飘天文学 > 盗墓家族 > 第二十章 吸血飞蛾

第二十章 吸血飞蛾

推荐阅读:神级药剂师全村人吃鸡的希望失序之章我不是熊猫人王者荣耀之宇宙新纪元竞水楼台先得樾绝地氪金罪恶的边缘网游之绝顶锋芒电竞男神是女生:楚爷,求别撩!

飘天文学 www.piaotian.org,最快更新盗墓家族最新章节!

    村长投完第一块石头之后,众人又不断地沿着村长所扔过的石道滚下了许多石头,直到这个石洞里再也没有箭矢射出,众人才放心地踏上盗墓之路。

    踩着满地的箭竿,众人很快过了进入墓室的第一关,并在这条石道尽头的左侧见到一处石门。这道石门比起地下墓葬来说,相对简单,它是一处可以向两侧进行推拉的石门,通过推拉可以将这道石门任意闭合。

    看上去,这位墓主并没有要完全封闭墓室的意思,只是在形式上设置了这道门,这就与悬棺墓葬有了共同之处。悬棺墓葬是要求将棺材裸露于空气之外,尽可能地与天接近。但是这也与单纯的悬棺有所区别,这种悬棺毕竟还是建造了属于自己的崖洞。

    当这道石门被推开之后,石洞里约30米长的回廊的地面上陡然间立起了长约20厘米的尖刀。这些尖刀均为黑色,狭长锋利,刀尖处黑中带亮,历经千年而不损,且刀阵密集,不能下脚,令人望之胆寒,不禁生畏,使整个回廊里充满了一股阴森之气。

    如果说刚才的箭阵易破,那么此时的刀阵就是难破了。现在我们不能使用石头,也不能飞着过去,只能“望刀兴叹”。众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一时间也都拿不出什么计策。吴正走到那些刀阵的前面,他用手电光照了照前方,说道:“这些尖刀所在的位置杂乱无章,想找到下脚的地方很难。”

    斗爷说道:“这个我也知道,可是该咋办?”

    吴正说道:“这尖刀阵看上去平平无奇,实际暗藏玄机。金属阴,在五行中,金和水都主阴,因此墓室里,这种机关最多。再看刀阵,它的寓意为这条路是留给死人走的,活人要止步。死人的鬼魂比较轻,据说只有几两重,这种力量是不会使机关启动的。而活人就不同了,就算是个小孩子,也有50斤,所以只要有人踩上去,就是立即涌出尖刀。这些尖刀如此狭长,且多面带有刀锋,一旦扎到人的脚踝,定然是疼痛难耐,站立不稳,而倒在刀刃中。因此,我们要想过了这尖刀阵,必须让自己像鬼魂一样轻。”

    斗爷说道:“你这不是胡扯嘛,我们怎么可能会和鬼魂一样轻?”

    吴正说道:“真的让墓室感应到我们是鬼魂那是不可能的,可是脚离地,却是可以的。与此前的石洞相比,这墙仅一米多宽,大家只要双手和双脚叉墙前进就可以了。咱们把家伙扔到墓道对面,再四肢叉在墙上,可确保无虞。”

    大家一听,都觉得这是一个好办法。可是这方法虽好,也并非谁都能走得过去,万一有人体力不支,掉在地上,可就惨了。我说道:“这样不好,咱们应该把衣服脱下来,集中地塞在几个背包中,然后把背包扔到墓道中间的地方。背包务必要厚,这样才不会被刀刺穿,这样有谁累了,就把脚踩到包上,即便是有刀,也不会给大家造成重伤。”众人听了,都觉得这是一个极妙的办法,纷纷表示赞同。

    当下,众人开始将身上的外套纷纷脱了下来,装进了三个背包中,这包括包中本身有的绳索之类的装备,甚至一些小包也被装进了大包之中。这些东西装完后,吴正便将其扔到了石洞地面的不同位置,不过别说,这4个位置的梯度还真是被安排得刚刚好,平均7米远一个,十分均匀。

    背包扔下之后,大家便开始叉墙而行了。不过,吴正出的主意,自然他要先走,只是众人看他步履如飞,身手矫健,都不禁对他很是佩服。而像舒珊、颜羽微和我这样没有叉过墙的人,都在近处墙上先试了一试,确定能够熟练,才开始向前走去。这次进入山穴的都是高手了,不管盗墓本领如何,但是身体素质还都过得去,所以谁也没有在中途休息。因为大家知道即便有那几个背包铺在地上,也不能保证真的就能高枕无忧,一旦被尖刀刺穿,则此命休矣,就连以胆小软弱著称的村长也坚持到了对面。好在这一切都是有惊无险,众人都顺利地到了对面,众人都在庆幸这墙上没有机关,否则纵然是插翅那也难飞了。

    出了这段甬道之后,众人看到前面是一段人工凿砌笔直的墓道,墓道宽约3米,高约3米,显得气势恢弘,工程浩大。众人又向里走,只见前面的尽头有一处墓室,众人进得室内,只见里面甚为巨大,墓室长约7米,宽约4米。不过洞内墙壁上有渗水,使得墙壁斑驳不堪。

    大炮说道:“这里应当是最大的墓室。”

    我问道:“为什么?”

