飘天文学 > 盗墓家族 > 第二十五章 我们被包围了

第二十五章 我们被包围了

推荐阅读:神级药剂师全村人吃鸡的希望失序之章我不是熊猫人王者荣耀之宇宙新纪元竞水楼台先得樾绝地氪金罪恶的边缘网游之绝顶锋芒电竞男神是女生:楚爷,求别撩!

飘天文学 www.piaotian.org,最快更新盗墓家族最新章节!

    引路结束后,众人便打开了棺椁,只见这棺椁殓着一具早已化作白骨的尸首,而且里面的金丝玉带等物一应俱全。欣喜之下,众人连忙用包裹装点起来。哪知道装点完毕之后,众人在墓室中还发现了别的物什——在墓室的一个墙角下,摆放着9个一米多高的方鼎。这不禁令人欣喜若狂,大家均道,这次是交了好运了。

    这九鼎乃是王权的象征,想不到越国也曾经有过九鼎,只是不知道这九鼎是自己私造的还是从周王室手中抢夺来的。但是无论如何,这九鼎对于大家来说都是一笔巨大的收获。

    众人将这九鼎抬出墓室,村长便道:“吴正挡在这墓道中,咱们把他抬到隔壁的墓室吧。”大家当时想也没想,觉得十分合理,竟然同意了。

    于是大炮和四叔便动手将吴正抬进了另外一间墓室,这间墓室就是我们被关的那间墓室的隔壁。吴正被抬进去后,村长主动要求照料吴正,说同一个村,应该照顾一下。哪知道过了一会儿,村长大叫说吴正出事了,众人一听,赶紧放下手中的活计,围了过来。可众人刚进得墓室,这墓门就被关了起来,众人回头再一看,这村长早已没有了踪影。

    听了众人的讲述,我才知道,我们的那根绳子很有可能就是村长给提上来的,而他所说返回寻找我们的事情,也是子虚乌有,众人还没来得及寻找我们,便被他设计关了起来。

    众人被关起来之后,心下十分恼火,在墓室里待了有半个多小时,依然没有找到打开墓门的方法。同时,在这段时间里,吴正也苏醒了,但是这并没有给形势带来多少逆转,众人依然无计可施。最后四叔从自己的身上找到了一颗拇指大的自制炸药,说这是自己制作的一个劣质产品,平时不用,刚才下了山崖的时候,四婶临行前放在他身上的,说是留着备用。众人见他拿出这么小的一颗炸药,都笑他不要异想天开,但是四叔却说,他担心会将整个墓室炸塌。大家见四叔说得认真,便都找了一个棺材,躲了进去。

    令人惊奇的是,四叔的炸弹虽然很小,但是威力的确很大,甚至还炸倒了大半个墓墙,连我们都一道解救了。

    这墓墙炸倒之后,四叔脸上扬扬自得,他手叉着腰,既像是展示自己,又好像是展示自己的战果,而众人也十分配合四叔,不断地对四叔进行称赞。但是他们也没有想到我们会被关在隔壁,更没有想到那九鼎早已被村长搬出墓道。

    当他们听说这个墓室还有正门的时候,所有的人都惊呆了。他们露出难以置信的表情,表示自己根本不知道有这么一回事。我告诉他们,我们在回到墓道的时候,村长恰巧打开了墓门,他高举着手电,款款走来,泰然自若。

    四叔一听,气得直拍大腿,说道:“都说陈道和奸诈,没有想到这个村长更狠。”

    哪知道四叔大骂陈道和,大炮不乐意了,他两眼一翻,说道:“老四,你嘴下积些口德。”

    “你是他的弟子,你当然护着他,我们可是深受其害。”四叔说道。

    这回大炮不吱声了。在今晚十几个小时的相处中,大家已经慢慢了解,他知道四叔说的是真话,不会欺骗他。他也知道陈道和的确心狠手辣,精于算计。

    几个人不再说话,而是看着通道。大炮走到霍梓皓身边,轻声问道:“师兄的伤势如何?”

