飘天文学 > 盗墓家族 > 第十七章 大战土蜘蛛

第十七章 大战土蜘蛛

推荐阅读:神级药剂师全村人吃鸡的希望失序之章我不是熊猫人王者荣耀之宇宙新纪元竞水楼台先得樾绝地氪金罪恶的边缘网游之绝顶锋芒电竞男神是女生:楚爷,求别撩!

飘天文学 www.piaotian.org,最快更新盗墓家族最新章节!

    话说那个破裂的洞口并不甚大,但是这个墙壁的洞口特别多,在桌子大小的一个地方,竟然有十几个洞,而且从墙壁上侧面看,这面墙特别薄。

    舒珊被那根细绳拖住之后,跟着便被拖进了洞里。在拖拉的过程中,舒珊将那个看上去薄如蝉翼的石墙撞得粉碎,原本支离破碎的洞口瞬间被破坏得连成了整体。

    我从来没有见到过这种情况,更不知道这是为什么,但是我知道舒珊危在旦夕,我必须进去救她。想到这里,我立马冲了进去,却见舒珊已经被那根白色的细绳拖到了洞室的中间。

    这个洞室很大,呈方形,约100平方米大小。洞室有一股很强的臭味,这股臭味究竟来自何处,我并不得知,不过,当前最要紧的还是赶快救出舒珊。

    当我冲进洞室的时候,舒珊已经被拖拽到了洞室的中央。幸运的是,由于洞室内一根粗壮柱子的阻挡,舒珊并没有被那根细绳彻底地拖拽过去。看到舒珊紧紧地抱住柱子,我快速冲了上去,将那根绳子开枪打断了。

    舒珊的后背和头部被蹭破了皮,浑身是泥土和血迹。

    可能是突如其来的危险刺激到了她,她突然兴奋起来,她不顾身上有伤,从我的背上抢过冲锋枪,对着黑暗的远处打了过去。冲锋枪在喷射过程中发出了很强的“哒哒哒”声,除了这个,洞室里悄无声息。

    打出了十几枪之后,舒珊方才罢休,她知道这样的便捷式冲锋枪是不容许扫射式的连发,毕竟这种枪支的子弹有限,每个弹夹仅容30发。

    舒珊将冲锋枪递给我,喘着粗气对我说道:“你去看看那个东西怎么样了?”

    我看舒珊伤成这样,心道,这事还只能交给我干。

    舒珊射击的方向也是一处洞口,那里有着十分明亮的月光。月光从洞外照进来,照亮了大半个洞室。不过,这样的月光也有死角,那就是洞口两侧的墙壁由于这种石头的反光性很差,使得洞口两侧的墙壁一片黑暗。

    受到光线的限制,我根本看不清洞口两侧的情况,为了试探这两个地方是否有人或者有不明生物,我对着两侧各打了一发子弹。

    这两发子弹打出后,都像是打在了墙上,我长出一口气,心想,这边并没有什么异常。正当我转身的时候,我听到“啪”的一声,这声音虽然小,却被我听到了。我低头一看,发现地上竟然有一滴血,于是心中大骇,本能地掏出我随身携带的迷你型小手电照了过去。这个动作纯属出于习惯,哪知道这个迷你小手电竟然也能够做到防水,并没有在逃亡过程中损坏掉。借着这微弱的手电光,我竟然看到了一个庞大的身躯趴附在墙上,它前小后大,通体透亮,不知道是何种生物。我后退几步,发现这东西的两只眼睛如拳头般大小,六只后爪和我的胳膊一样精干粗壮,两只前爪如小型挖掘机一般,仔细一看,竟然是一只巨型的蜘蛛。

    被眼前的情景震惊到后,我当即将所有的子弹都赏给了这只巨型蜘蛛。这只蜘蛛原本趴附在墙上,被我的子弹打到后,很快就死掉了,庞大的身躯掉落在我的脚下,整个洞室猛然一震。

