飘天文学 > 盗墓家族 > 第九章 强子死了

第九章 强子死了

推荐阅读:神级药剂师全村人吃鸡的希望失序之章我不是熊猫人王者荣耀之宇宙新纪元竞水楼台先得樾绝地氪金罪恶的边缘网游之绝顶锋芒电竞男神是女生:楚爷,求别撩!

飘天文学 www.piaotian.org,最快更新盗墓家族最新章节!

    从下面的人影上看,那两个留着马尾、身着一黑一白衣服的人正是颜羽微和舒珊。而和她们两个站在一起的还有七八个人,这些人都背着包,看上去像是身怀绝技的高手。在这些人中,有一个人看上去颇为眼熟,只是因为距离比较远,一时间想不起是谁。

    此刻他们正站在四叔先前炸开的洞口处,看上去是在做分工。哪知道就在这个时候,山上想起了一阵歌声,这歌声极为凄凉又颇为幽怨,让人不禁垂泪。我和邱涵都知道,这个歌声是来自墓室西北角,村长曾经说过,那里有上百个女子曾经被杀,用以守卫越王墓。现在这个山上每天都是歌声连连,起伏不平。

    山下这些人听到这歌声并没有我想象的那样慌张,甚至还比较平静。他们迅速手拿机枪,背靠背围成了一团。可是这歌声并没有因此变小,反而有所增大。又过了几分钟,山上飘起了白影,那些白影在树枝上飞来飞去,慢慢向山下的人群靠拢,对人群形成了一个偌大的包围圈。

    “哎,快看,有人影出现了。”四婶喊道。

    听到四婶的叫喊,众人不禁向她看去。众人看她不是因为她在叫喊,而是惊讶她为什么这么晚才看到有人影。难道说,四婶的体质现在比我们都要好吗,她的阳气已经超越了我们?

    惊讶过后,我们看到人影已经团团地围住了山下的人群。这些白色的人影不停地在人群中打转,就像是在僰人悬棺中的四鬼迷魂阵一样。就当我们以为这些人即将完蛋的时候,山上如期地传来了一锣声。不同的是,这次锣声只响了五下,但就是这五下,山下重新恢复了平静。

    山下的人全部坐在了地上,他们刚从死亡的谷口走出,有些惊慌失措。对于这种过程,我和邱涵也是有过亲身感受的。只是,此时经历这个过程的不再是我们,而是山下的他们。看来,这些阴魂也是有针对对象的。

    过了一会儿,他们才恢复了精神。这些人商量了些什么,好像是在安排分工,过了一阵之后,他们便开始豁开洞口的石头,这样的过程持续了半个小时才结束。待洞口打开,众人便进入了古墓。

    这些人进了古墓后,我们都在商量要不要进去。支持者都认为,不能让颜羽微等人抢了先;反对者认为我们的主要目标是为了寻找古玉,既然古玉不在里面,我们没有必要跟着冒险。有过惊险经历的四叔尤其支持后一个观点,他认为这座古墓凶险无比,身处其中的人往往莫名其妙地就死了,因此没有必要进去。加之他已经没有了火药,他更是不愿以身试险。

    可能是由于四叔将此墓描述得过于凶险,众人都打消了进入古墓的念头。大家静坐在山顶,像看话剧一样,注视着下面的动静。

    就在众人要打瞌睡的时候,从山下来了几个穿着白色衣服的人。这几个穿着白色衣服的人出现前后不足30秒,却做出了一个极其骇人的举动,他们向盗洞里投掷了一组炸弹,随即匆匆离去。那炸药威力极大,声音也很响,将半个山腰几乎都炸了下来,一堆山石将原有的盗洞堵得死死的。

    我们被这几个人的行为吓到了。

    他们是谁?

    他们为何要这么做?

    他们为什么要将这些人埋进坟墓之中?