    霍梓皓有气无力地回应道:“不碍事,咱们还是快点出去吧。”

    “既然有正门,咱们也走正门。”大炮说道。

    吴正叹道:“这只怕不妥,既然村长知道这正门,说明他从前进来过。从刚才大家的言谈中,咱们也知道村长压根就没有进过主墓室,究其原因,我猜想就是他没有能力破得了那个八角阵。想不到村长平时傻呵呵的,关键的时候,竟然如此有心计。”

    “谁像你这么笨,祖祖辈辈在村子里待了快一百年,竟然连这个村子的底细都没有摸清。”斗爷揶揄地说道。

    四叔也叹道:“这个村长真是聪明。之前他还低声下气地告诉我们,只要我们不杀他,他就告诉我们另外一个越王墓,实际上,他是找我们做他的敢死队,为他开路。他胆子小,又没有什么真本事,自然是要靠我们的,可是一旦破阵,他就落井下石,将我们关在了那个封闭的墓室之中,当真是心狠手辣。”

    众人议论到此处,都是义愤填膺。只见大炮一拳打在墙上,狠狠地说道:“老子一辈子耍鹰,反被鹰啄了眼,我咽不下这口气。是条汉子就跟我从正门冲出去,咱们的弟兄可都外面呢!”

    听大炮如此一说,众人不禁来了精神,是的,唐勇、四婶、邱涵、大熊可都在上面。既然村长能在这么短的时间将九鼎搬出墓室之外,说明村长已经制伏了他们,而且很有可能外面还埋伏着大批人马。现在我们对他已经没有了用处,那么唐勇等人随时都可能会有生命危险。

    当下,众人重新填充子弹,准备开始战斗。

    话说众人到了正门处,众人本以为这正门的石门需要什么机关才能开启,哪知道它和后门一样,也是一推即开。

    这是一段经过开凿而打通的墓道,依照四叔的讲述,这段墓道没有龟山汉墓打磨得那么平整。龟山汉墓的墓道高约两米,宽约一米,墓道入口处填满了从云南运来的塞石,它通体平整光滑,几无下手之处,所以陈道和才选择从墓道中间处入手。而这段墓道虽然也很平直,但是它的墙壁并没有经过打磨,所以看上去并不是特别美观。

    众人行走了约100米,来到了阶梯处。通常一个埋葬较深的墓葬都会设置一个长梯,这个梯子是为了方便后人下葬用的。众人上了这梯子,很快便来到了梯子的尽头,发现尽头处是一个巨大的石板。吴正与大炮合力推开石板,就见梯子顶端之上竟然是一处天然的石洞。

    大家快速跳出入口,并占据石洞的每个重要的位置。经过侦察,确定没有了村长的人,众人才放松下来。不过,虽然没有见到人,众人却在洞口处见到了9个一米多高的青铜鼎,一时间,众人脸上再次露出了秋收的笑容。

    “想不到这么快就完璧归赵了。”斗爷喜道。

    “先别高兴得这么早,解决了这个村长才是胜利。”大炮冷言道。

    “你想怎么解决?”我问道。

    “按照咱们行内的规矩,盗墓人是不能杀盗墓人的。但是缴了他们的械,将他们打成残废还是可以的。”大炮道。

    “对,将他们打成残废,否则难消我心头之恨。”斗爷也附和道。

    “咱们先出去看看,避免被村长等人发现了。”大炮道。

    当下,一行人众悄悄潜出洞外。哪知道到了洞外,众人果见洞外早已天亮。此时,红霞洒满了东方,晨露洒湿了草地,倒是美不胜收。只是众人无暇欣赏美景,只想尽快找到村长等人的踪迹。

    不过,村长等人的踪迹并不难寻,我们离开洞口之后,很快就看到了村长那高大的身影。这村长十分有趣,他将自己的几个村民安排在几个山丘顶端,这些村民就像是哨兵一样,手里抱着枪,双目四处张望。与此同时,在一处不高的山岗上,村长伟岸的身影异常突出,众人很快就找到了他。

    通过观察,众人发现唐勇等人全部倒在了村长脚下的右侧山坳里,但是唐勇等人的身上没有血,不知道是被打死了,还是晕倒了。

    为了不尽快暴露目标,我们几人潜伏在一处低洼的树丛里。只听一个人对着村长说道:“村长,我看咱们还是把他们杀了吧。”

    “杀了作甚?咱们是盗墓的,祖上也是有头有脸的,咱要遵守规矩,要不还费劲将大炮这一票人关在古墓做什么。”众人听村长说话,不禁吃了一惊,想不到这村长也懂得盗墓行业不杀同行的规矩。更为震惊的是,这村长也在守着盗墓贼恪守不变的行业规矩。

    却听另外一个村民说道:“不杀他们,这些人以后也会找我们报仇的。”

    “不碍事。咱们这里地震了,等会儿公安局一定会来人。咱们就把这些人交上去,只要这些人落在公安的手里,他们这一辈子怕是都出不来了。”说完,村长哈哈大笑。

    “村长真是高明。”另一个人拍着马屁道。

    村长与那村民的对话,令我们一行数人深感可笑,却听斗爷低声说道:“这个村长真是个呆子,唐勇等人如果进了公安局,第一个检举揭发的就是这个傻帽。”

    哪知道斗爷的话虽然声音小,却被站在高处的村长听到了。只见村长长枪一晃,对着我们这树丛打了两枪,跟着他喊道:“是谁?”

