飘天文学 > 盗墓家族 > 第十九章 危险的墓室

第十九章 危险的墓室

推荐阅读:神级药剂师全村人吃鸡的希望失序之章我不是熊猫人王者荣耀之宇宙新纪元竞水楼台先得樾绝地氪金罪恶的边缘网游之绝顶锋芒电竞男神是女生:楚爷,求别撩!

飘天文学 www.piaotian.org,最快更新盗墓家族最新章节!

    来到这山里,一开始就知道危险丛生,却是没有想到会是这么危险。被女尸带到这里,也不知道是何缘故,但是既来之,则安之,适应环境才是最主要的。我和胡松杉各自吃了一块面包后,却发现了另一个洞口,哪知道进去后却被幻象所迷,差点要了我们的命。

    当我把胡松杉从那五头六臂的浮雕中拉出来后,胡松杉也是重心不稳,加上身上有伤,再次瘫软在我怀里。再看这浮雕又恢复刚才的那般模样,五个头看着各自的方向,而六只手也各自摆着不同的动作。接着墓室忽明忽暗,慢慢地暗了下去。我收起匕首,重新打开手电,做好应付新情况的准备。

    我拉着胡松杉慢慢向后退去,希望退到刚才进来的出口。这时候那个洞口还没有关上,而且我们还顺利地退回了刚才的那个墓室。

    回到最初的墓室,我立即把机关关上,生怕再有什么东西进来。当下我和胡松杉躺在地上大出了几口气,心想可要好好休息一下。我把手电照向刚才所挖的洞口,只见已经挖了脸盆般大小出来,我精神一振,想不到刚才竟然挖出了这么多。当下我拿起刀子,继续向外挖去。

    胡松杉被刚才向墙内的一拉,身上好不容易恢复的一点力气也损耗殆尽。她坐在地上,用手电给我照着亮,嘴里也不说话,对刚才的事似是非常愧疚。我心里郁闷,也不与她说话,直挖了半个小时。可是这洞挖了七八十厘米深还是不见穿透,我心里就着急了。我在想这墙究竟会有多厚,是不是挖不到底了。看着胡松杉绝望的眼神,好像在说:“挖吧,肯定没戏。”不过我这人有时候脾气有点硬,不达目的不罢休,当下拿着刀子狠狠地向里挖去,也不管这个刀子能否承受得住力量。哪知道这么用力,这刀子穿了出去,厚厚的墙竟然被我挖穿了一个拇指粗的小洞。有了这个小洞,我便感到了希望,这就和打井原理一样,无论怎样,都要挖出水来才能罢休。

    胡松杉看到这个小洞也很高兴,想不到愚公移山成了真,当下也有了些精神,说道:“我本来以为咱们在这里只能等死了,想不到还真的能挖出一个洞来。”

    “怎么样,跟哥混,有饭吃,有洞挖!”

    胡松杉惊讶地看着,打起精神给我照亮,对求生好像也充满了希望。胡松杉说道:“也不知道这个时候是几点了,天快亮了吧,只要亮了就好办了。”听胡松杉那么一说,我才想起,这天是快要亮了,当下快速挖去,直把洞口挖得有脸盆这么大。

    这时候,远处传来了沉重的脚步声。我听这声音,立即关上了手电,和胡松杉立即闪在洞口两侧。只听这脚步声越来越近,慢慢地停在我们的洞口处。只听有人轻轻地喊了一声“嘘”,跟着就有枪从洞口打了进来。

    听这枪声,我立即明白了这是斗爷,当下喊道:“斗爷,别开枪。”

    但是枪声压过了我说话的声音,斗爷根本听不见。这枪声直响了十几下才停下来,想必是子弹又没了。

    我大声喊道:“斗爷,别再开枪了。”

    这时候外面传来蒋乾坤的声音:“好像是一水呀,斗爷,快别开枪了。”

    接着外面传来了斗爷的声音:“哈哈,一水,你没有死啊?老哥来救你了。这个门怎么开呀?没有机关。”

