飘天文学 > 盗墓家族 > 第二十一章 阿帝惨死

第二十一章 阿帝惨死

推荐阅读:神级药剂师全村人吃鸡的希望失序之章我不是熊猫人王者荣耀之宇宙新纪元竞水楼台先得樾绝地氪金罪恶的边缘网游之绝顶锋芒电竞男神是女生:楚爷,求别撩!

飘天文学 www.piaotian.org,最快更新盗墓家族最新章节!

    颜羽微是少数没有受伤的人,但是她的身上一样趴满了飞蛾,只是飞蛾的数量比起我们来说,就少了一些。她抱起新的竹筏扔向火堆,使得原本正在燃烧的竹筏恢复了原有的盎然生机。看到这里,蒋乾坤拉着村长,也开始往火堆中扔竹筏。

    竹筏源源不断地被投进火堆中,也就使越来越多的飞蛾死在了火堆里。不过,那些趴在我们身上的飞蛾仍有很多吸到了我们的鲜血,它们飘荡着暗红色的身体,像是萤火虫一样,在火堆周围飞来飞去。

    这样的时间持续了十几分钟,大批的飞蛾都死在了火堆之中,只剩下了那些吸了我们鲜血的飞蛾还在墙壁上徘徊,不愿意入火。而我们也因为飞蛾的叮咬和持续的蹦跳,变得有些体力不支。

    世界一下子好像安静了许多——我们的身上既没有了飞蛾,飞蛾也不再扑火,只剩下火堆里发出的噼里啪啦的燃烧声。而蒋乾坤好像是害怕这个墓室再变黑暗,还专门往三个火坑里扔了几个竹筏,使得整个墓室既明亮又暖和。

    “大家快检查一下自己身上的伤口。”吴正说道,“凡是起红斑的地方,出去之后要找大马牙草敷上三天;如果是有白点的,赶快挤出来,然后用烧红的刀片把那个地方的肌肤烫死。”

    众人听吴正如此说,都赶快检查了自己的身体,哪知道这不检查还好,一检查竟然发现自己的身上到处是红包。这些人中,以舒珊身上的红点最多,因为她表皮破损得最重,所以飞蛾都将目光瞄准了她。然而在飞蛾扑来的过程中,舒珊跳得最为活跃,身上倒是没有一处白点。

    而同样受伤比较重的还有我和大炮、四叔三人。我的身上虽然红包比较多,但是和舒珊一样,也没有白点,但是大炮和四叔就不同了,两个人一直比较爱面子,不爱在人群中蹦来蹦去的,特别是大炮,几乎是纹丝不动。

    大炮身上一共是6处白点,其中胳膊2处,大腿4处;四叔身上一共4处,胳膊和大腿各2处。吴正说,那些红包是飞蛾叮咬过的伤口,如果有白点,那很有可能就是飞蛾在他身上种下的虫卵。

    在听到吴正说白点可能是飞蛾留下的寄生卵虫之后,两个人的神色都有些异常。特别是四叔,再也不假装得那么沉稳了,他扯开了袖子,赶紧让我把他身上的白头挤掉。可是挤掉虽然容易,但是要想如吴正说的那样,用烧红的刀子直接烫上去,就有些难了。四叔一直是一个善于破坏而不善于建设、善于受伤而不善于康复的人,当我将烧红的星宿刀递给他时,他犹豫了一阵,甚至眼都闭上了,可就是下不去刀。

    与四叔不同的是,舒珊和颜羽微在挤掉大炮身上的白点之后,大炮便拿起在火堆中烧红的匕首往自己的伤口烫去。那刀子下去之后,一阵青烟泛起,浓重的焦煳味随即传至众人鼻中,其情形令人发指,不能直视。众人看了第一眼,便不忍看到第二眼,每次听到滋滋的烧烫声,就好像那一刀烫在了自己身上一样,身子都很配合有节奏地抖动了一下。

    大炮直播式的疗伤对四叔的打击是巨大的,四叔看到这么惨烈的现场,更加没有了勇气,他干脆丢下刀子,说不治了。哪知道他刚刚丢下刀子,蒋乾坤和斗爷就把他按在了地上,斗爷喊道:“一水老弟,快给老四烫上。”

