飘天文学 > 盗墓家族 > 第六章 二次引路

第六章 二次引路

推荐阅读:神级药剂师全村人吃鸡的希望失序之章我不是熊猫人王者荣耀之宇宙新纪元竞水楼台先得樾绝地氪金罪恶的边缘网游之绝顶锋芒电竞男神是女生:楚爷,求别撩!

飘天文学 www.piaotian.org,最快更新盗墓家族最新章节!

    我又问:“那些哭声呢?”

    吴正说道:“应该是老太太走前在回忆自己一生的经历吧。她是不是还笑过?”

    我点头,只听一旁的村长叹气道:“这个老太太小时候家里穷,吃不上饭,经常偷家里的东西吃,被她爹打过不止一次。后来嫁到我们这里来,他丈夫经常喝酒,也打她。不过她30多岁的时候,她丈夫又死了,到了60岁的时候,两个儿子也在外地挖煤一起死了,儿媳妇也改嫁了。老太太命苦啊,早死早投胎,所以老太太会笑,这怪不得她。好后生,咱们刚才的引路失败了,老太太还没有走出去,你还得再引啊。”

    我一听,这哪行,让我再引,我不得死了过去。我现在是明白为什么有人在引路后会疯掉了,如果我不是见过“大世面”,我也得疯了。

    这时候,我们听到远处传来了“啊啊”的号叫和嘶吼声,像是野鬼在悲鸣。村长脸上流露出了恐惧的神情,只听他说道:“这个任务非你莫属。你引路引了第一次,失败了,第二次肯定还是你。老太太潜意识里就认准你是他儿子了,别人谁去都得死。如果你不去,以后每天晚上,这里都不得安宁,这个鬼叫声会一直存在下去。如果你去了,我们全村都会铭记你的大德!”村长说完,众人都纷纷点头,表示让我再去。

    看到这形势如此不好,我也无法推却,只不过要再次冒险了。我问道:“第二次引路是怎么引的?”

    只听吴正说道:“第二次引路和第一次不同,你只要从大门处开始撒面就行。不过这次你要在你右手的食指上划一下,流出血滴在大门的正门口,否则她看不到出去的路。等她的胳膊再次搭到你的肩上,你记住,要三步一回头。”

    “为什么要三步一回头?”我好奇地问道。

    “老太太记住了你,认为你是她儿子,所以她怕换了人,走错了路。”吴正说。

    我听明白之后,说道:“你们把面给我,然后把我的刀也给我。”

    吴正说道:“你那刀好像不太寻常,刀锋太盛,还是用普通的水果刀吧。我怕你的刀带在身上,那个老太太不敢过来。”我听后心道,就想要来防身的。

    过了一会儿,有人把面粉送了过来。我看到那面粉非常地黄,不像刚才的那个,便问道:“这面颜色不对呀!”

    吴正回答说:“这个面只有玉米面。玉米面是黄色的,意思是带她去往黄泉路。第二次只能用玉米面,不能掺有米粉面了。”

    当下我也不再多问,接过刀子和碗向来时的方向走去。只听村长对我喊道:“后生,这次只能成功,不能失败呀。”

    我心说:再不引走老太太,我就得被引走了。

    回去方向的路比较黑,当真是月黑风高。路边的柴草堆像是刮起了长毛,风声鹤唳。走得10米,前方便越来越黑,好在远处有少许洒来的淡光,让这里还勉强能看到些黑影。只不过这些黑影远远看去,就像潜伏在黑夜的猛鬼。想到自己也是见过大场面的人,我便直起腰板,大步流星向前走去。可是我虽然装作勇敢,背上还是忍不住发抖。

    院子里的鬼叫哀号声越来越清晰,虽然我知道老太太还在床上躺着,可是这个哀号声却十分真切。我慢慢地来到了老太太家的大门处,里面一片漆黑,看不到任何东西。但是里面的响动却十分大,跟外面的大风和黑暗相比,里面有如狂风骤雨和被泼了浓墨一样。我把碗放在地上,轻轻地划破右手的食指,然后把刀习惯性地放在腰带上。那血滴在地面,过了约莫半分钟,院子里的惨叫声小了起来,我这才发现背着老太太的时候,院子里的那些哭声是那么地安静。

    我端起地上那装面的碗,背对着大门,就听身后的院子里慢慢平静下来。跟着我在滴血的地方撒了一米多长的黄线,身后传来了抽泣的脚步声。那脚步声越来越近,直到我身后,我想起吴正对我说的话,于是先是回了一个头,看到身后什么都没有,便又前行了一步。哪知道我刚走,肩上跟着就凉了一下,只觉得一只胳膊搭在了我的左肩。我又继续往前走,手里的面撒够两步后,停了下来。我一边抓面,一边回头,只见我的身后站着一个高约1.5米、身穿黄色故衣的老太太。她右手搭在我的左肩,面无表情,却直直地看着我。

