飘天文学 > 异域神州道 > 第二百五十五章 族裔(5)

第二百五十五章 族裔(5)

推荐阅读:斗罗大陆V重生唐三万相之王牧龙师临渊行万古第一神沧元图斗罗大陆IV终极斗罗神级文明我是光明神开天录

飘天文学 www.piaotian.org,最快更新异域神州道最新章节!

    “你是什么人?从哪里来?到因克雷来做什么?如果识相一点就把所有的情况都老老实实地交代清楚,否则有你好看的!”

    面前的城防守卫拍着桌子,口沫横飞,满脸横肉都在随着话语声在抖动,看起来威势十足。在他后面的照明法阵上发出耀眼的白光,直接晃在风吟秋的脸上,似乎是要想让他难以看清,削弱他的精神意志。

    但是这些手段当然不可能对风吟秋有任何的影响,他左右张望颇为新奇地看着这因克雷的城防队审讯室,这在神州大概相当于衙门牢房了,并没有什么逼仄阴暗的地牢什么的,看起来宽敞明亮,审问也是先大声喝骂,而不是上来就是一顿杀威棒。

    对于被这什么城防队的守卫抓来这监牢中,风吟秋并没有反抗,反而有几分新鲜感。没有下马威,反而看之前带他们进来的时候还有各种手续,居然是颇有几分严谨的气度。想来也是,这因克雷人口成分极杂,凝聚力本来就松散,想要高压威逼那说不定就直接散了。

    这些囚室也制作得颇为精良,能够见到墙壁和栅栏上都有奥术符纹,应该是专门禁止在里面的人接触魔网,现在风吟秋所坐着的凳子也是有手铐脚镣,将人牢牢地固定在上面。不过这些东西对他肯定没什么用,不说万有真符之力根本不可能是这种层次的奥术法阵能限制,就算只用肉体上的力量,这整座监牢的桎梏对他来说也和玩具一样。

    眼看风吟秋居然还有心思一脸好奇地左看右看,那审问他的男子顿时怒不可遏,一张原本就横肉乱生的脸上更是筋肉扭曲,狰狞无比,凑到风吟秋面前阴森森地说:“好吧,看来不对你动点真格的,你这些外来的西方猴子还真是小看了我们因克雷了。不要以为公爵府的奥术序列禁止了所有心智系奥术你们这些人就安全了,我告诉你,规定要我们愿意遵守才是规定。我们也有专门的办法来绕开公爵府的奥术禁制。你放心,我们可是一点顾忌都不会有的,一个没跟脚的西方猴子忽然傻了疯了,有谁会在意呢?”

    “哦?你们还有办法绕开公爵府的奥术禁制?”风吟秋这下还真有些意外了。稍有规模能建立起奥术序列的城市中,心智系奥术都是首要被禁止的,这种纯粹影响人精神的奥术虽然没有任何的直接破坏性,但是隐蔽性和潜在的破坏力却是极高。心智或者说精神系奥术在有心人的精心利用下完全远比其他任何奥术更有作用,从小处来说,可以让任何证词契约都失去可信性,从大处上说甚至足以颠覆和动摇一个国家整体。所以不管是奥罗由斯塔还是在这因克雷的奥术序列掌控范围之内,心智系奥术都是必须被压制的。

    不过这东西用来套取信息却又比任何的刑讯逼供都管用,私下里这些需要整治人犯的守卫单独弄出一个能绕过监管的地方也是正常的。

    “哈哈哈哈,怕了吗?这个囚室里安排得有专门的遮蔽法阵,公爵府的序列发现不了这里的精神奥术的。”男子大笑,旋即又伸手握住了风吟秋的手指,狞笑道:“不过正餐之前我们要先来些开胃的小菜。”

    这时候另一边的几个囚室里,对那几个年轻人的讯问已经完毕了,几个年轻人面如纸色,尤其是那个身上被搜出了迷幻药剂的年轻人已是瑟瑟发抖。不过问题并不算大,城防守卫只是让他们每人都交了三十奥金的罚款就让他们离开,若是身上奥金不足的也不怕,只要记下了身份铭牌,只要他们还在因克雷就绝赖不掉。

    不过那个叫做赛丽尔的年轻女子和陈三士并不在这些人中。当这几个年轻人被带着离开的时候,有两个就叫嚷起来:“赛丽尔小姐呢?还有陈大哥呢?你们可不要为难他们,特别是赛丽尔小姐,她父亲可是摩尔多商会的主管,你们如果伤害到了她,可是一定会有大麻烦的!”