    大炮说道:“你们看,这个墓室位于山穴的最后端,向前有路,向后有路,处于最核心的位置,应该是主墓室了。”

    我问道:“可是咱们不是刚刚进入墓室吗?”

    大炮看了看墙壁,说道:“我猜想咱们进入的是墓室的后门,可能不是正门。”

    舒珊气道:“师叔可有什么依据?”

    大炮看了看舒珊,说道:“你们可知道徐州狮子山楚王陵吗?”

    “徐州的狮子山楚王陵,我自然是知道,可是这和这个墓有什么关系吗?”我回答说。

    大炮说道:“关系倒是没有,可是狮子山楚王陵的棺材放在何处你知道吗?”我摇摇头,表示不知,却听大炮继续说道:“我听师父说过,狮子山楚王陵开到主墓室的时候,发现主墓室因为山体破裂,有水渗漏,造成墓室的空气过于潮湿,不能存放棺材,所以将棺材放置到了偏室。”

    我大吃一惊,想不到还有这种事,只听大炮说道:“你们再看这个墓室,它空间巨大,约有30平方米,是普通墓室能比得吗?所以我猜想这间肯定就是主墓室。但是因为山体破裂原因,这里棺材才被放置到了另外一间了。”

    众人听大炮如此说,都觉得十分有道理,不禁对大炮刮目相看。之前唐勇曾经说过,大炮是陈道和手下的最能干的弟子,但是盗墓技能平平,看来传言不实啊!

    当下众人离开这间墓室,沿着墓道向前走去。

    前面是一处开阔的墓道,墓道两侧竟然有着很多墓室。大家走到前面墓道,只见左右两侧均有3个墓门,平均每7米一处。

    既然大炮认为最为靠后的那间墓室应该是一间废弃的墓室,那么真正的主墓室就应该在剩余的墓室中,我们所要做的就是挨个对墓室进行寻找。

    我们所去的第一间墓室是过了那间废弃墓室后的左侧那间。这间墓室不是很宽,但是却十分狭长。令人惊奇的是,这间墓室里并没有棺材,也没有别的陪葬品,只是一些堆落很高的竹筏。这些竹筏有大有小,全部是由大竹打造,虽然谈不上精美,但是却也有几分别致。

    看到这些竹筏,众人不禁称奇,纷纷表示不解,特别是像四叔这样打鱼、种地出身的业余历史爱好者,对这些竹筏更是表现出了他本该具有的质疑。而对于斗爷来说,这些东西就是不值钱的陪葬品,他甚至怀疑,这是有人刻意把这些竹筏堆放在这里,企图把这个地方当成自己家的仓库。

    事实上,这些东西的确是墓主的陪葬品。春秋时期,诸侯争霸,各国无不发展自己国家的农业和手工业,可是对于越国来说,发展农业就略显得难一些。在两千多年前的时候,越国和吴国都属于沼泽之国,甚至像楚国这样的大国也是靠船行走,因此船只就显得尤为重要。

    越国是一个靠船才能行走的国家,一旦没有了船只,无论是生产还是打仗,都会弱于他国,所以越王的墓室之中出现竹筏一点都不奇怪,这只能体现出国君对于交通的重视。

    越王勾践死后,越国逐渐衰亡,最终被楚国所灭。而楚国之所以被秦灭,一个比较重要的原因就是楚国虽然地大,但是多为沼泽,真正可以用于种植的土地并不多。南方作为泽国,一直被人认为是蛮夷、偏远地带,经过汉代的开发和唐代的发展,在宋代才最终成为国家的经济中心。这样的发展前后持续了一千五百多年,却使我国的经济出现了历史性的南移。

    想到这里,我便把这情况跟大家简略地说了,众人这才明白这些竹筏的含义。

    出了这间墓室后,众人又去了对面的那间墓室。这间墓室比堆放竹筏的那间墓室稍显宽敞一些,它不仅占地开阔,而且墓顶也相对较高。只是这墓室中也没有棺材,也不像刚才那间墓室那样堆满了竹筏,而是空空如也。

    一时间,众人搞不清楚这间墓室的用意究竟何在。

    斗爷说道:“这间墓室如此开阔,应该多摆几副棺材才对,不能浪费了这么大的地方。”