    这个时候,舒珊也走了过来,她看了看地上的蜘蛛,也表示十分吃惊。她说她在书中见到过这种蜘蛛,它的名字叫做土蜘蛛。相传,土蜘蛛身形高大,锯齿锋利,常常用脚足和黏丝将人拖至洞中,而后肢解分食。再看这只土蜘蛛,它形貌丑陋,头上长着金鱼一样的眼角,嘴角的牙齿像是剪刀一般,背部有如拱桥状,六只大爪粗如手臂,当真是与书中写述一致。

    现在子弹已经被我全部打光,冲锋枪也没用了,我将它丢在了这只蜘蛛身上。舒珊看到这只土蜘蛛已死,心情大好,之前那些皮外伤带来的郁闷一扫而光,脸上随即绽放出了百合一样的笑容。

    哪知道,就在我和舒珊打算离开的时候,又有一条细绳飞了过来,拴到了我的腰上。我心中一紧,暗道不好,难道说这洞中还有别的土蜘蛛。

    当时我反应较快,快速地趴在地上,然后抱住了一块巨石。果然,我身体刚刚落下,那个蜘蛛丝就绷紧了,一个强大的拉扯力从另一侧洞口传来。

    原来,在洞室的左边还有一间洞室,刚才求胜心切,并没有注意到这里还有一间洞室。现在从洞室里飞出一根蜘蛛丝,我才注意到这里还有间洞室。

    对于这次突然出现的变故,舒珊的反应也比之前快了许多。眼见我抱住了石头,她做了一个前滚翻的动作来到了我的小腿处,跟着拔出我腿上的匕首,将这根细绳割断了。

    恢复了自由之后,我和舒珊纷纷退到了洞口左侧墙壁的远处,生怕再有新的蜘蛛丝喷出。而就在我们两人后退的同时,里面的那个蜘蛛踩着地皮风风火火地闯了进来。我们两人借着月光看去,只见这个蜘蛛比刚才死掉的那个还要大上三分,它拳头大的眼睛冒着莹莹绿光,两只大前爪如成人男子的大腿般粗壮。

    “一水,不好了,咱们把那个母的打死了,这个公的肯定也要把咱俩弄死。”舒珊说道。

    “你怎么知道这个是公的?”我问道。

    “你真笨,公的一般个头比较大嘛!”舒珊说道。

    我不知道舒珊从何处得来的这套理论,但是这个像是在太空培育过的良种大蜘蛛真的很威风。可怜我们手上再也没有趁手的家伙,只得再捡起那个没有子弹的冲锋枪,企图用这冲锋枪掩盖内心的恐惧。

    不过那个土蜘蛛实在是太凶悍了,它在我全神戒备的情况下,竟然轻而易举地夺走了我手上的冲锋枪。我刚要逃走,那土蜘蛛就放出了面条一样粗的蜘蛛丝,它先是紧紧困住我的腿,继而又缠住了我的腰,直将我捆得团团转。

    眼见我被这个巨型土蜘蛛绑得死死的,快不能动弹了,舒珊飞起一刀,割断了捆住我的那根蜘蛛丝,使我彻底丧失了被土蜘蛛拖过去生食的可能,继而她又快速将我身上的蜘蛛丝清理了干净。

    我见自己恢复了自由,责备舒珊道:“这个土蜘蛛吐丝的时候你干吗去了,怎么我快被吃的时候你才下刀?”