    大熊和五叔跑下山去,试图去抓这几个人,却不知为何,没有追上他们。他们索然无味地回到山坡,问大家打算怎么办。当时,众人谁也不知道该当如何处置。如果不去救,那一票人就死于墓里;如果去救,这些人又可能是陈道和的门下,而且救出这些人后,他们还很有可能怀疑是我们释放的炸药。

    不过,理性很快占据了众人的思想,毕竟这是大把人的性命,其他的一切都是次要的。即便是陈道和曾经对不起他们,他的徒弟并没有做过对不起我们的事。

    商议到这里,众人很快就下了山,为了不引起那些穿白衣服的人的注意,大家并没有打开照明灯。这样的劳作持续了半个多小时,盗洞才重新被打开。里面被困的人被炸弹声所吸引,早已守在了洞口,他们见到一批陌生人在救他们,很是惊讶。这样的对眼实际上是很尴尬的,一方进入了古墓,另一方不愿意进入古墓,而在山上盯着山下。可是当进入古墓的人遇难了,山上的人又下来救了他们。

    “怎么是你们?”舒珊看到我们,惊诧地说道。

    “我们来到这里公干,不想你们遇难,于是伸出了友情援助之手。”邱涵道。

    “珊珊,这人是谁呀?”一个中年男人冷言问道。

    “这是我在龙虎山遇到的一个人,这个盗洞就是那个叔叔炸开的。”舒珊指着四叔道。

    “原来是这样。”那中年人道。

    “几位好,我叫唐勇,不知道各位怎么称呼?”唐勇道。

    “什么?你就是唐勇!”那中年人惊叹道。

    “主任,你怎么来了?”

    这时候,从舒珊身后走出一人,我定睛一看,那不是霍刚嘛!怪不得在山上的时候看着山下有个人影这么眼熟,敢情是真的遇上熟人了。在学校的时候,霍刚曾经和我、四叔、五叔一起进入古墓,共同经历了难忘的盗墓旅程。当时我就觉得霍刚非比寻常,只是此事过后,我就很少见到他了,平时交往的也少,想不到竟然在这里见到了他。我走上前去,拉着霍刚的手,说道:“霍刚,这么巧,想不到你也在这里。”

    “你是一水,你怎么在这儿?”霍刚喜道。

    “这事说来话长。我们来此是为了寻找一块古玉。”

    “啊,我们也是。”

    说到这里,双方都不禁释然了。这一帮人的确是陈道和的人马,只是陈道和不在而已。与此同时,他们对我们的身份也不可能一无所知,他们知道我们甚至可能会比我们自己了解得还多,只是没有见过我们。那颜羽微和舒珊的突然失踪就证实了这一事实。

    这个时候,那个不说话的中年人说话了:“各位,咱们井水不犯河水,在下感谢你们的救命之恩,日后你们若有需要,小弟也鼎力帮助。只是今日之事我们需要自己解决,还请各位不要插手。”

    “你怎么能这样说话呢?这个墓可是我四叔炸开的。”邱涵叫道。

    “是你们炸开的,可是你们也是弃之不顾的。你们之前守在山上,也无意进入古墓,直到出了事,所以你们应该不会干涉!唐勇大哥,你说是吧!”

    “哈哈,的确如此,的确如此!”唐勇干笑道。

    如果我们抢先进了古墓,按照规矩,这些人肯定是不能插手的,毕竟这墓是四叔炸开的。可是现在我们已经走出来,又躲在山上不愿意进去了,那么当别人进去的时候,我们也就无权干涉了。

    哪知道唐勇刚刚说完,另一个长着浓密络腮胡子的中年人说道:“都是密探后人,寻找古玉也是为了相同的目的,我看大家一起进去挺好。”

    霍刚指着留着胡子的中年人向大家介绍道:“这是我叔叔霍梓皓,刚才那位叔叔是陈师叔祖的大弟子,绰号叫做大炮。”

    众人相互介绍之后,霍梓皓说道:“咱们同是一脉,又有着相同的使命,抛开任何一方,终究难以成事,我看咱们大家还是同心协力,一起进去的好。”说完,霍梓皓给大炮递了一个眼色。那大炮见霍梓皓如此说,也随即转了话锋,说道:“还是师兄说得对,我听师兄的。”

    见他们相互投递眼色,我心中明白,霍梓皓是担心我们在洞外使坏,叫几个人尾随他们,可以保证他们的安全。一旦我方有人进入墓室,双方必然投鼠忌器,不敢乱来。

    众人见霍梓皓“盛情”邀请我方介入,都不禁摇头。我们都知道,古玉不可能在这里面,下去了也是徒劳,何况还这么危险。唐勇将这一想法和盘托出之后,霍梓皓哈哈大笑,他说陈道和离开僰人古墓之后,带走了一块地图,那图中所绘,正是这附近的山峦走势。听霍梓皓如此一说,我们委靡的精神再次振作起来,对陈道和偷走地图的事情也不再放在心上,反倒对霍梓皓的坦诚不禁有些钦佩。

    一番计议之后,我们也认为只是守在洞外的确不是一个好办法,最好能跟着进去一批人。但是为防止再有人向洞内投掷炸药,众人决定双方各自留守几个人。

    我方留守的是五叔、四婶以及蒋乾坤。四婶是女性,不宜入墓;五叔体格弱,留在洞外比较好;蒋乾坤是唯一留下的实力派,我们后方的安全就全部靠他了。对方原本打算将颜羽微和舒珊二人放在洞口,可是两人死活不同意,大炮便留下了他最信赖的手下阿帝等四人。

    突然,大炮问道:“刚才大家听到铜锣响了没有?”