    我见众人如此热心,哪里还管四叔是否乐意,当下将星宿刀刀尖往火里一扔,随即烧了起来。四叔哪里见过这个架势,嘴里不停地喊着:“放下啊一水!”可是他还没有怎么挣扎,这刀子便下去了,红通通的刀子在他的胳膊和腿上留下了几个狰狞的印子。

    四叔站起来后,嘴里不断地嘟囔着腿疼,众人见他如此,都不禁大笑。

    其实以我对四叔的了解,遇到这种情况,他向来不会手软,哪怕砍掉自己一只胳膊,他也不会吝惜,只要能保住性命,他就能下狠手。

    突然,墓室外面响起了“砰”的一声,众人随即警觉起来。

    有枪的人自动站在了前面,没枪的人主动退到后面。过不多时,众人见到墓室门口有一人捂着脸在墓道里痛苦地号叫,但是他的声音已经非常低沉和嘶哑,几乎听不出来了。

    “是阿帝。”舒珊说道。

    阿帝是大炮的手下,一直对大炮忠心耿耿。陈道和一共收了7名弟子,他认为“七”字为满,故而收到颜羽微的时候,便不再收徒。当阿帝入门的时候,陈道和已经不再收徒,但是按照师门规定,掌门未死之前,其手下弟子不得私自收徒,所以阿帝连大炮都未能拜师,一直在大炮的手下做个下手。

    据颜羽微说,大炮生性谨慎,亦不愿收徒,但是他对阿帝十分钟爱,很多本事都倾囊相授,这次就是大炮有意带阿帝出来锻炼一下,而阿帝对大炮也是言听计从,从不有违。只是刚才众人在情急之下,竟没有注意到阿帝的行踪,将阿帝关在了墓室之外。

    但是这样一来,阿帝就麻烦了。那些飞蛾找不到吸血的对象,也进不了火坑,只能将矛头指向了在墓道中无处可去的阿帝。试想一下,漫天飞来的飞蛾将目标全部集中在了阿帝一个人身上,其结果是多么可怕!

    我们看到阿帝的身上不断有红色的飞蛾飞出,身上的黑色登山衣已经被他撕成了布条,许多肌肤暴露在了空气中,上面红斑遍布,白头点点,很是密集。他两只眼睛已经微微向外突出,红红的鼻子上也到处布满了白头,而且这些白头还十分大,即便是站在很远的地方也能看得清清楚楚。

    “大哥。”阿帝捂着脸对着大炮喊道。

    看到阿帝如此可怖的表情,大炮也心有不忍,他不是一个喜怒形于色的人,可是看到这个场景,他还是忍不住落泪。

    阿帝试图往洞里走,但是身体的过分疼痛已经使他无力再往前走一步。他撕去上半身所有的衣服,用力地去撞击墓墙,额头因为被撞破而流出了非常多的鲜血。

    在这些人中,村长还是首次见到这样的情景,他惊讶地看着眼前发生的一切,一动不动。而舒珊和颜羽微则试图去阻止阿帝,但是却被吴正拦住了,吴正告诉大家,谁也不能去碰阿帝。

    阿帝在疯狂地撞击了墙壁一阵之后,最终倒在了地上。众人慢慢靠近阿帝,只见阿帝脸上的白头越来越多,也是越来越大,而他的两只眼珠也越来越凸出,眼珠的位置甚至已经超过了眼眶。

    到了此时,众人心中已经清楚,他这是要死了。

    对于经常面对生死的我们来说,死亡是很正常的事,只是死的方式不同而已。但是阿帝的死实在是太痛苦了,他是我见过的在墓室中死得最痛苦的一个。

    正当众人不知该怎么办的时候,阿帝的右眼中冒出一个白色虫蛹。这个虫蛹出来不足5妙,表层的蛹壳随即破裂,然后有一只飞蛾飞出来。这只飞蛾初时比较柔软,肢体翅膀看上去十分鲜嫩,但没过多久,众人便觉得这翅膀变得柔韧了许多,跟着就慢慢地飞了起来。