    听到斗爷说话,我立即把灯打开,说道:“不要紧,这个洞挖好了。”说完,我把胡松杉先送出去,跟着自己也出了去。

    斗爷见我出来,哈哈大笑,说道:“你小子有点愚公移山的劲头。”我见他们三人都没有事,当下我们互道离别的情由。

    原来蒋乾坤当先被送到一间墓室,这墓室并不大,里面摆放着各种鼓乐,似是庆祝用的。蒋乾坤被关进去后,跟着被送进来的是陈道和,接着是斗爷。三人进去后,以为下一个肯定是我,哪知道三人等了半天也不见我人影,只道是我“背叛”了大家,被僰人王夫人拉去当了小情人。

    这屋子非常黑,直到斗爷进来,才感到了光明。斗爷虽然身上有伤,但是斗爷有手电,也有枪,对他们两个来说,斗爷就是大救星了。而这两个人只有蒋乾坤手上还有把匕首,陈道和是赤手空拳了,纵然是有千般本事,也是施展不出了。陈道和看到斗爷提着枪来了,顿时精神抖擞,心想就是阎王老子来了,也能掰下他两颗门牙。

    他们三人见不到我们,心里很是着急,可是却也无可奈何。为了探明情况,他们三人开始向里走去。左侧第一间墓室摆放的是一些鼓乐,这些鼓乐器具很是特别,其中有一张大鼓,鼓面直径竟然近三米。大家看了这些鼓乐,遗憾这都是些不值钱的东西,便向墓室里面走去。这个墓室里面连接着一个墓室,众人看得清楚,第二间是一个兵器房,里面摆满了各式的兵器。里面的木制兵器大多已经腐坏变质,只有少数的为纯铁或者铜器打制。陈道和捡了一个比较顺手的大刀,蒋乾坤依旧拿了一杆铁枪,斗爷则对这些东西显得不屑一顾,他认为,比起铁片,还是金银珠宝实在一些。

    经斗爷那么一说,看来这趟找到刘玄的古玉是不可能了,只有想办法带点什么明器出去才是最佳的选择。众人在这兵器房里走了一圈,决定向下一间墓室走去。走到下一间墓室,却见里面摆放着无数的弓箭,和这明器也不搭边。

    众人心道,这个僰人王夫人把大家送到这里,难道是展示军事实力来了?大家正要向里走去,却发现了在向里去的那面墙上写有字迹:刘玄到此一行,断定此处绝非善地,故而决定转行江西龙虎,以求正道。

    大家看到这才确定刘玄是真的不在这里,如果真的要找到刘玄,看来只有去龙虎山了。众人看了看这字,后面又出现另外一行,和前面一行是不同的字迹,只见后面写道:刘玄,你哪里不是死,非要跑那么远去死,害得老子还要翻山越岭,白跑了一趟。

    众人大吃一惊,看到后面还有落款,竟然写着“你李爷爷”。大家面面相觑,这是不是我四叔留的,当下众人也不好确定,因为大家都不认识我四叔的字迹。但是看这情况,应该就是他了。众人心里都是长出一口气,心想我四叔既然会写下这些字,应该就是很平安了。既然四叔会没事,那么众人应该也可以离开这里。想到这里,大家便准备去下一个墓室。

    突然斗爷咦了一声,循着他的手电光照去,众人只见墙上竟然有很多的子弹孔。大家心下狐疑,莫不是这里曾经打过仗,开过枪?如果是这样,会是谁呢?刘玄肯定没有这样的家伙,那时候的枪火力还没有那么刚猛。

    这时候,从下个墓室传来了绿光。众人心里以为会是我和胡松杉,但是大家之后想起我们手上没有灯,即便是拿到了灯,也应该是白色,而不应该是绿色。众人想,不管是什么人,哪怕是盗墓的,也算是同行,不会自相残杀吧。但那灯光越来越亮,照到这个墓室的时候,众人看不到对面究竟是什么东西。斗爷的狼眼手电此刻已经暗淡无光,发挥不了作用。三人立即散开,躲在墓室的靠后不同角落,防止意外。

    那灯光慢慢到了洞口,跟着众人听到一阵嘶鸣声和婆娑声。灯光进了墓室,众人才看到这是一个巨蟒,腰如水桶,因为身子太大,进不了墓室,还要留半截在下个墓室里。众人何从见过这么粗的蟒蛇,心中不由得大骇。而我和胡松杉听到这里,却猜到大概,这蛇只怕就是那天我们在奈何桥下遇到的那条。