    “也不一定,你们看那个位置,那里似乎吊着一个人。”吴正说道。

    “何止是一个?”舒珊惊呼道,“简直铺天盖地。”

    经吴正和舒珊那么一说,众人不由得傻了,原来,这间墓室的顶层挂满了尸体,只是这些尸体既不像是干尸,也不像是湿尸,倒像是一个个稻草人。这些“稻草人”所穿的麻衣早已因为风化而显得破碎,而面部则因为有密集的斑点而显得千疮百孔。

    我们大家谁也没有见过这么多的尸体,如果这些尸体都发生尸变,我们谁也跑不出去。

    正当众人激烈地讨论这些尸首的时候,我们听见了一些表皮破裂的声音,这些声音就像是蚕蛹破茧、黄豆晒干发出的声音一样。声音虽然不大,但是听起来却让人感到非常可怕。

    但奇怪的是,当时谁也没有跑出去,原因很简单,大家不能第一个在众人面前露。

    事实上,人往往因为面子而吃亏!

    “咦,师兄,你的胳膊上哪里来的蛾子?”颜羽微对大炮说道。

    大炮看了看自己的胳膊,挥指一弹,笑道:“没事的,小师妹。”

    哪知道这个时候,霍梓皓也指着舒珊的衣服,说道:“珊珊,你身上的飞蛾怎么比你师叔的还多?”

    舒珊看了看自己的身上,“啊”地叫了一声,随即脱掉衣服,不停地甩了过去。与此同时,我和四叔也都发现自己的身上沾满了飞蛾。

    吴正道:“我明白了。”

    斗爷弹掉自己胳膊上的飞蛾,急道:“你明白什么了?”

    吴正说道:“这些是吸血飞蛾,专门吸食人血,大家的身上多少都有些伤,所以飞蛾都瞄准了伤口。相传,在本地墓葬中的一种古老墓葬方法,叫做活人俑。活人俑就是用活人制作的人俑,它要求在活人身上种上蛹虫,这种蛹虫长期寄生在身体里,一旦遇到、闻到鲜血就会复活,变成飞蛾,吸食人血。最初的时候,发明这种墓葬的人,一般是用牛或者马做俑,但是随着墓葬的发展,开始有人使用活人。”

    “别只顾着介绍,咱不是科学家。可是现在该怎么办?”斗爷道。

    吴正说道:“咱们能做的就是快点找一个封闭的墓室!”

    众人一听,都觉得这是一个好办法,于是大家都涌向了对面堆放竹筏的那个房间,那里是唯一确定有遮挡物的墓室,只有那间墓室能保住众人的性命。

    众人刚出了那个墓室,便听到有重物掉落的声音,如果我没有猜错,一定是因为某个尸体的破裂,身体掉落下来发出的下坠声。

    身后嗡嗡声越来越响,像是蜜蜂一样,我看到胳膊上的伤口处围满了越来越多的飞蛾,身体也感受到了蚊虫叮咬般的疼痛,可是我也顾不得用手去赶,只能以百米的速度冲到对面。

    众人冲到对面后,开始疯狂地抬着竹筏去堵墓门,窄小的墓门很快就被大小的竹筏堵住了。但饥饿的飞蛾是非常勇猛的,只要存在窄小的缝隙,它就能找到空间钻过来。一时间,墓门的竹筏上沾满了飞蛾,许多顽强的飞蛾就通过层层竹筏,最终钻进了墓室。

    与此同时,众人在进入墓室的时候,身上还趴着一些飞蛾。尽管众人不断地挥手驱赶它们,但是最终难以驱逐干净。

    看到余孽犹存,吴正从怀里掏出一个瓶子,说道:“这是我精心配制的一种草药,它能够有效防止蚊虫叮咬。大家将其涂抹到皮肤表面,特别是肌肤破损的地方,应该会对抵抗这种飞蛾有些效果。”

    众人听吴正如此说,都纷纷将手伸了出来,哪知道吴正将盖子打开之后,一阵恶臭的松油味就迎面而。此味甚是刺激,令人头昏脑涨,但是拗不过性命的危险,大家还是将这些药水涂在了自己的身上。

    不过,吴正的草药十分好使,虽然味道很重,但是驱赶飞蛾很有效果。

    只是我们不知道这种草药的效力能持续多久,虽然它能有效驱蛾,但是耐不住时间久后药力的丧失。这种担忧一旦产生之后,随即在众人之中开始蔓延。因为吴正的手上只有一瓶,涂完大家的皮肤之后,这个瓶子已经空荡荡的,好像从来就没有装过东西一样。