    看着这只飞起的飞蛾,吴正两手一拍,便将这只飞蛾拍死了。他对众人说道:“大家快把阿帝的尸体扔到火堆里,晚了就来不及了。”

    众人一听,都觉得甚是有道理,但是颜羽微和舒珊心软,十分舍不得,更为重要的是,一贯果断的大炮也是于心不忍。在我们盗墓的这些人中,有个很传统的观点,那就是人要入土为安,不能火化,也不能尸体不全。这个观点来源于古代保留全尸的传统,我们从事这个行业,不自觉地就将这个习惯保留了下来。现在吴正要将尚未完全死亡的阿帝火化,大炮如何能下得了手。

    可是就在这犹豫的一两分钟里,阿帝的另一只眼睛又孵化出一只飞蛾来。与此同时,阿帝的身上的白头也凝结成了虫蛹,这些虫蛹慢慢浮出肌肤,形成了独立的虫蛹。

    趁着这些虫蛹没有破茧,吴正用匕首将其刮至地面,然后像踩鸡蛋一样将其踩碎。

    现在,在大炮决定是否将其焚化前,吴正只能用这个办法来避免飞蛾对人的伤害。

    突然,阿帝坐直了身体,他抽出随身匕首,将自己左臂破损最严重的那块区域削了下来。众人不禁为之一颤,心头的恐惧、疼痛、恶心全部随着这一刀泛了上来。

    阿帝削掉那块肉后,跟着就倒了下去。他努力地闭上双眼,但是仍然难以合上,原本凸起的眼睛在孵出虫蛹之后,也像是老年人得了白内障一样,变得混浊不堪。最为奇怪的是,阿帝削下自己身上的一块肉后,身上也没有流出血,只是在伤口上面,有着许多的虫卵,这些虫卵甚至还不停地蠕动,看得人不禁作呕。

    眼见阿帝削下的那块肉也要孵出飞蛾,吴正一脚将其踢进了火堆中,炽烈的火焰燃烧着破损的肌肉,发出浓烈的焦臭。

    我看到大炮的脸在不断地抽搐,我知道,他的内心在不断地斗争,在犹豫。

    阿帝的脸上孵出了越来越多的虫蛹,那些虫蛹孵出之中,皮肤上出现了密集的小坑。开始这些小坑还只是浮于表面,坑变多了后我们就能发现,在阿帝的面部表层皮肤之下也出现了小坑。这种小坑使阿帝的整个脸变得镂空,就像是珊瑚一样,千疮百孔。

    “决定吧!”吴正对大炮说道。

    大炮继续沉默。

    我看见颜羽微和舒珊脸上早已挂满了泪水!

    这时,霍梓皓转身往身后的竹筏走去,他用力地抬起一只竹筏,投到了火势变小的一个火堆中。

    “大炮,动手吧!”霍梓皓也对大炮说道。

    大炮一声不吭,突然,他拔起手枪,对着阿帝的心脏,砰砰地开了两枪,阿帝嘴里涌出一股黑血,随即彻底死去。

    霍梓皓从竹筏中抽出两根较粗的竹子,递给蒋乾坤,两个人站在阿帝的外侧,将竹子插在阿帝的身下,随着“一、二、三”的喊出,两个人一起将阿帝投到了火堆之中。

    “啊!啊!啊!”

    众人听到身边有人发出了一声号叫,不禁一震,回头看去,却发现是村长在抱头号叫!众人以为他看见了别的什么奇怪的东西,观察之下,却发现周边并无异常。

    “喂,你怎么了?”颜羽微问道。

    村长突然平静下来,他放下抱在后脑勺的双手,说道:“噢!没有什么,第一次见到这个东西,有点太过紧张了。”

    众人长出一口气,都说村长是少见多怪。

    这时,舒珊说道:“好奇怪呀,你们看,这些红色的飞蛾全部飞到了这个竹筏上。”