    可能是被村长的举动激怒了,压抑得太久,斗爷举起枪来,喊道:“是你斗爷。”跟着他对着村长打出了一梭子。不过,这没有经过瞄准而打出的子弹没有准头,斗爷虽然打了几枪,但是并没有打中村长,反而打中了村长旁边的那个跟班的。

    与此同时,山岗上的几个村民也都往这儿打来。但是由于距离远,这些村民又没有经过专业的射击训练,所以没有一发子弹打到我们身上。这些村民一发不中,又见我们的子弹从他们两耳飞过,不禁又紧张起来,一个个干脆趴到了地上。他们能放一枪的就放一枪,放不了枪的,直接抱着头不动了。

    这时,村长也趴在了地上,他对着下面喊道:“大炮、李一水,你们的人都在我下面躺着呢,你们要是再开枪,我就打死他们。”

    大炮怒道:“你敢威胁我。”说完,对着上面又要开枪。好在大炮的冲动举动被四叔及时拦住了,只听四叔说道:“村长同志,你是一个有爱心、有同情心的好干部。在这次战斗中,我们失败了,你胜了。但是作为一个胜利者,面对投降的敌人,你应该加以优待,不应该刀枪相见。我提议,你放了我们的人,然后我们立即撤走,所有出土的水货,我们一概不要,你看如何?”

    四叔刚说完,就小声告诉我,让我从背后包抄村长的那个山岗,同时,也派出其他人包抄山上比较频繁的几个火力点,别让山岗上的人发现。

    四叔的这个缓兵之计是有效的,只听村长说道:“嗯,你这个同志还讲些道理。既然你们认输,我也是盗亦有道,自然会放了你们。不过,你们要有诚意。”

    “你想要什么样的诚意呢?”四叔大声喊道。

    “把枪全部丢了。”村长也是高声喊道。

    “那可不行,枪丢了就等于命丢了,所谓枪在人在,枪亡人死。”四叔说道。

    “既然你们不愿意缴枪,那可就怪不得我了。”村长道。

    “九鼎都归你们了,你还不相信我们的诚意吗?村长同志,我们这些人向来是言而有信,说一不二。再说你虽然骗了我们,但在你被俘期间,我们可有虐待过你、做过对不起你的事吗?”四叔说道。

    四叔说完这话,村长就不吭声了,甚至连我都有些佩服四叔的口才。

    面对别人的不信任,对方大都喜欢说:“我骗过你吗?”其实大部分都是骗过的,只是被对方这么一问,一时间想不起来而已。这个村长就是陷入了这样的一个思维圈套中。在村长被俘期间,几乎没有人拿他当过人,只是他一再检举揭发自己,众人才迫不得已不再虐待他。

    就在四叔和村长周旋的期间,我和其他几个人已经悄悄从山沟里绕了出来,可能是由于山岗上的那些村民的注意力一直集中在村长和四叔那里,所以并没有人发现我们的行踪。

    我很快就来到了村长的背后,而且由于一夜下来体力缺乏的缘故,还发出了很大的动静。但可能是村长没有想到我会从后面绕上来的缘故,村长并没有回头。

    就在我打算将枪管抵在村长后脑的时候,我看到了一个惊人的景象:在远处的山下,停了几辆警车,而且在更远处还有警车源源不断地往这里开来。

    “村长,不好了,有警察。”一个村民大声喊道。

    经这个村民一说,我才发现在100米远的山头上,几个穿着警服的警察正不断地向我们包围过来。而在其他方向,也有大批的装备齐全的警察不断向这里靠拢。以我对警察的了解来看,这肯定是出动了当地大批的特警。

    “这是怎么回事?”村长道。

    村长显然也被眼前的景象惊到了,他突然站起,后脑瓜子刚好顶在了我的枪杆上。

    “谁?”村长喊道。

    “是我。”我说道。说完,我一把下了他手中的枪。

    “一水兄弟呀!”村长道。

    “谁是你兄弟,这些警察是你招来的吗?”我问道。

    村长脸上摆出一副苦相,说道:“一水老弟,你看这架势能像是我招来的吗?我躲都躲不及。”

    “我的四婶他们是怎么回事,你把他们怎么样了?”我问道。

    “他们只是中了我的迷香。我们出发之前,我给村民的香烟里加了迷香,紧急的时候点着,可以熏到没有服解药的人。”

