉欢喜的样子,我非常郁闷,当下说道:“这个坛子怎么跟地面连上的呢?唉,我先进去,我看到里面没事,你再进去。”

    胡松杉听我如此说,点了下头,说道:“你要小心。”

    我拿起手电开始向里爬去,只见里面是一个六米见方的墓室。这里有很多的浮雕,均为佛像。这些佛像里的面孔均是凶神恶煞,手里拿着刀叉,像是野人一般。里面还有很多的动物,比如狼和老虎之类,也有的是人头蛇身,也有的是人头狼身,让人看了不觉间浑身起鸡皮疙瘩。

    看到没有什么事,胡松杉也钻了进来。胡松杉看到这些浮雕,也是非常害怕,她说道:“这里面的浮雕怎么那么邪门?”

    我回答道:“是啊,我也想不到,刚进来的时候吓坏了。我没有想到这些少数民族也会信佛,这里竟然还雕着佛像。”

    “是挺诡异,那边还是道呢,这边就是佛了,怎么都混到一家了?”

    “这有什么稀奇,李白就是道家和佛家都信,我就是觉得这个浮雕有点怪,你看这里竟然有五头六臂的佛像。”说完我把手电照向那个有着五头六臂的佛像。

    胡松杉看了也觉得很恐惧,她说道:“真让人起鸡皮疙瘩!不过,咱们要先想办法离开这里。”

    我点头,当下向四周看去,可是这里似乎还不如刚才那个墓室。这里四周都是封闭的,地面铺的是砖头,没有可以出去的地方。当下拿着刀子向墙壁敲去,只觉得这墙壁都是实心,不像是有机关。我说道:“咱们还是回到那个墓室去挖墙吧。”

    胡松杉却说道:“可能回不了了。”

    我回头向胡松杉看去,只见她正在盯着那五头六臂的佛像。顺着她的目光,我也看去,只见墙上的佛像的五个头中间的那一个眨了眨眼睛。我心说不好,跟着就见那五头六臂的佛像发出暗光,墓室里慢慢亮了起来。我拉着胡松杉就向洞口跑,想回到隔壁的墓室。可是刚到洞口,我们两个就像是被大手拉住了一样,走一步退两步。

    我们俩慢慢地被拉回到原来的位置,墓室里已经大亮,手电的光几乎起不到作用。为了节省电源,我关上了手电,然后用力地转过身子,就见这五个佛头个个脸上都面色诡异地笑着。我用力挣扎,哪知道那力量随之也就加大,直至我动弹不得分毫。无奈之下,我只好认命,放弃了抵抗。哪知道我这么不用力,身子又能动了。

    我把手电交给胡松杉,握好挂在脖子上的冲锋,瞄准了面前的这个浮雕。只是这个浮雕也并没有把我们怎么样,而我竟然看到眼前出现了一个奇异景象,浮雕显现出了许多草地、蝴蝶、漂亮的楼阁,还有轻舞撩纱,也有云海山峡。这些景色各出现在这浮雕的一只手里,看上去美丽无比。接着这些佛像的手慢慢消失了,看不到了,只能看到这些山湖景色。最后,这些云海仙山和空中楼阁慢慢连在了一起,形成了天堂一般的胜景仙境。

    这仙境形成后,慢慢远去,跟着眼前出现了一条小径,这小径歪歪斜斜,直出现在我面前。我看着这景色,忍不住想进去。也不知道是不是处于我的本意,就见我的身体不由自主地向前走去。我觉得自己距离这小径越来越近,可以看到仙山和云雾。

    这时候我的手表突然加速地转了起来,我的匕首也突然沉重了,而我像是被慢慢向后拉回了那个世界一样。小径慢慢变远,跟着那些景色变近了,然后慢慢模糊,各个景色相互隔离,再次又出现了那些手,接着又是浮雕的五个头颅,最后,这些幻境彻底消失了。

    我这才知道自己这是中了幻象,怪不得说这里可以寻仙,原来是这么寻的,也不知道刘玄找到了没有。回到了现实,我觉得自己身体有点飘,头有点晕。模糊中,我看到身上有伤的胡松杉缓缓地向浮雕走去,只见她一只脚已经踏进了浮雕的墙里。

    我立即冲上去,希望把她拉出来。但是我用力拉她的胳膊,她的脚却被佛像里的六只手拉着。那些佛像的五个头,仍旧是各自带着不同的笑容。中间的一个是正脸,两外的四个,两个向右,两个向左,让人觉得心里缺点什么。

    由于这诡异的现象的出现,我心里没有了底,但是不管怎样,胡松杉救过我的命,我都不能让她被拉进去。当下我用脚抵住墙根,拔出匕首,跟着用手在我的手心划了一下,血流在了匕首上,匕首发出隐隐的亮光。接着我拉住胡松杉的小腿,拿刀向胡松杉的小腿旁的浮雕刺去。

    这刀下去后,我就听到墓室里发出了哀号声。我看这刀挺奏效,就用刀子在胡松杉小腿的墙上画了一个圈,果然,胡松杉的小腿被我拔了出来。

本站推荐:尸语者无声的证词第十一根手指我有一个长生系统神级药剂师罪恶无形电竞男神是女生:楚爷,求别撩!清道夫惊悚乐园从小李飞刀开始

盗墓家族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飘天文学只为原作者李成事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李成事并收藏盗墓家族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