    这时我听到前面也有了一个脚步声,我心下恐慌,知道又是那个冥间引路人。我再次向前走去,行走了两步之后,才想起还要回头,于是我走了一步,回过头来,只见身后的老太太正在对着我笑。我想这笑总比哭好,再看看前面的路还有10多米,大概需要15步,还要再回5次头。

    我抓了一把面后,突然觉得身体又沉了下来,原来是那个老太太又爬到了我的身上。我勉强向前走去,却是步步艰难。那老太太越来越沉,我就像是在背着一座大山一样。走了三步之后,我再回了一次头,只见老太太和蔼地对我笑着。跟着我把头再次转回去,抄了一把面,向地上撒去。我嘴里默数着“一、二、三”,哪知道身后响起了老太太的声音,她的嘴里不停地念叨着“三、三、三”,听得我耳朵发毛,一下子不知道自己究竟走了几步。虽说这路不长,可是一旦有了干扰,我还真的怕自己数错了。只听一个声音在耳边回响:“到三了,到三了。”

    看到这般情景,我不知道该怎么办,还以为自己真的走够了三步。我刚要回头,才发现手里的面并没有撒出去,心里立即清醒许多,暗自说了一声好险。当下我继续向前撒面,手里的面不撒完,我绝不回头。如此行走了八九步,眼看就要到马路上了,地上响起了蛇的吐芯的声音。我心道:这里哪来的蛇?心里害怕,我禁不住往后退。哪知道前进难,后退却是极为轻松,竟然一个踉跄,向后退了好几步。

    我暗自悔恨,心想这劳动白白地浪费了。于是我不顾一切地向前走着,心想就是真的有蛇,我也要走过去。坚定决心后,我不管身后的嘈杂声,自己默数着“一、二、三”,然后数完三后向后转了一下身,瞪向那个老太太。令我感到意外的是,自打我瞪了老太太一眼后,身后的嘈杂声竟然小了起来,跟着步子也轻松了。当我再数下一个三步,回头去瞪那个老太太,她就从我身上下来了。

    我再回两次脸的时候,就到了马路,身上再也没有了重力。原来制伏这老太太需要坚定的信念,不能害怕。而这意念又是此消彼长,假如我强了,老太太那方跟着就会削弱。待到了马路后,我把那碗扔向了身后的天上,跟着地上再次响起了那碗掉落的声音。

    因为摔了碗后不能回头,我直奔前方走去,对于身后的事也就不再管了。走了约莫30米,又遇上吴正他们,原来这些人都在这里等我。吴正言道:“怎么样?”

    我说道:“已经按你说的做了,就是这个老太太总是在我耳边喊三。”

    村长叹气道:“你是不知道,老人一生孤苦。有你引路,她以为自己有了儿子,所以不想走。”听吴正如此一说,我就明白了老太太为什么总是刁难我,而后来我瞪了她后,便远离了我。想到这儿,我突然觉得这个老太太真的很可怜。

    回到吴正家里,已经十一点多了,我看到邱涵正在没心没肺地和颜羽微、舒珊二人斗地主。看到我们回来,三人齐刷刷地站了起来,好像是为了掩饰自己的快乐。邱涵特意解释了一会儿,说他们等得都急了。不过,我已经没有心思听他说任何话,我只想躺下来休息一会儿。

    遗憾的是,尽管我躺在了床上,可我的睡眠质量并不好。在熄灯后的夜晚,我双目闭合,心头却是思绪万千,脑袋里不断闪现刚才出现的画面。窗外的树影让我错以为有人在走动,黑猫的叫声让我惊怕,还以为老太太正守候在我的窗前。如果不是邱涵的呼噜声,我甚至连眼睛都不敢闭上。

    好不容易熬到了天亮,吴正等人早已起床。这天早上,吴正对我说道:“你帮我一次,我也帮你一次。你来到这里肯定是有事要办,说出来,看看我能不能帮你。”

    我听吴正一说,心说,说不定他还真能帮上忙。于是我将他拉到一边,将刘玄古玉的事说了一下,又将四叔来龙虎山寻访刘玄的事说了。吴正听罢,陷入沉思,过了半晌,他说道:“找你四叔的事也是我的事,我也是密探的后人。按照我父亲传下来的说法,古玉事关一个清朝留下的宝藏,只是其他的内容我就不知道了。”

    “原来你也知道一些情况!”