    村长说完,四叔在底下喊道:“一水,快下来跑吧,警察已经上来了。”

    哪知道四叔话音未落,远处的喇叭就响了:“前面的犯罪分子,你们已经被包围了,快点放下武器,投降才是你们现在的唯一生路。”

    这个喇叭一响,这些村民就全部乱了,他们连枪都不要了,撒腿就跑。而我顶着村长的后脑,让村长赶快把四婶、唐勇等人救醒,可是村长却告诉我,这迷香没有解药,三四个小时以后药力散了,自动就醒。

    这可把我急坏了,我把村长一丢,直接就到了沟里,叫大家快点上来救人。众人见这形势,只怕也走不掉了,就赶紧过来背人。但徒步行走已然艰难,更何况还要背一个晕倒的活人。

    大家还没有离开山坳,就听这喇叭声已经离我们不足30米远了,那喇叭喊道:“古墓是国家的财产,任何人未经允许,不得擅自挪动、偷窃。保护古墓文化,人人有责!”

    那些吓得失了魂的村民毕竟胆小,他们面对全副武装的警察,在惊慌失措中,很快就被抓捕了。而我们背着那些被迷倒的同伴,只能往悬崖边走去,那里是唯一没有布置警力的地方。

    我继续押着村长,不断地踢他屁股,埋怨他不该不断地给我们下套。而村长也是不断求饶,将自己如何偷偷将绳子提起、如何释放机关表述得特别清楚,他一边检举揭发自己的恶劣行为,一边哀求我们,到了监狱千万别集体虐待他。

    我们听了村长的话,更是怒不可遏,想不到他已经开始规划自己的监狱生活了,于是众人又对他开始一阵暴打。

    当我们快到悬崖边上的时候,唐勇醒了。当他看到警察之后,脸上也露出了吃惊的表情,他告诉我们,快点扔掉枪支和子弹,否则我们还会在盗窃文物罪上加一条携带枪支弹药罪。

    听到唐勇的话,众人都犹豫了。如果丢掉枪,那就意味着真的就此被捕,以后我们都将面临十几年的牢狱生活。可是如果不丢掉,我们就会背着抗拒执法的罪名,当再次被捕的时候,我们就会多好几种罪名。

    在犹豫中,我们最终还是来到了悬崖边上,大家将背上的人放在低洼的小沟里,自己则躲在巨石后面,和警察形成了对峙状态。同时,在30米远的山沟里,成排的特警将我们包围在了一堵悬崖峭壁上。一个穿着白色衬衣的中年警察不断地用喇叭对我们高喊“投降才是唯一出路,负隅顽抗最终是死路一条”的口号,我们知道,那就是他们的上级。

    这时,颜羽微指着远处的一个穿着道袍的人喊道:“你们看,那不是一个道士吗?”

    众人探出头来,看见那个穿着白色衬衣的警察的旁边果然站着一个道士。这个道士不是别人,正是我们在越王峰下操作室里殴打的那个小道士。邱涵曾经告诉我,说这个越王峰倒塌之后,老观主打算解散了道观,但是没有想到这个老观主没有报警,被我们殴打的那个小道士竟然报警了。

    这还真的难为这位小道士了,道观里没有电话,这小道士还要走不远几十里的山路,连夜奔走,才能联系到派出所。派出所再联系市局,市局再调动警力,还真的需要好几个小时的时间。

    不过,我猜想,如果鹰潭也有地震局的话,也许鹰潭的地震局也会报警。看来,我们是真的误会村长了,的确不是他报的警。

    喇叭还在持续地响着,它不断地叫唤我们投降,这种叫唤给我们带来了无穷的压力。最终大炮还是没有承受住压力,当喇叭声再次响起的时候,他对着特警开了几枪。特警对大炮的反抗行为作出的回应是所有的特警都对着他一个人开枪,其结果就是大炮身重数十枪而倒地身亡。

    大炮的死亡对我们的打击是巨大的,在今晚的两次盗墓活动中,大炮都是我们行动的总指挥。虽然大炮性格冲动一些,但是和他师父相比,他还是一个比较厚道的人。现在大炮死了,我们也像是无头的苍蝇,连四叔和唐勇的脸上都表现出了恐慌。特别是斗爷,他还是一个越狱的犯罪分子,一旦入狱,他的刑期将会比我们长很多。

本站推荐:尸语者无声的证词第十一根手指我有一个长生系统神级药剂师罪恶无形电竞男神是女生:楚爷,求别撩!清道夫惊悚乐园从小李飞刀开始

盗墓家族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飘天文学只为原作者李成事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李成事并收藏盗墓家族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