    而在另一处更隐秘的囚室中,让这些年轻人忧心不已的陈三士大哥正和赛丽尔小姐相对而坐,两人身上并没有任何的束缚和桎梏,身边也没有守卫,甚至桌上还摆放了两杯热腾腾的饮料。赛丽尔拿起饮料喝了一口,冷眼盯看着对面的陈三士,漫声说:“原来你把我约出来,让我帮你一个忙,就是想要抓那个男人?我还以为我欠你的这个人情,你会用在更宝贵的地方呢。”

    陈三士脸上的神色有些尴尬有些不自在,还有些惭愧和自卑,他都不敢去看赛丽尔,只是盯着自己手中的杯子,说:“其实我预先想的也不是这样……其实这人真的很厉害,很优秀,好像还是西海岸那边的大家族子弟,如果真的是身家清白,也能配得上你嘛……你上次不是说你母亲希望你找一个大正族裔的丈夫么……不过后来内务厅的人又决定先把他抓起来审问清楚再说,说是他们已经等不及了……”

    “我的事情就不劳你操心了。”赛丽尔将目光移开,冷冷地说道。顿了顿她又问:“你还在帮内务厅的那些人做事?那些家伙就没一个是好东西,一直一来就瞧不起我们大正族裔,手段又阴狠。你父亲都是在帮他们做事的时候遭遇了意外,你还不吸取教训?”

    “……这些我都知道。”陈三士面露焦躁不耐烦的样子,又勉强按捺下来。“但是我们要更向上一步,走这条路才是最快的。否则我们大正族裔一辈子都只能给那些工坊主做工,给公爵府做事务员,只有进入内务厅这样的机构才有机会去执掌真正的权力,才是我们大正族裔崛起的时候。”

    “……也许那个风说得没错。做好自己的事就够了,不要去想太多。”赛丽尔看着陈三士的样子,叹了口气。“宁在直中取,莫向曲中求。尽人事听天命就好,这世间这样大,连奥术帝国都灭亡了,你又还能去追求什么?。”

    “你怎么也跟着他们说那些老古董的话。”陈三士的神情越来越烦躁,声音和话语都慢慢变得激烈起来。“你反正倒不用担心了,有摩尔多商会在,你父亲是精灵们在因克雷的代理商之一,连公爵阁下都要重视的人。你不管怎么样这辈子都不用再担心什么了,都不用再去争取。但我们可不一样。这因克雷高地从来都是只有最强大的野兽才能占据最大的领地,我没想过要到公爵阁下,詹森阁下那样成为高地的主宰之一,但是我也不想要做一个平平凡凡,随时都可能被人牺牲掉的蝼蚁。我必须变得更强,我就必须向上爬!”

    赛丽尔默然看着陈三士,半晌之后她端着杯子又喝了一口,摇摇头说:“放手吧,别去想对付那个男人了。”

    “什么意思?”陈三士愣了愣,随即露出苦笑,笑中又带着几分讥讽之色。“总不成你当真是看上他了吧?那也至少等我们把他的底细查清楚再说……”

    “那男人不是你们能对付的。”赛丽尔摇摇头,眯着眼睛回忆了一下。“……虽然他好像对我们很亲切,和我们一起喝酒聊天什么的,但总是带着一种很怪的疏离感……那是种自然而然的俯视,看我们好像就只是看一些小猫小狗小鸡小鸭一样……这种气度……我只在明斯克阁下和詹森阁下这种人身上看见过……甚至连公爵大人都没有给我这样的感觉……”

    “你说什么?”陈三士一愣,回过神来又是嗤的一笑。“你是说他能和明斯克阁下这样的人比肩?别开玩笑了。大正族裔中怎么可能有这样的人物?而且要说是别的人来伪装的,他那口大正话,还有那些什么老掉牙的圣人经典什么的,可是绝不可能做得了假的。你肯定是多虑了……”

    喝了一口杯中的饮料,陈三士忽然想起什么似的站了起来:“糟糕,负责审问的是摩尔多安排的低级人员,我只是说了让他们好好探问来历,这些人粗暴惯了的,别给我上来就用刑甚至用心智奥术啊……我得去看看才行。”

    “呵呵,有意思有意思……”风吟秋连连点头,面带微笑,能看到这样形形色色的年轻人吐露心声表达真情实感,也没有枉费他这样悄悄地先来这因克雷一趟。这监牢中发生的一切,当然都被风吟秋用窥秘之耳听得一清二楚,牢室的法阵压制魔网振动,但他的法术却是直接发自于万有真符,并没一点妨碍。

    “喝啊啊啊……”旁边的男子满脸涨得通红,额头上的青筋暴露,双手紧握住风吟秋的手指猛扳,但是那根手指却是纹丝不动,让他感觉却好像是在扳一座精钢魔像的中枢部件。

    “你……你……你是怎么搞的?”男子终于放开了双手,已经是满头大汗,惊疑不定地看着还端坐在原地的风吟秋。

    风吟秋这才将注意力转回这男子身上,问:“是摩尔多安排你来审问我的?摩尔多是谁?”