    那蛇露出獠牙,绿灯般的眼睛照向众人,刺得众人眼睛难受。众人心道,不好,原来僰人王夫人在这儿给他们摆了一道。众人看这蟒蛇,都想如果它要是吃人,三个人也不一定能填饱它的胃。斗爷把手电向那蟒蛇照去,只见蟒蛇身上似是有伤,故而行动迟缓。看到这儿,大家便有了信心。

    冲锋枪在手,阎王殿也敢走。斗爷当先发难,只见他抱住冲锋枪,对着蟒蛇先是扫射,后是点射,意图击中要害,在节省子弹的情况下,不遗余力地将其击倒在这个墓室。斗爷虽然身上有伤,但是打枪的力量还是充足的,且看他单目炯炯有神,脸上横七竖八的抓伤显得比蟒蛇还要凶恶。

    那蟒蛇遭受过箭矢的攻击,自然不抵这枪的力量。疼痛将其彻底惹怒,它快速退出墓室,转而将尾巴伸进墓室,然后用尾巴在墓室中拼命摇摆,似是要毁坏墓室里的一切。只见墓室里箭矢横飞,众人几无立锥之处。后来,蟒蛇见墓室里一片安静,想是累了。众人寻到机会,便出了去。蟒蛇听到众人的动静,又摆动起尾巴来。大家看着好笑,也任由它摇摆。

    那蟒蛇疯狂甩动,待累了,斗爷又向那蟒蛇开了几枪,蟒蛇随即又在摆动。由于长时间没有吃东西,很快大家由被吃变成了主动去猎杀,希望可以吃到蟒蛇肉。斗爷每次见到蟒蛇不动了,便开上几枪,如此几次之后,这蟒蛇的力量便慢慢地小了下去,身上的伤也增了不少。

    大家看到这地上到处是血,十分高兴,心想,还好这里地方比较小,要是在山里开阔的地方,只怕早就被吃了。待蟒蛇力气渐渐变小的时候,蒋乾坤将长枪插入蛇尾,用力地拉扯,竟然豁开了蟒蛇半米长的口子。陈道和叫道:“打蛇打七寸,不要让它跑了。”那蛇似是非常疼痛,刚才的气焰顿时消了,果见它欲逃跑。

    关键时候,斗爷飞身向前扑去,卧倒在地,对着蟒蛇前方的蛇头下面猛开了几枪。这几枪打出去后,那蛇后半身便不动了,只有前半身还在时而向上翻起,时而向下落地。大家看着十分欣喜,蒋乾坤跟着又是一枪,插在蟒蛇的头颅,那绿灯才慢慢黯淡下来。

    众人吃过蛇肉,这便出了那个蟒蛇所在的墓室,才看到前面有一个巨大的墓室,这里面空空如也,只怕是专门饲养这蟒蛇用来护主的。跟着众人继续向四周走去,才发现这墓室里面有一个脸盆大的小洞,想必是留给蟒蛇出入而用。可是看着这洞口,似是要比蟒蛇的腰还要细。斗爷说起来的时候,表情依然还是感到奇怪。不过说起来也没有什么特别的,这蛇饲养了那么多年,饲养的时候肯定特别小,当时这些人也没有想到这蛇会长这么大,所以洞口自然就小了。可是这洞蟒蛇出入了那么多年,虽然小了点,身体的柔韧性却适应了这较小的洞口。

    出了这个洞口,大家信心倍增,毕竟这是大家来到这座山后打得最漂亮的一仗。众人商议,等倒了那个僰王的斗,就带回些战利品撤出去。想到僰王棺材可能也在悬崖处,当下众人便向悬崖处走去。哪知道行走了没有几步,他们听到前面有古怪的凿墙声,众人心中奇怪,想到怎么会有凿墙声,便向外走去。跟着就看到墙内有手电光射来,他们走上前去,却发现灯灭了,接着里面也安静下面。众人以为遇上了别的鬼怪或者什么猛兽,便开枪向洞里打去,待没有了子弹才发现是我和胡松杉。