    听舒珊如此说,众人才注意到果然有飞蛾不断地飞向一个竹筏上。这些飞蛾全部是吸了血的,它们好像是已经吃饱了,对我们这些活人一点都没有兴趣。不过,这些飞蛾趴到竹筏上没有多久就消失了,看上去,它们像是爬到了竹筏里面。

    众人看了一会儿竹筏,才发现这一堆竹筏已经被众人烧得差不多了。

    村长看着竹筏,说道:“继续烧吧,免得还有余孽在背后攻击我们,烧一堆火,有利于吸引飞蛾的注意力。”说完,不经大家同意,村长便主动抱起一支竹筏扔到了火堆中。

    哪知道村长将这竹筏抱起后,众人发现在竹筏下面躺着一个死人。这个死人穿着青色的长袍,身体平躺在生硬的地面上,头上满是长发,我们竟看不出这究竟是何人。其实,发现死人并不稀奇,发现一个没有腐烂的尸体也不稀奇,稀奇的是这些吸了鲜血的飞蛾竟然不断地往这个尸体的鼻孔飞去,而且每进去几个飞蛾,这个尸体的面色就红润一些,干枯的手臂也就慢慢有了血色。

    “这是什么情况?”我吃惊道。

    “不好,这具尸体客观上是在吸我们的血补充自己的能量,大家快把它扔进火里。”吴正说道。

    哪知道吴正还没有说完,众人就见这地上的干尸的眼睛突然睁开了,他两只眼睛红得像火,并直直地盯着吴正。可是吴正却一直向大家介绍这干尸的情况,并没有发现地上的干尸已经将目标锁定在了他的身上。等吴正回过身再去看地上的干尸的时候,吓得不禁后退了一步。

    飞蛾一只接着一只地飞向这干尸的鼻子,可是这干尸却像是能量尚未充足一样,虽然竭力地想站起来,却始终站不起来。显然,现在就是对付这具干尸的最佳时间,一旦错过,后果不堪设想。

    大炮先让众人后退十几步,跟着对着试图挣扎站起来的干尸开了几枪,这几枪有的打在了干尸的心脏,有的打在了干尸的头部。不过,大炮的子弹虽然穿透力很强,杀伤力却不大,只在干尸的身上留了几个眼,其中有一个眼就是打在了干尸的眉心位置。

    在这里,我不得不说一下大炮手上的枪支。这杆枪支之所以造成这样小的杀伤力,是跟这个雄才大略和英明神武的村长分不开的。当村长看到军火商给他演示的三连发的枪支弹匣子弹数量众多且枪身巨大以后,深深地被枪支的构造所吸引。但他万万没有想到这个枪支打出的子弹是不爆炸的,它仅仅是穿透力强,如果不是打在人体的重要器官上,是造不成死亡的。

    且说这个子弹打在干尸身上后,并没有对这具干尸造成什么伤害,特别是打在干尸眉心的那一枪,非但没有打死干尸,反倒促使了更多的飞蛾钻进干尸的体内。这些飞蛾嗡嗡地在干尸的脑门上打转,然后按照顺序钻进了干尸的脑门里,好像这里比鼻孔更加便捷一样。

    看到这里,我心中大骇,很明显,这具干尸十分嗜血,一旦完全复活,我们必将成为它今后的口粮。可是我现在也没有一个趁手的家伙,星宿刀毕竟太短,而枪支对它的杀伤力又不大,只有炸弹才能将它炸死。不过话说回来,如果有炸弹,我们也会因为躲避不了炸弹的爆炸而死在墓室里。我现在多么期望这个墓室会像僰人悬棺那样,会有一把铁杆长枪,这样沉重的东西一旦打出去,威力一定不可想象。

    但是我知道,这一切只是我的幻想。我现在能做的就是抄起一把被点着的竹子,将这干尸赶到火堆里。

    当下,我拆掉竹筏,捡起一根长约两米的被点着的竹子,然后在地上横扎了一个马步,将这根粗竹横摆在后背上,跟着左脚迈出一步,竹子被我从后背转至前身,全身的力气随即灌注在了这根竹子上。因为这竹子都有手臂一般粗壮,因此舞动起来,也颇有气势。