    “身为密探的后人,我肯定也知道一些信息,只是我知道的不多。现在我们机缘巧合地相识,就一起来开启这个秘密。”

    经过这一番谈话,吴正也觉得自己有必要协助我找到四叔,寻找到古玉。

    当下,我们重新回到家里,却发现颜羽微和舒珊也在等我们。

    颜羽微等待吴正,是想请吴正帮助舒珊从附近的古墓中盗取一件文物以作为门派考核的依据。颜羽微说,虽然她和舒珊是门派里不多的女性,但是也一样要遵守规定,独自完成盗墓任务。这次的标靶是颜羽微的大师兄从门派现有的古墓档案中随机选的,具体的难度当时谁也不清楚,也是经过了前天晚上的事情才知道的。

    颜羽微说完,吴正皱了皱眉头,他问道:“你们门派是怎样知道这里有古墓的?”

    “这个就不清楚了,门派提供地点,我们只需要按图索骥。”颜羽微道。

    “你知道这个村子叫什么吗?”

    颜羽微摇了摇头。

    吴正说道:“这个村子名叫保墓村,意思就是守陵村。”

    “啊!”

    众人忍不住发出一声惊叹!

    “也许这就是我太爷爷看中这里的原因。”吴正说道,“说实话,这么久以来,我始终不知道这个墓的位置,甚至这个村的人也不知道他们的祖先是专门给人守墓的,他们一直奇怪自己的祖先为什么给村子起了那么一个奇怪的名字。”

    “原来是这样!”众人言道。

    “以你一个人的能力,想从这里偷走东西,那是不可能的。如果是想借助村民的力量,那更是痴心妄想了。”吴正给舒珊泼了一盆冷水。

    几个人正说着,村长进了吴正家的院子。

    “几位年轻人来得好啊,给我解决了大难题,我特别要感谢这个小伙子!”村长指着我说,“如果不是他,可要把我愁死了。听吴正说,这个小伙子那个什么东西虚,今天我特意让老婆做了一桌肉,给他补一补,大家都去!”

    本来说去村长家搓一顿也无可厚非,可是经过村长那么一说,好像我真的肾虚似的。不过,虽然我不乐意去,邱涵他们可想去来着,于是经不住他们的劝说,我还是答应了。

    想到这墓盗不成了,舒珊反倒高兴了,她手舞足蹈,好像已经盗墓成功一样。她一会儿抱着颜羽微,一会儿拍着邱涵的肩膀,很是自在。

    进了村长的家,本来会以为有什么“豪宅”,结果还不如吴正家——四间瓦房加一个院子。村长家的正屋里摆放着多是一些竹子做的家具,有些已经十分破旧。我们入座后,村长开始给我们倒酒。

    当酒转到我的时候,村长还嘿嘿地笑了两句,说这酒很补。

    我无奈地接过酒杯,将酒摆在自己面前。村长将酒倒完,开始惯例训话:“几位年轻人远道而来,作为村长,我略尽地主之谊。这酒都是我们家自己酿的,口感很好,大家尽管放开了喝。”

    接着,村长开始提酒:“大家一起喝三个,女同志就一次半碗,男同志一次一碗。”

    我和邱涵对看了一眼,不禁有点头大,这碗可是装米饭的碗,一碗酒少说也得四两以上。可是我们拗不过村长的热情,还是慢慢地喝了,直到将三碗喝完。好在这酒度数不高,喝了一斤多,我和邱涵还没有倒。喝完碗里的酒后,我已经晕晕乎乎、肠胃空空了,于是加紧吃菜。

    别说,村长老婆的手艺很不错,我和邱涵都在没命地吃,只有两个女生比较腼腆,酒也喝得不多。就在两个女生喝完了第二碗酒的时候,村长站立起来,高兴地说道:“下面我宣布,喝酒正式开始!”

    啊!这才正式开始!

    听完村长的话,我和邱涵是彻底崩溃了!

    这是什么村子,太彪悍了吧!

    没有办法,我和邱涵还是要喝!

    村长给我敬酒的时候,我就嘴里含着出去吐出来,碰酒的时候,就故意用力一些,以期能洒出去一部分。即便是这样,我还是喝趴下了。

    当我出去真的上厕所的时候,邱涵正在里面用手指在自己的喉咙里抠来抠去,好像很有手感一样。这家伙刚才喝酒是真舍得下本,一饮而尽,最为可恶的是,他还故作英雄状,坐得特别直!