    众人描述完,我与胡松杉才知道他们也经历了一场比较壮烈的战斗,但是也为自己捏了一把汗,要不是反应及时,也就会和蒋乾坤的弟弟一样无辜牺牲了。

    听斗爷说,现在他们的目标是要去倒僰王的斗,如果不开了他的棺,倒有点遗憾似的。当下众人向外走去,有了手电光,大家心里也踏实不少。我和斗爷每人拿着一把枪当先向外走去,在手电光的照应下,众人才看到我们所处的位置为墓室的后端,大家正站在一处甬道里。在甬道的前端是一处大殿,像是议政的宫殿模样。不过这殿并不是特别高,想必是再高一些便到了崖顶了。

    行到殿前,众人又看到几处墓室,也不知道里面摆放的是何物,但是少有金银财物,多为军事征战用品,如旗子和帐篷之类的。大家看得心慌,心想莫不是白来了,一件值钱的家伙都带不出去。再向外去,众人看到了出口,这是一处山崖。外面一片漆黑,风不断地从外向内吹来,众人只感到冷风习习。

    我把手电向外照去,却见外面光秃秃的,哪里有什么僰王棺!众人心下大奇,不知道缘由。按说这棺材全部都摆在洞穴口,不可能放在别的地方,左右找去,都看不到。斗爷说道:“会不会这老儿知道我们要来,所以躲到哪里去了?”

    蒋乾坤道:“斗爷说笑了,人家可不会怕我们,你看这些鬼兵鬼将个个都不得了,怎么会怕我们。”

    斗爷笑道:“我也只是娱乐一下,缓和一下大家紧张的气氛。”

    陈道和没有说话,却从我的手里接过了手电向头顶照去。我看到头顶一片漆黑,多为矮树和枯枝,正是那块凸起的岩石。陈道和说道:“蒋老弟,麻烦你用那个长枪向这里戳一下,把矮树和枯枝削去。”

    蒋乾坤拿起长枪,如陈道和所说的把枯枝和矮树都挨个削去,就见那里露出了一片黑黑的木板。这木板是一个整体,因为被草木掩盖,所以众人并没有看到这里还有木板。

    斗爷说道:“这老儿的墓怎么在这里?”

    却听陈道和说道:“悬棺主要就是三种形式,木桩式、崖棺式和山缝式。在下面你们只看到崖棺式,他们只是堆放在山崖的崖洞口,目的就是防雨。虽然这种木头本身具有油性,但是对于渴望升仙的僰王来说,远不足够,所以他们将棺木大多放进了洞内。还有一部分就是夹缝式的,比如右将军就是了。其实木桩式是最常见的,打个木桩摆放棺木可能最简单,但是在这绝顶处就难了,而要不被人发现就更难了,所以僰王寻找了那么一个地方存放自己的棺材。”

    众人听了无不震惊,陈道和分析时逻辑严密,没有漏洞,大家都被他丰富的知识和推理与发现能力所折服。

    我问道:“那么咱们下一步咱们办,是把棺底给拆了吗?”

    却听陈道和说道:“没有用,僰人的棺材和咱们中原的土葬不同,他们是把整根树木掏空,即便是僰王也不例外。顶多是多些花纹而已。你们看这个棺材,他们是力求精小,目的是不被别人发现,估计连刘玄和李志民也都没有发现这个棺材。咱们现在的任务是把这个棺材卸下来,如果毁坏了这个棺材,里面的什么明器就全部摔坏了。”

    大家不住地点头,心想有这个老不死的陈道和,还真的是事半功倍。可是现在的问题是怎么才能把棺材卸下来。大家又没有板凳、椅子可以踩着,所以想要拆卸下来而不损害棺材是不可能的。当下陈道和说道:“蒋老弟,麻烦你用长枪把这些矮树和枯枝堆放在地上,待棺材落在树枝上,便会减小不少力道。”众人一听,便觉这主意实在是太好了。

    当下蒋乾坤把这些大块的树枝削小,跟着将它们堆放在棺材的偏右的下方。蒋乾坤准备完毕,开始削那木桩,由于木桩年数已久,并不结实,蒋乾坤三两下便将这右边的两根木桩削断了。失去了两根木桩的支撑,棺材便一摇一晃地掉在了地上,刚好落在木枝堆上。众人心中大喜,都想这下大发了。