    就在这时,疲惫的村长脸上再次露出了神采奕奕的神色,他对众人说,他有一个好办法可以赶走这些飞蛾。众人就问他什么办法,他说用火。

    村长说:“你们看,这些飞蛾除了喜欢吸血之外,还十分喜欢手电光,我们不如点上一堆篝火,那些飞蛾必然钻进篝火之中。”

    村长的话给了众人一个重要的启示,依照昆虫百科的介绍,飞蛾属于昆虫纲目中的鳞翅目,大多在夜间活动,色彩比较暗淡,性喜光,故而民间有“飞蛾扑火自烧身”的说法。

    经村长那么一说,众人都不禁来了精神,都说村长给众人出了一个很好的主意。

    当下,在村长的指挥下,我和吴正、蒋乾坤各自在地上堆起了一堆竹筏。竹筏堆起后,霍梓皓从一个包里取出了几根蜡烛。

    原来,在众人跨过刀阵之后,四叔觉得将包里的东西丢在走道有些可惜,于是他在通过走道的时候,将所有的包裹全部从刀阵上提起,扔了过来。而在这些包中,所带的就有一把蜡烛,这些蜡烛本来是用于测试空气是否有氧气用的,却想不到现在用来点竹筏了。

    不过将竹子点着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霍梓皓直把五六根蜡烛都涂在了竹排上,那竹排才开始燃烧。

    由于飞蛾喜光,竹排燃烧后,很多飞蛾都向竹排扑来。大家见飞蛾扑火,便向室内深处走去。洞内深处空间狭窄,远不像墓室小门处那么宽松。大家本想再向里面走,但是生怕里面是一处死胡同,有进无出,便不敢再继续前行。

    为了不吸引飞蛾,大家全部关闭了手电。

    此时,村长脸上再次洋溢出领导的风范,他意气风发地站在众人面前为大家讲解这眼前的盛况:“在咱们的不断努力下,三堆火总算是建立起来了,各位胳膊上的小虫虫已经逐渐消失,它们正在积极接受改造,投奔到了火的海洋。总结现阶段的工作,大家的付出是有成效的,但是我们还不能松懈。目前我们面临的任务依然是艰巨的,许多飞蛾仍然顽强地活在大家周围,这些飞蛾是我们面临的强大敌人,他们不断发起对人民的疯狂进攻,是敌对势力的代表。”

    众人听着村长吧啦吧啦地唠叨不停,好像一个晚上也不见他的话有现在这么多。但是考虑到他提出举措的有效性,众人并没有出现阻止他的意思,只是睁大双眼,盯着那不知道还能撑住多久的墓门。

    事实上,村长说的是对的,我们面临的任务依然非常艰巨。这些飞蛾受到火光的吸引,更加疯狂地撞击这些竹筏。由于飞蛾的承重越来越超出了竹筏自身的重量,竹筏发出了因即将发生倾覆而产生的摇晃声。

    可怜我们虽然意识到这是村长所出的馊主意导致的,但是我们却没有任何办法阻挡这一事实的发生,因为有越来越多的飞蛾攀附在了竹筏上。

    终于,这些竹筏还是被强大的飞蛾压倒了,随着“砰”的一声响,飞蛾大批地涌进了墓室,它们像乌云一样,铺天盖地,遮住视线。众人看这情形,都吓破了胆,不禁后退了几步。

    这些飞蛾涌进墓室之后,大部分都扑进了火堆之中,可是仍然有少部分因为找不到火种而找到了我们。尽管是很少的一部分,对于我们来说,也是很多的,它们已经将我们的周身团团包围。那些身上没有受伤的人还好,那些受了伤的很快就成了飞蛾集体“亲密接触”的对象。大片的飞蛾趴在我们身上,开始允吸人血,很多人疼得嗷嗷大叫,于是出现了相互拍打飞蛾的情景。

    看到这里,吴正一边拍打飞蛾,一边喊道:“快蹦,别让这些飞蛾咬到自己超过30秒,否则这些飞蛾会在你的身上排下它的卵。”

    众人听吴正如此说,不禁有些惊慌失措,一旦排卵,卵虫很有可能会就此寄生在自己的身上,使自己也成为一个活人俑。

    与此同时,那些落进火堆的飞蛾很快覆盖住了火堆的表层,使得光线暗淡了下来,这就导致了更多的飞蛾扑在了人的身上。许多飞蛾吸食人血之后,身上开始发出红色的暗光,令人不禁胆寒。

本站推荐:尸语者无声的证词第十一根手指我有一个长生系统神级药剂师罪恶无形电竞男神是女生:楚爷,求别撩!清道夫惊悚乐园从小李飞刀开始

盗墓家族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飘天文学只为原作者李成事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李成事并收藏盗墓家族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