    众人摇了摇头,无人回答。

    大炮继续问道:“珊珊,山上的铜锣多久才敲一次?”

    “两个小时一次。”舒珊道。

    “嗯,这铜锣两个小时才敲一次,而上一次又仅敲五下,说明这次的铜锣声镇不住山鬼两小时。现在快过去一个小时了,为了安全起见,阿帝,你点上两炷长香,守在墓室西北角,千万别让它灭了!”大炮说道。

    这些铜锣是为了镇压山鬼用的,如果铜锣不按时敲响,身处深山的我们就会有危险。大炮说完,果然递给了阿帝两炷长香,阿帝点上长香后,他和五叔一起去越王峰的西北角蹲着了。

    阿帝和五叔走后,大炮说这两炷香能烧一个小时,一个小时内,大家必须出来。

    安排好人马之后,众人鱼贯而入。有鉴于对洞内的情况比较熟悉,我入洞比较早,仅排在村长之后。入洞后,我拍了拍村长的肩膀,冷笑道:“村长,你好积极啊!我怎么瞧着你不像是守墓的,倒像是盗墓的。”

    村长被我突如其来的问话吓了一跳,他已经完全丧失了在村子中的那份威严,听到我的问话,声音有些发抖地说:“这有宝贝谁不喜欢,我就是想弄些宝贝给娃儿读大学。”

    村长的那几个娃我是见过的,蓬头垢面不说,长的是五大三粗,说得一口流利的脏话,根本不像是读大学的苗子。他说这话,纯属是骗人。不过,我也不予计较,别说是这个村长,就是我们这些人,谁又没有点心思呢。

    下了盗洞后,众人很快挤满了甬道。此时,墓室的甬道成了菜市场,人来人往,锣鼓喧天。刚才大炮等人其实已经下了甬道,只是这墓室的景色还没有来得及观光,便被洞口的炮声吓得缩了回来。不同的是,现在墓室的外面已经布置好了人马,大家可以放心地察看整个墓室了。

    可能是出于荷尔蒙的刺激性扩张,邱涵再次表现出了他活跃的一面。在僰人悬棺的时候,他仅在胡松杉出现的时候才表现出来,而今胡松杉不在了,墓室里有了颜羽微,他活跃的一面再次得到了展现。

    他开篇向众人介绍了墓室的结构,随即向众人解说墓室的主要地点和关键位置,然后领着大队人马向另一侧的箱子处走去,告诉大家,这里是最为奇特的地方。当众人问他为什么那里最为奇特的时候,村长出现在了众人面前,他说,这里的箱子全部打不开,里面装的都是死人。

    众人又感到奇怪了:“既然打不开,你又如何知道里面有死人的呢?”

    那村长嘴上慌张,不知道该说什么,思考了几秒后,随即指着四叔,说道:“不信你可以问他!”众人听村长如此说,目光全部投向了四叔。

    四叔见众人看着他,说道:“我曾经雇了几个民工,那些民工见了这几个箱子就直奔箱子里钻。他们拿着盖子往箱子上一盖,任由我怎么叫唤,就是不出来了。”众人听四叔如此一说,顿时倒抽一口凉气,刚才邱涵给大家带来的轻松气氛瞬间消失得无影无踪。

    墓室里安静了一会儿,谁也没有说话。

    正当众人心里七上八下的时候,眼前的箱子发出了“咯吱”一声,引得众人更加紧张起来。那箱子和其他箱子没有什么区别,是位于墓室里正中间的一个。众人凝望这箱子,期待那声咯吱只是一个偶然。可是那箱子继续响着,甚至还发出了连续的吱吱的声音。这样的吱吱声持续了几秒后,箱子慢慢出现了一个裂缝,然后从裂缝中伸出一只带血的手来。

    看到这里,众人脸上无不变色。眼看旧事就要重演,大炮抱起一支微冲就向那个箱子里扫射,无数的火点全部聚向那个箱子。受到子弹的打击,箱子里发出了啊呀呀的哀号,殷红的血从箱子里流出,墓室里很快充满了血腥的气息。