    “哥!是你吗?”邱涵和我说话的时候,两根手指依然含在嘴里。

    “是我,你怎么这么耸,跑到这里吐了。”我说道。

    “这是喝酒吗,这是谋杀!老子喝了那么多年的酒,今天是遇到硬茬了!”说完,邱涵又吐了。

    看着邱涵摇摇欲坠的样子,我赶紧把他扶进屋里。

    “快坐下,快坐下,喝得还好吧!”村长笑道。

    显然,村长对他的待客效果很满意。

    现在,村长的老婆已经把桌子收拾得干干净净,他正坐在当门处抽着烟。吴正喝得也不少,不过看上去他还能扛得住。两位小姑娘喝得也不少,不过却也不像我们两个这般狼狈。

    “老婆,上点花生。”

    “别动,我来,我来。”邱涵甩着身子,像是发情的公牛。

    “哪能让客人来。”吴正的老婆拦着邱涵。

    “在哪儿?在哪儿?”高速运转的酒精刺激着邱涵继续主动要求给大家拿花生。

    “在这边。”村长的老婆拗不住邱涵。

    我一看,这哪成,邱涵喝了那么多的酒,哪能拿东西。于是我站起来,说我来。

    一番争执之后,邱涵终于臣服。哪知道,我刚刚迈出步子,他就向屋外的厕所狂奔。

    我跟着村长的老婆,小心翼翼地走着,生怕跌倒了露丑。

    村长老婆提着装着花生的口袋给我,我接过口袋,没有走,两只眼睛却死死地盯在了一个半米高的瓷器上!这个瓷器白中透青,线条明快,花纹精致而又渗入胎内,绝对是好东西!

    “哎呀,一个腌菜的罐子,有啥好看的!”村长老婆说道。

    我两只眼睛瞪得浑圆,惊讶道:“什么?这是咸菜罐子!”

    一旁的村长见我盯着罐子,乐呵呵地说道:“从前家穷,家里什么都没有。我老婆比较精明,和兄弟分家的时候,从我娘那里抢来这个罐子,从此每年腌咸菜有了东西!”说完,村长脸上洋溢着一股幸福状!

    “这个东西是哪里来的?”我问道。

    “谁知道,打我生下来就见过这个东西,据说世世代代都是用来腌咸菜的!”

    我抱起这个罐子,强大的视觉冲击告诉我,这是个真家伙,应该是宋代的青花瓷。不过,我此刻还不能太过张扬,我得想办法给买下来,再由四叔转手卖了。

    哪知道我的这个构思还没有完成,舒珊就跳了起来。她急速运转的脑细胞带动着她活跃的肢体,只见她从我怀里抢过罐子,左看看,右瞅瞅,最后言道:“这是宋代的哥窑的瓷器,全球仅存100多件,要值一千多万呢!”

    “哎,妈呀!”村长老婆叫道,“小妹妹你说的是真的吗?”

    村长嘴上的烟头也惊讶得掉了,等他反应过来,烟头已经烧破了他的拖鞋。他随即跳了起来,然后抱起菜罐子,狠狠地亲了一下。等他兴奋完了,对着我们说道:“你们就是福星啊!哈哈,今晚继续喝!”

    村长说完这话,邱涵就进来了,他左手撑着门框,右手捂着肚子,说道:“再喝你们喝,我喝不了了。”

    村长放下罐子,回到座位上,说道:“其实不光我们家里有好东西,我们这个山上也有好东西。你们知道我们这个村名不,我们村的名字叫保墓村。其实我们这个村是给越王守陵的,别人不知道,我却知道,而且只有村长知道!如果说将墓里的东西挖出来……”

    村长长吸一口气,继续说道:“那就不得了了。”

    “不过这个墓也不能挖,不是我舍不得,是因为这个墓凶啊!”村长道,“这个墓的西北角有一个陪葬坑,杀了100多人,全部是年轻的女人,凶得很,我们只能在墓的东北角住下!”

    说完,村长又狠吸了一口烟,这口烟将烟头直抽到了过滤嘴处。

    听到村长的介绍,我们的酒也醒了大半,甚至连邱涵也都忘了自己喝醉了。

    “村长,村长,不好了。”一个年轻的村民从门外慌慌张张地跑了进来。

    村长惊讶地站了起来:“怎么回事?”

    那个村民看见我们,憋着不说。村长指着我们说道:“这些都是我的朋友,没事的!”

    “山上不知道什么时候出现了一个大洞。”那村民道,“今天我和我老婆去山上干活,站在山上的时候,我老婆看见远处的山下多了一个黑洞。开始我还不相信,可是走近了,的确是一个黑洞,周围到处是被炸飞的石头。”那村民说道。

    听到这里,众人的酒都醒了,而村长更是猛吸了一口气。

    “那洞有多大?”我问道。

    “大得很,只怕有两三米宽。”村民道。

    “这么猛。”我心说坏了,这只怕是四叔干的。能炸出这么大洞而又不发出声音的只有四叔能够做到,他现在来龙虎山寻刘玄,估计是下去找线索了。

    “在哪个山?”村长道。

    “越王峰。”

    “你先去吧,我自会有安排。”村长说完,那个村民就下去了。

本站推荐:尸语者无声的证词第十一根手指我有一个长生系统神级药剂师罪恶无形电竞男神是女生:楚爷,求别撩!清道夫惊悚乐园从小李飞刀开始

盗墓家族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飘天文学只为原作者李成事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李成事并收藏盗墓家族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