    “我也得消耗它的有生力量嘛!你想啊,它屁股后备箱里的蜘蛛丝是有限的,咱们也得可劲消耗它不是。”舒珊笑眯眯地说道。

    我顿时哭笑不得:“你怎么可以拿我来消耗蜘蛛丝。”

    “分工不同,你负责消耗蜘蛛丝,我负责对付土蜘蛛。”

    舒珊那话一说完,我可就火大了,不过我不能表现出来,只能将气发泄在这头巨大的土蜘蛛身上。想到刚才如果从来时的洞口出去,我们很有可能会在攀岩的过程中因为土蜘蛛的偷袭而跌落悬崖,于是我坚定了消灭土蜘蛛的想法。

    为了配合土蜘蛛高涨的复仇热情,我手握“星宿大刀”,笔直地冲着土蜘蛛的两只大爪去了。那土蜘蛛见我心急火燎地来死送,心情大好,两只大前爪张牙舞爪,好像发情的母猫。而我也似乎从它活蹦乱跳的身姿中读到这样一条信息——我能死在它的爪下那是我的一种荣幸。

    不过,我还是令土蜘蛛失望了,就在土蜘蛛欲张牙舞爪地痛击来敌时,我一头转向了这只土蜘蛛之前所在的那个洞室。那个土蜘蛛根本没有想到我会往另一个洞室里钻,所以比起我的动作,它自然也就慢了半拍,等它反应过来,我已经跑远了。

    这个洞室比我和舒珊所在的那间洞室大得多,而且由于暴露在外界的洞口较大,洞里也明亮许多。秉承着可持续发展的原则,进入这个洞室后,我就把手中的微型手电关了,然后寻找可利用的武器。

    这个洞室并没有什么可利用的武器,所剩比较多的是许多碎石。这些碎石有大有小,大的有桌子般大小,小的如拳头般大小,而且这些碎石多为片状,从外观上看极为不规则。

    就在我疯狂寻找趁手的家伙的同时,那只土蜘蛛并没有如我所愿地跟着进来,而是被舒珊吸引了过去。我心道,毕竟还是美女有魅力,土蜘蛛都知道挑好的。不过,我并没有借舒珊去消灭土蜘蛛的有生力量,因为我害怕土蜘蛛会因为舒珊变得兵强马壮。

    我收起匕首,抄起两块个头偏大的石头,一手一个,往另一间洞室跑了过去。我这趟赶得正及时,舒珊手上已经没有了什么像样的武器,她身上随身所带的匕首并不甚锋利,现在她已经被土蜘蛛逼到了墙角,眼见性命不保。

    我抄起石块,以百米冲刺的速度对着土蜘蛛的屁股尖就拍了上去。

    不过还别说,这一拍还真出效果,土蜘蛛肥硕的屁股顿时被我拍出许多的绿水出来。

    那土蜘蛛受到我强大的一击,尾巴一甩,立时调转头来。我见形势不妙,连忙往后退了几步。谁知那土蜘蛛速度极快,虽然我一再后退,可它还是追到了我的面前。

    这次我不能再退了,如果再退,必然在逃跑的途中被它咬死。当下我双腿并齐,调整姿势,在土蜘蛛“迎难而上”的时候,我一把薅住了它的眼眶,然后翻身骑到了它的脖子上。

    这土蜘蛛的脖子并没有马背骑着那么舒服,造成这种结果的原因不仅是因为土蜘蛛极力不配合,也是因为土蜘蛛的头部后面有着许多的倒刺,这些倒刺很硬,触手之处,皮肤尽破。

    由于难以支撑,我很快就被土蜘蛛摔了下来,疼得我两排牙差点咬成了一排。

    被摔下后,我还没有来得及翻身,那土蜘蛛随即就踩到了我的身上。它身强体壮,几只爪子又十分坚硬,险些将我的肠子压出来。

    正在这时,舒珊扔了几个石头,砸到了土蜘蛛的屁股上。这个土蜘蛛本来就被我拍了两下,现在又被舒珊削了几下,自然是疼痛难忍,于是它又掉头去攻击舒珊去了。不过,这个土蜘蛛并没有放过我,就在它转身的时候,还用爪子踢了我一下,将我扔到了墙角。受了土蜘蛛一脚,我只觉得天旋地转,世界黑暗。