    大炮见我动手,立即避让在了一旁。

    我举起粗竹,当空向干尸砸去,却不想,这竹子前几节被烧烬了,砸到干尸身上之后,整个竹子便只剩下了1.5米左右。这干尸见我一砸落败,伸手抓住了竹子,只见他向前跨出一步,用力一甩,便将另一端的我扔到了一旁的地面上。

    这个时候,干尸的力气只怕是恢复了七八成了,它虽然没有越王峰的尸王那样神勇,但是亦足以对抗活人。我被摔倒在墙上的一边之后,正感到一股阴风袭来,却不想蒋乾坤在危急时刻用火竹拦住了它。

    说起枪法,还是蒋乾坤技高一筹。他的枪法是祖上传下来的,相传,蒋乾坤的祖上是满族的将军,有自己的独门枪法。传至蒋乾坤这一代,虽然没有当年神勇,但也是有模有样。

    话说在我危急时刻,蒋乾坤将火竹往干尸面前一横,干尸便不再靠前,而是向后退了几步。蒋乾坤知道自己力气不如干尸大,因此他的打法便是以拦为主。若是力气用得大了,竹子会断;若是小了,自己会被甩出去。同时,这干尸怕火,自然也是不敢过分逼近。

    为了加大围剿的力度,四叔和吴正每个人扛着一根被点着的竹子围了上去。三个人你来我往,竟也将干尸围得动弹不得。我在一旁看到,蒋乾坤和吴正一直将竹子围在干尸的腰部,而四叔则偏好于将竹子放在干尸的后脑,他曾不止一次地尝试将竹子放在干尸的头发上,但是都被干尸避过了。

    正当三个人与干尸打得火热的时候,我看到村长满头大汗,两眼炯炯放光。我拍了拍他的肩膀,喊了一声喂,却不想村长被吓得啊了一声,我问他怎么了,他结结巴巴地说,诈尸了。

    站在一旁观战的人这个时候都笑了。

    谁都知道这是死人诈尸了,想不到村长这么少见多怪。哪知道再看村长的神情,倒像是真的被吓到一样,我甚至看到他的两条腿在发抖,便问他怎么样了。而他却不回答我,嘴里只是不停地嘟囔着:“僵尸!僵尸!”

    话说这村长一向是机关算尽,却想不到是一个害怕僵尸的主。我再次拍了拍他的肩膀,试图安慰他一下,却不想再次吓到了他。只听他大喝一声,跟着抱起一根又粗又长的竹子往那干尸戳去,四叔等人见村长疯狂地跑了过来,纷纷给他让道,而那干尸因为反应较慢,竟然被村长抱起的竹子戳中了小腹,浓浓的黑烟随即冒了起来。

    看到这儿,众人不禁为村长叫好。可是尽管如此,村长的力气毕竟还是小得多,那干尸乍然被戳,还是嘶叫了一声,但很快便将村长连同火竹一起扔到了远处。村长被扔到一旁后,只见那干尸用袖子一拂,那刚刚燃起的火焰瞬间便熄了下去。

    见这干尸如此厉害,众人不禁倒抽一口凉气。不过,令人惊诧的是,村长很快就站了起来,他像一只斗不败的公鸡,抱着已经熄灭了大半的竹子继续往干尸上撞去,而那干尸可能是因为被村长烧到了一次,竟然十分畏惧村长,见村长迎面撞来,自己竟躲到了一边。

    这村长如此不顾性命地跟干尸缠斗,干尸竟然不敢靠近村长。眼见村长愈斗愈勇的时候,吴正突然跳了出来,他长竹一拦,竟将村长拦到了一旁。众人正暗自纳闷,却见吴正的两只眼睛红得似火,如那干尸一般无二。

本站推荐:尸语者无声的证词第十一根手指我有一个长生系统神级药剂师罪恶无形电竞男神是女生:楚爷,求别撩!清道夫惊悚乐园从小李飞刀开始

盗墓家族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飘天文学只为原作者李成事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李成事并收藏盗墓家族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