    众人让开地方,给蒋乾坤空出地方。蒋乾坤挥舞长枪,暗念挑字诀,只见他长枪刺出,跟着棺盖飞出,落在了山崖之下。众人向棺内看去,只见棺材里躺着一个尸体,这尸体形貌高大,短短的胡须,但是却面色红润,看上去五十左右,和墓室里所绘画的人物一般无二。我暗道不好,这尸体鲜艳如新,显然不像是长期放在户外的尸体。难道上面的那块石头真的有灵气,可以保护好他的尸体?

    陈道和说道:“只怕这个僰王生前一直在吃朱砂,否则尸体在常温下不可能保持得那么好。”

    我说道:“吃朱砂不会中毒而死吗?”

    陈道和却说:“朱砂也是一种药,对治疗关节炎和风湿有止痛的效果。四川这里偏于潮湿,得了关节炎也很正常,僰王用朱砂止痛,时间久了,药性发作,中毒而死。但是这也有可能是僰王自己刻意的安排,因为这样能让尸体不腐坏。”

    斗爷说道:“这也太痛苦了。”

    陈道和说道:“这很正常,古埃及把死人制成干尸却要加上香料来防腐,再裹上布条,不也是一种方式吗?慈禧给自己身上撒上香料和药物,也一样让自己的尸身不会腐坏,都是比较好的办法。不过这僰人比较落后,找不到好的办法罢了。”

    斗爷摸了摸鼻子,说道:“我也不听你说那么多,我管他的,我是来倒斗的,先把值钱的东西拿出来再说。”听斗爷一说,我们才想起拿明器才是正事。低头看去,只见棺外虽然粗糙,棺内却是金碧辉煌。棺材里的僰王身穿黑色锦袍,脖子上挂着一串鹌鸠蛋大小的一串珍珠,嘴里含着一个鸡蛋大小的夜明珠,左手拿着玉如意,右手持着一把长约一尺的金剑。在僰王的脚上穿着一双金鞋,身子下铺着一块已经摔碎的玉块,众人看了直惋惜。这僰王身子身旁有一个盒子,却不知道这盒子中装有何物。众人刚要伸手去拉扯棺内的陪葬品,却听陈道和说道:“慢!”

    斗爷说道:“怎么了?”

    陈道和说道:“这些明器咱们取出来是如何分法,咱们可要先说好了,免得待会儿咱们争得打了架。”

    陈道和如此一说,众人才想起这倒是个问题。斗爷说道:“你看怎么办是好,是现在分,还是出了山再分?”

    陈道和说道:“依我看,咱们出了山再分。我身上有个布袋,咱们先把它装起来,由胡松杉小姑娘先保管。等咱们下了山,再分了怎么样?”大家看了看受伤的胡松杉,心想她身上有伤,肯定不会自己跑了,倒是一个好办法。而我想的是,大家会顾及到陪葬品,不至于把胡松杉丢下。

    当下斗爷接过陈道和的袋子,将棺材内零散的珍珠放在袋子里,跟着又把那个盒子放在袋子中。斗爷收了那双金鞋,取过僰王脖子上的那串珍珠。斗爷边拿东西边说:“这个僰王真是穷光蛋,连个金缕玉衣都没有,棺材里也没有什么像样的宝贝。”斗爷说完又拿过玉如意,可是拿金剑的时候,斗爷拿不动了。我问怎么了,斗爷说道:“这人不给。”

    斗爷说完,一个黑影便扑在了僰王身上,跟着僰王的眼睛慢慢睁开,咽下了嘴里的夜明珠,牙齿和指甲也慢慢长长。斗爷看着大惊,金剑也不要了,立即退到了距离棺材两米开外的地方。

本站推荐:尸语者无声的证词第十一根手指我有一个长生系统神级药剂师罪恶无形电竞男神是女生:楚爷,求别撩!清道夫惊悚乐园从小李飞刀开始

盗墓家族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飘天文学只为原作者李成事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李成事并收藏盗墓家族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