    不过,舒珊将土蜘蛛吸引到了远处,很快将我拖到了洞室的深处。

    过了一会儿,我慢慢好转,才站了起来。这个时候,土蜘蛛已经到了我们面前,眼看我们就要遭殃的时候,我侧身看到自己身后有一处宽约一米的夹缝。这个夹缝不知道是如何形成的,就像是两堵墙并排在了一处。它上面并没有死死地抵住洞顶,而是闪出了半米的缝隙。

    我见这个夹缝如此狭窄,心想这个土蜘蛛定然无法进来,于是拉着舒珊就往夹缝里跑。这个夹缝另一头是有光亮的,也就是说,它的方向是通往悬崖的,也许,我们可以先躲到悬崖上。毕竟绝壁那么光滑,土蜘蛛无法立足。

    果然,当我们跑进夹缝之后,这个土蜘蛛如我所料的没有追进来。我和舒珊长出一口气,心想,现在至少可以喘口气了。

    我们在夹缝中休息了一会儿后,还是觉得这里的空气太过稀薄,憋得难受。于是我们又继续往前走,可是走了没有几米,我们才发现,这个夹缝太狭窄,有的地方竟然不足20厘米宽,连舒珊这样苗条的女生都过不去。

    没有办法,只能原路返回。

    我们打算走到夹缝的出口不远处探探路,看看土蜘蛛究竟在什么地方。

    可是当我们走到距离洞口不足10米的地方,我们看到洞口中有一个庞然大物,它的爪子高高耸立在夹缝里,整个背部弯得像一座拱桥,可不正是那只土蜘蛛嘛!

    想不到这个畜生为了要吃我们,竟然费了那么大的劲,连高难度的动作都做出来了。不过,它并没有继续往前走过来,再看它的架势,竟像是要我们主动投降。

    “一水,咋办?”舒珊急道。

    “只能继续消耗有生力量了。”我无奈地说道。

    “可我怎么觉得消耗的是我们的有生力量。”舒珊撇着嘴说道。

    “你没有听说过春蚕到死丝方尽吗?咱们就在这儿坐着,等会它还得吐丝来逮我们。等它的丝吐完了,估计离死也就不远了。”

    舒珊白了我一眼,说道:“就算它库存用完了,也不至于死吧。”

    舒珊还没有说完,我就看到一条白线从土蜘蛛的方向穿云而来。

    看到这不妙的形势,我干脆任由它绑着,哪知道这次土蜘蛛并不打算捆着我,只是拴住了我的小腿,然后将我往它的方向拖了过去。我哪有这只土蜘蛛的力气大,虽然有舒珊一再拽着,可是还是不由自主地被拉了过去。

    好在石缝较窄,两侧多有凸起的岩石,这些岩石竟让我硬生生地抠住了一块。趁这时间,我赶紧用腿将蜘蛛丝缠在了一块石头上,那土蜘蛛拖拽不动,便弓着腰,不断地抖屁股。

    看到这儿,舒珊咯咯地笑了起来,她说她从来没有见到这么有趣的事。

    哪知道那土蜘蛛的屁股才刚刚抖了两下,就将这热乎乎的蜘蛛丝给掐断了,将笑得正欢的舒珊的小腿给绑住了。舒珊没有防备,竟被土蜘蛛给拉倒了,惊得舒珊啊啊大叫。

    我终于被这只土蜘蛛给激怒了!

    就在舒珊被拖拽的过程中,我狂奔而去,而且还跳过了舒珊,一把将星宿刀插进了土蜘蛛的巨大脑壳中。可能是由于光线不好的缘故,这只巨大的土蜘蛛反应稍微慢了一些,竟然被我插中了。它晃了晃身子,几只爪子随即一软,倒在了地上,舒珊也因此得救了。

    显然,舒珊没有想到我的爆发力如此强悍,竟然将势头正盛的土蜘蛛一把插死在了夹缝中。她解掉身上的蜘蛛丝,和我跨过土蜘蛛的尸首,来到了夹缝洞口。我们这才发现,原来,土蜘蛛为了防止我们逃脱,竟然在夹缝的出口编织了一个密度极高的蜘蛛网。

    我用星宿刀将蜘蛛网的边缘慢慢割去,拉着舒珊出了夹缝,口中长出了一口气,心道这回算是平安了。

    “想不到你还挺厉害的!”舒珊笑道。

    “马马虎虎,你身上的伤怎么样了?”我问道。

    “哎哟,你不问还好,一问,这就疼啊!”