    男子一下就瞪大了眼睛,又惊又怒地问:“你……你怎么知道?你……你到底是……”

    风吟秋站了起来,吱呀吱呀的声音中,原本铐在他手脚上的镣铐就像软泥做的玩具一样被纷纷拉断,然后被他随手扯下丢在一旁。那男子瞪得眼睛都快掉出来了,然后还没等他反应过来,风吟秋又是一指就点在了他的眉头上。

    男子脸上的表情迅速地从震惊变成了呆滞,整个人也愣在了原地,好像变成了泥塑木雕一样。

    “摩尔多是什么人?”风吟秋再问。“摩尔多让你来这里做什么?”

    “摩尔多大人是公爵府内务厅的高级办事员。摩尔多大人让我来这里配合陈的工作。”男子一脸茫然,但是张口回答却还是一板一眼。

    “嗯,这个摩尔多长得什么样子?”

    “黑皮兽人混血,高,瘦,难看。”

    原来就是那个家伙,风吟秋点点头,又继续问:“那陈又是什么人?”

    “安哥拉魔匠工坊的高级技师,同时还是内务厅的外务办事员,他要想升为高级办事员,办事很卖力。”

    “内务厅是做什么的?最高负责人是谁?”

    “内务厅是公爵府处理因克雷内部各族各势力之间关系的机构,最高负责人是詹森阁下……”

    问了几句之后,风吟秋摆了摆手,说:“好了,刚才的事情都忘记吧。这个镣铐本身就是坏掉的,我就是从西海岸奥斯星城来的,奥斯星城西方人族裔中豪商张家的外戚……我的身份没有任何问题,明白了么?”

    “明白了,明白了……”男子一脸茫然地点头。

    一会之后外面的脚步急匆匆地响起,两个首领模样的守卫男子和陈三士一起赶了过来,一来到牢门前,陈三士就迫不及待地朝里面张望,眼看风吟秋还是安安稳稳地坐在那里,这才松了一口气,大声说道:“风兄弟你不要着急,我已经找到了相熟的长官来处理……”

    这时候旁边的守卫头领都还没有开口问话,里面那男子就转过来对着他们先大声说起来:“镣铐本身就是坏的!这个人是从奥斯星城来的!是豪族张家的人!这个身份没有任何问题!”

    外面的几人都是一怔,不只是这话有些莫名其妙,而且这男子一脸的懵懂,神情木然眼神呆滞,就像那些天生有些痴呆的人一样。

    坐在后面的风吟秋不禁皱眉。心智奥术的毛病之一就是很容易对受术者的心智造成伤害,留下各种后遗症,除非有足够丰富的理论知识和实际操作经验,这对他却是个巨大的短板。万有真符拓印奥术自然是方便无比,但也让他在细节上大而化之,对奥术本身的理解和运用的精妙上和真正的高手完全不可同日而语,而偏偏人的精神灵智又是最为复杂的东西,他刚刚这所用的已经是一个高达七环的心智奥术,却还是露出了这么明显的马脚,而且这人似乎已经有些傻了。

    “汤姆,你是不是又喝酒了?你到底喝了多少?”守卫首领皱眉问。而旁边的陈三士却是把疑惑的眼神移向了风吟秋,他无疑是看出了精神控制的痕迹。

    看来要保持之前的隐藏低调是不行了,风吟秋也是有些无奈。他并不怕和公爵府的这些人有什么正面冲突,即便是和整个因克雷的奥术序列正面冲突,他自保也是绝无问题,只是就不能再潜伏其中看看那背后的阴谋者所图的是什么了。

    当然非要来硬的也不是不可以,强行去将陈三士背后的那两个什么内务厅的人抓来,用心智奥术撬开嘴来就是。但那两人毕竟是公爵府的人,他们要搞什么都是因克雷公爵自己的家事,自己现在强行去撕破脸就有越俎代庖的嫌疑,最多只能等公爵回来之后去告知一声罢了。

    风吟秋正要起身走出,忽然间轰隆一声巨响从外面传来,地面和墙壁都在微微震动,似乎是有什么极大的力量撞击在了这栋建筑上。

    所有人都是一愣,陈三士忽然像是想起什么一样也不再管还在牢中的风吟秋,转身就朝外面冲了出去。两个首领模样的守卫互相看了一眼,都一脸莫名其妙地摇了摇头,也就朝着声音传来的方向快步而去,

本站推荐:一世欢情总裁轻轻爱伏天氏女神的超级赘婿全职法师不灭战神许轻远李蕴小说沧元图凌天战尊妖龙古帝天命凰谋

异域神州道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飘天文学只为原作者知秋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知秋并收藏异域神州道最新章节