    打完枪中的子弹后,大炮对眼前的场景颇为满意,他将微冲抛给身后的手下,跟着像拍打灰尘一样拍了拍手。哪知道那个箱子并没有因为大炮收起枪支而停止抖动,反而抖得更厉害了,在经过了一阵剧烈的抖动之后,箱子盖被推开了。

    这是一张活人的脸,这人扭曲的表情告诉我,他曾经承受了一段苦难。再看他的面部,左右两边的脸颊上都有一个留着鲜血的弹孔,想来正是大炮那一枪的完美杰作。

    “强子,强子,你怎么在这里?”村长惊呼道。

    “原来他就是强子!”

    一时间,所有的人将目光都集中到了这个躺在箱子里的人身上。

    相信村长已经给大炮等人介绍了强子走失的过程,只是没有想到他还活着。

    对了,强子是活着吗?

    为什么躺在箱子里的人总是在遇到生人的时候,才知道把箱子盖推开?

    就在这个时候,另外几个箱子里也都开始抖动起来。这种抖动过程就像是小鸡出壳一样,没过多久,半数的木箱子里都抖出一个人来。

    不过,我看这些人都有些眼熟,打眼看去,竟然是保墓村的村民。

    “村长,这是怎么回事?”颜羽微惊道。

    “俺这不是听你的话来找强子嘛,哪知道人也没有找到,反倒是搭进去了几个。”村长可怜巴巴地说道。

    怪不得刚才村长不让大家看这几个箱子,原来是心里有鬼。想不到平时看着不起眼的村长,竟然有这么多的小心眼。

    “快把煤油浇上!”大炮说道。

    火烧的确是一个好办法,不管是牛鬼蛇神,遇上火,都要遭殃。这些不知道死了几日的村民在墓室里被焚化,也许就是他们最好的归宿。

    大炮说完,身后一个手下随即从背包里取出一大瓶煤油来,这煤油被封住的时候还没有味道,一旦打开了,就钻鼻子。那人将煤油浇在了那些箱子上后,大炮便将这些箱子点着了。

    见箱子被点着,众人便又向前殿走去。

    来到前殿后,颜羽微回过头来,对着村长道:“不知道村长找到那个金宝座了没有,也好分给大家一些。”

    “没,绝对没有!绝对没有!”村长急忙摆手道。

    “没有就没有,用不着这么紧张!”颜羽微道。

    “这个大殿几乎全部是空的,不太符合逻辑呀!没有必要造这么一个空殿!”唐勇道。

    “是的,我和四叔到现在都没有找到棺材的所在。”我回答道。

    “哟,有意思了,还有这种事!”大炮道。

    “这里有守陵村,又有殉葬人,不会是一座空墓。既然主殿没有,那么在四周的墙壁中则很有可能藏有暗室,以暗室作为主墓室,也是有可能的。”唐勇道。

    “说得对,咦,这里怎么回事?”大炮指着四叔曾经困居的一个洞室说道。

    “这是我们之前砸破的一个洞。”当下,我将四叔如何被困,又如何被救的事说了一遍,众人听罢,又是抽了一口凉气,不知道这墓室中倒底有何玄机。其中有几人还特意走进了这个洞室,以感受当时四叔所面临的困境。

    “各位,各位,我看啊,咱们还是找到主墓室要紧。我听祖上传下来的消息,说越王封墓的时候,里面埋了好几车金银呢。”村长道。

    众人听村长如此说,脸色都变了,之前还嚷着非要找到刘玄的古玉,听村长这么一说,都不再提古玉的事了。

    “村长你说的可是真的?”大炮的一个手下似乎不太相信,还是忍不住又问了一句。

    “要不然我们村干吗老是蹲守这里,肯定是有东西嘛!”

    “你果然是一个不折不扣的叛徒!”霍梓皓冷冰冰地说道。

    “我……”

    村长已经无言了。的确,他是保墓村的村长,本该尽职尽责地保护越王墓的安全,可是他却千方百计地想从中盗取一些东西,说他是叛徒确不为过。

本站推荐:尸语者无声的证词第十一根手指我有一个长生系统神级药剂师罪恶无形电竞男神是女生:楚爷,求别撩!清道夫惊悚乐园从小李飞刀开始

盗墓家族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飘天文学只为原作者李成事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李成事并收藏盗墓家族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