    我看见舒珊龇着牙,不停地喊疼。

    看到这么一个漂亮的大姑娘和我一起站在山洞里,浑身上下弄得像捡破烂似的,我心里多少还真是有些不忍,我对她说道:“我看咱们还是早点出去吧。”

    “急什么。”舒珊说道,“还记得咱们为什么要进这个洞吗?”

    “当时是被土蜘蛛拽过来的。”我回答道。

    “不对,当时我们俩都感受到了一股强大的阴气,咱们是被阴风吸引的。”舒珊道。

    听舒珊那么一说,我才想起,当时的确有这种感觉,只是沉浸在和土蜘蛛的拼杀中,忘了这种感觉的存在。现在再看这洞中,的确觉得有些阴寒,于是我问舒珊:“你是不是有什么发现了?”

    “你看那里!”舒珊指着夹缝山墙的另一侧的一处洞口说道。

    循着舒珊所指的方向看去,我看到那洞口的亮光处有两团黑黑的东西,走近一看,才发现这是两个棺材。不同的是,这个棺材里有着许多的树枝和破旧布条,翻开这些树枝,里面竟然还掺杂了一些带着灰色的骨头。

    “这是怎么个情况?”我惊讶地问道。

    “我猜想,这应该是两个古代悬棺,但是时过境迁,鸠占鹊巢,这两个棺材被两只土蜘蛛占了,当成了自己的巢穴。”舒珊道。

    “哎呀,有道理。”不过,除了这个,我们便没有了别的发现,我欣喜地对舒珊说道,“咱们走吧,你的愿望已经实现了。”

    “急什么,来都来了,把你的微型手电借用一下。”

    我将微型手电递给她,嘴里说着:“要这个干吗?”

    “我总觉得这附近还有别的东西。”

    舒珊一边说着,一边便拿着手电往墙壁照了过去,而我则来到了洞口,对着外面的景色看了过去。现在,我终于能够心平气和地看一眼这龙虎山的景色了,凭栏远望,高低不同,当真是气象万千,美不胜收。远处是一望无际的山峦,近处是一条狭长的河流,河流急湍不止,即便是站在崖顶,也能听到这哗哗的水声。再看这云海仙山,当真犹如梦境,令人恨不得即可展翅翱翔。

    正看着,我突然觉得这地形颇有些眼熟,似乎与大炮手上所拿的那个地图颇为相像。

    之前,在越王峰的时候,我们比对附近的山峦走势,虽然看着越王峰的地形和地图有些相像,但是总是觉得缺些什么。开始还以为这是由于地形变化造成的,现在看来,大炮手上的地图根本就不是越王峰的,而是这里的。仔细说来,越王峰是唐朝的古墓,僰人悬棺是宋代的,两者根本没有什么联系,僰人悬棺出土的地图根本不可能是越王峰的越王墓。

    可惜我手上没有地图,不能进一步做比对,否则我就能认真核对一下。

    正当我对这山川地形有所感悟的时候,听到舒珊叫了我一声。我跑过去一看,发现她正对着一面墙在做研究,再看墙上所绘,乃是一些红色的图画。这片图画所占墙壁长约10米、宽约1米,倒是颇为壮观。画上的人物线条简单,人物骨感,但是动作却极为多变,他们有的人弯腰,有的人屈膝,不知道是什么意思。

本站推荐:尸语者无声的证词第十一根手指我有一个长生系统神级药剂师罪恶无形电竞男神是女生:楚爷,求别撩!清道夫惊悚乐园从小李飞刀开始

盗墓家族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飘天文学只为原作者李成事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李成事并收藏盗墓家族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